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全国同行纷纷为之点赞,河南这所学校“字”有它的道理!

河南教师2019-09-12 08:05:02


文| 腾马丁博士

车图腾出品,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本以为顺利度过2018年底“交付坎”的造车新势力将在2019年迎来爆发的元年,没想到接二连三的“暴雷”让它们迎来了集体“圆寂”之年。在蔚来自燃、小鹏维权之后,威马吃上了一笔来自吉利的21亿元天价官司,此时,创始人沈晖仿佛有些坐不住了。
与互联网起家的李斌和何小鹏不同,威马新势力头部三强中最不显山、不露水,创始人沈晖出身传统汽车企业,自建工厂的路子也传统,被看作是“最传统的新势力。”
而当新势力的“2019诅咒”以D轮融资关键节点遭遇知识产权诉讼的形式落到头上,威马是否还能一路稳健下去?沈晖的一封家书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稳住投资人?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威马与吉利的纠纷?
融资节点被诉


“近日,有媒体报道,吉利汽车以侵害其技术秘密及经营秘密为由将威马汽车及其关联公司上诉至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请求赔偿人民币21亿元,此案将于917日开庭。”这是部分媒体的表述方式。
随着新闻不断扩散,引发了网络上的广泛热议,其中不乏“阴谋论”的猜想:“吉利为什么在威马刚成立时期不告,偏偏在威马现在做得不错的时候才告?”“威马马上要D轮融资,吉利偏偏在这个节点上诉,是什么意思?
难道威马真如此类猜想所说,遭了吉利的黑手?
如果查询此诉讼的起始时间、公开时间、媒体报道时间三个关键节点,或可看出一些端倪。
车图腾查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发现,吉利对威马提出诉讼的时间是2018年,而不是很多网友认为的近期。
由于造车新势力刚过交付节点,像其他同僚一样,威马所取得的成绩集中在上半年。根据保监会公布最新的机动车交强险数据,1-6月,威马EX5累计交强险上牌量为8548辆,位居新势力排行榜第一名;小鹏汽车G3上半年累计交强险上牌量为8494辆,位居第二;蔚来ES6ES8两款车的上半年累计上牌量为7656辆,位居第三。
那么,既然吉利提出诉讼的节点在2018年,也就是在威马还并未集中交付的时间,所谓的吉利“见不得别人好”的论调就无从谈起了。这样看来,吉利也是挺冤的。
而第二个节点,即网络首度公开此诉讼的时间节点是2019423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年)》白皮书的公布。在《白皮书》的第七页,原文以吉利诉讼威马标的额高达21亿元为例,意在指出2018年诉讼案件的影响力提升。
接下来就是媒体大面积报道此事的时间,即前不久的830日。
很多人觉得,830日这个节点有些“诡异”:既不是刚刚提出诉讼的2018年,也不是《白皮书》公布的20194月,而是像情报一样突然不胫而走。会不会有什么内幕?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车图腾表示,从时间节点来看的话,沈晖首次公开威马将进行10亿美元D轮融资的时间是71日,而媒体曝出的时间在830日,两个时间点看不出明显的关联。
“况且,此案的公开审理时间在917日,即使将对威马的融资产生影响,那么这个时间也是法院决定的,而不是吉利单方面操作的结果。”上市人士表示。
而对于是否将对威马的融资活动造成负面影响,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表示,由于双方纠纷的具体内容还无法得知,或许短期内将无法结案。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并不会对其融资产生影响。
众所周知,在法律实践中,大多以侵害商业秘密纠纷提起的诉讼案对有关双方的调查取证周期长、鉴定复杂,整个过程旷日持久。如果说该起诉讼案件的舆论对威马不利,那么影响也是相对漫长持久的,不在于短期的一次融资。
实际上,威马惹来这场官司,并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细数威马与吉利渊源,那么将涉及几乎整个威马创始团队:创始人沈晖曾担任沃尔沃中国区董事长一职;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副总裁陆斌也曾任职吉利销售公司副总经理,并成功主导了吉利子品牌整合和经销商网络建设;首席财务官CFO张然曾担任吉利执行董事,负责吉利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基础设置装配以及汽车金融体系管理;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杜立刚曾参与过吉利并购沃尔沃谈判团队;担任威马汽车董事、首席运营官的徐焕新曾任职沃尔沃,并主导过新能源技术的开发。
2016年,沈晖曾在一次采访中对媒体表示,威马汽车拥有核心员工200多名,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以前的同事。
有网友调侃道:“吉利控诉威马这事儿,本质上和特斯拉工程师把源代码带到小鹏性质一样。汽车圈里面员工跳槽带走一点企业标准和劳动成果也是常有的事儿。”
而针对诉讼案件本身,双方并未过多表态。吉利方面表示,“一切以法律判决为准,我们不做额外评论”。威马则表示:“威马始终坚持正向研发、自主开发,在确保不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同时注重对自身知识产权的保护。威马汽车没任何侵权行为,我们对赢得这场诉讼非常有信心。”
一万辆太少?沈晖亲任销售总经理


对待此事,沈晖显得认真了。在91日沈晖发给内部员工的一封家书中表示,“来自传统车企和新造车企业的挑战和压力越来越强烈,但是,这不会放缓我们在正向研发,坚持自主知识产权方面的投入力度,相反,作为初创企业,我们更要强化研发的投入,强化用户价值的创造。”接下来的意指更加明确:“不惧寒冬,不惧旧势力的挑战,更不惧怕推动变革的阻力。”
这封家书的前半部分完全可以看做是沈晖对诉讼案件的回应。一方面表态“我们在正向研发”,一方面表示不惧挑战。
而家书的后半段则公布了威马成立以来的最大一次人事调整,这绝不仅起源于官司纠缠,更是出自对自身业绩的反思,以及下半场的重新布局。
沈晖表示,将在内部推进组织变革,91日起兼任销售公司总经理,对销售公司及战略规划中心进行组织架构调整。
另外,将加速智慧出行、新零售等领域的发展,高级副总裁陆斌将出任首席出行官,祁立人任首席零售官,并设立首席增长官一职,未来几周内到任,三者均向沈晖汇报。
从沈晖亲自兼任销售总经理,并新设首席增长官来看,沈晖对目前的业务开展是有些焦虑。
一方面,造车新势力的窗口期正在关闭,资本市场的热钱都去5GAI了,还没交付的新势力凶多吉少,而已经走在最前、吸金能力最强、融资最多的蔚来汽车都在大面积裁员。威马的命运类似,成立至今累计销量1万多辆,远远达不到10万辆盈亏平衡点。
另一方面,今年7月起新能源补贴正式退坡,连老牌新能源车企比亚迪都在7月下滑,新势力更是遭遇要销量、还是要利润的生死拷问。威马是官宣退坡依然不涨价的企业之一,这对于新势力来说可谓是难上加难。
而作为新势力中,威马是在最快与最稳之间拿捏得最为平衡的企业,本次能否安然度过诉讼风波,在组织架构调整后销量是否会有起色,还需时间检验。
附沈晖内部信原文:

车图腾

资深汽车媒体人暮四先生(刘小闷)领衔打造

 腾爷文化 · NDIMedia旗下新媒体 

暮四(刘小闷)个人微信:musixians


https://www.wxwenku.com/d/20135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