微博"移花接木",猪猪女孩爱莫能助

互联网观察2019-09-12 18:47:43

"绿洲"这个产品,名字一股小清新气息,但却脱身于充满喧噪的微博。这形成了一种反差,激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

在科技圈热烈探讨之后,我也尝试注册体验产品,但是过程却充满痛苦:"绿洲"作为内测新品有服务器超载问题,其次寻找邀请码需要不断尝试是否失效。

近5分钟后,我终于用一个2秒内发布的邀请码注册成功。登录后服务器速度较慢,但也能从真实使用角度一窥其面貌了。

这是一款类似于Instagram的图片社交软件,发布视频不能直拍,而是需要选取相册已有内容。

这款产品本质上是在做明星网红资源、女性社交需求重整,预先入驻的大V,你可以看到她们微博历史内容,而新用户则因缺乏粉丝成了活脱脱的小透明。

在我使用时(9月4日),新用户不能使用微博登录,更不能查找同步社交关系,但内容发布可以同步到微博平台。这使我联想到了微信朋友圈动态"同步到QQ空间"功能,这种单向兼容功能,其目的性不言而喻——有针对性转移用户。

在"绿洲"与微博的案例中,这批用户是追求时尚生活的小仙女群体,微博上的邀请码信息也几乎都是她们发布的。


为什么微博要做用户转移?

美图、美景、美女,这些有关于格调生活的内容,其实各个平台都有,但是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并让人不断使用的却少之又少。

Instagram的优势在于聚焦内容,其运营手段(好的滤镜和简便的分享路径)让平台调积淀了大量高质量内容,形成了自己的调性。微博虽然此类内容丰富,但我却没有刷这种内容的动力。

因为平台具有媒介属性,机构运作的各类账号,使此类内容充满噱头和包装痕迹,所以许多内容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生活分享,而是宣传和注意力竞争。

但这并不代表微博模式完全失败,恰恰是因为微博在积淀生活分享类内容上具有优势(最初明星带动等因素),才让机构内容运作者如此青睐此平台。

在中国自媒体快速发展过程中,没有处理好良莠不齐现象,所以微博在当下才有"喧宾夺主"问题。今天它不得不从新开始,重整自身的优势资源,聚焦内容和分享本身。

今年8月,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在微博红人节期间表态,称:近5年来,微博在流量体系和分配上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在私域流量中,将更多的流量分配给了垂直领域;二是打造了以热门和热搜为基础的公域流量。目前公域流量主要以娱乐、搞笑为主,但未来会用一半的公域流量对垂直内容进行扶持。

极光发布的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微博客用户出现明显下滑,而内容社交已经成为当下的新风口。在巨大需求之下,微博客发展触顶之际,微博重整自身既有优势,杀入"垂直社区"领域,显然是提振信心的举动。

不过新产品需要有核心用户的支持才行。我专门调研了身边女性朋友的看法,给她们使用体验新产品,她们给出的答案却是:顶多有1个月的新鲜感,因为这些内容在别处也有;自己顶多就是玩玩,并不会上心,分享自己的生活。


小仙女买"绿洲"的账吗?

精致生活分享的社区,跟Nice、Instagram那类产品没有啥区别。这是一位女性朋友对"绿洲"的直观感受。兴趣社交、内容社交、垂直社区,无论概念怎么分,都不如用户感受来的直接。

熟悉而又陌生的"绿洲",其问题根源在于:它是一个脱身于微博的产品,它想要摆脱微博的包袱,但却没有完全成功。所以用户就想:何必再费力?

在中文互联网,聚焦于内容和生活分享的图片视频社交产品,往往不缺优势审美和高质量内容,但产品往往缺乏强有效的自然社交,让其失去了做大的可能。在这方面,网易的LOFTER(于2016年关闭)是个典型案例。

"绿洲"内测以来,媒体关注的重心是"对标小红书"、其有望成为"猪猪女孩的种草社区"。小红书发展到后期,本质上是反社交的媒介化平台,小红书被无限期下架恰恰是因为犯了"微博式"的错误,悲剧是不利一面不断放大,最终逃不过监管。
左小红书,右绿洲

"绿洲"团队想要避免的就是这些(社交荒漠),想让平台成为用户无压力分享生活点滴的平台。

但某种程度上,微博移花接木造就的"绿洲",仍带有微博的许多问题。微博自身马太效应非常明显,如今又将微博大V的优势复制到新平台,那么新的用户何来分享动力呢?毕竟这是一个赛脸、赛钱、赛格调的社区,普通用户怎么赛得过网红明星呢?

其实在传统社区产品中,如知乎、豆瓣、哔哩哔哩等平台,仍分散着一批优质的内容生产者,这些人之所以愿意在这些平台分享,一定是看中了某些优势。

豆瓣、知乎和哔哩哔哩上所有的大V,他们在自己的圈子可以带货输出意见,而类似于Nice等小众穿搭平台,则看不到这种现象。我想这就是"绿洲"所要警惕的事情。

绿洲内测第3天,因涉及“借鉴”被迫下线,正式上线时间仍没有时间表。


长按关注>>>
关注
点一下在看给小编加鸡腿
https://www.wxwenku.com/d/201364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