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旗“东进”,这个国家中心城市跨出关键一步

财经记者圈2019-09-11 08:18:02


编者按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全新的城市竞争的赛道,它不只是城市规划面积的扩容,而是城市发展能级和城市功能的突围。对成都而言,此时选择“东进”,可谓正当其时,顺势而为。

文|西部菌,原载于西部城事(ID:xibuchengshi0518)

最近,区域政策频密落子。

从上海临港片区,到深圳先行示范区和青岛上合区,再到前两天批复的6大自贸区,多个城市和地方被委以重任。

还有一个城市在短期内迎来多个发展机遇。

先是西部陆海新通道总规发布,三条通路中的一个起点正位于成都;差不多同时,成都市城市轨道交通第四期建设规划(2019-2024年)获批。到2025年,成都地铁运营里程将超过600公里。

上个月,《成都市东部新城空间发展战略规划(2017-2035年)》审议通过,正式明确东部新城是国家向西向南开放的国际空港门户枢纽、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引领新经济发展的产业新城、彰显天府文化的东部家园。

此一规划意味着这个西南门户城市在未来20年将一路向东,跨越龙泉山脉,开辟新空间。

身负建设国家中心城市重任,GDP位居全国第八,常住人口仅次于重庆、北京、上海的成都,在过去十多年里一路高歌,成为不折不扣的网红城市,也是上个城市发展赛道中最大的赢家之一。

打造东部新城,这个城市展现出了“再赢一次”的雄心。

01

成都已跑赢第一赛道

过去十多年,成都到底是靠什么崛起的?

有人说这是因为有四川8000多万的人口和西南腹地作支撑,也有人说是靠国家政策的厚待,这些都肯定是重要因素,但西部菌认为,更为重要的是,四川省和成都市层面,率先认识到做大做强城市平台的重要性。

拿下吉利、富士康、戴尔、京东方等巨头,举办财富论坛、世警会等国际活动和赛事,城市形象打造与人才争夺一马当先,这些年成都在内外兼修上不遗余力。

与此同时,人口规模和经济体量不断壮大,在城市规划上,也极具大城意识。从“南向”打造高新区、天府新区,再到建设东部新城,都展现出开疆拓土的渴望与野心。

眼下的成都,已成长为全国名副其实的强省会城市,省会城市综合体量排名仅次于广州。

如果说在前几年,有关强省会模式的利弊尚存争议,那么,这些年,从欠发达地区的江西、河南、广西、安徽,到先发地区的江苏、山东、浙江等,都纷纷提出要提高省会城市首位度,突出省会城市的龙头带动作用,强省会的必要性已愈发获得认同。

强省会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它超强的汇集和转化资源的能力。一个省,一个区域,没有突出性的中心城市,何以在注意力时代吸引流量和关注度?何以承载国家战略的赋能?何以为区域发展招揽足够多的资源、政策?

事实上,在国家顶层设计层面,优先发展大城市的信号也越来越清晰。《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明确,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这与过去多年对大城市的“恐惧”明显不同。

中国城镇化已进入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的阶段,没有龙头城市的“擎天柱”作用,都市圈和城市群也就无从谈起。

当前中国三大顶级城市群——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毫无例外,都有超级中心城市的带动和支撑。成渝城市群之所以能够成为第四极,说到底也还是因为有成渝两大双核“顶天立足”。

近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再次定调:

新形势下促进区域协调发展,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增强创新发展动力,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

毫无疑问,在发展中心城市、增强中心城市在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等方面,成都属于先知先行。在这个城市发展赛道上,成都已先赢一步。

02

东部新城为大成都继续导流

打牢区域中心地位的底座后,成都下一个标志性大手笔,就是跨越龙泉山东进——打造东部新城。

为何要打造东部新城?

相关官方表述是:

从国家战略全局看,东进是促进成渝相向发展、推动新时代西部开发开放的有力支撑,为成渝城市群加速晋级世界级城市群注入强劲动力。

成都东进,与重庆携手,既是成都突破盆地约束、寻求城市永续发展空间的必然选择,也是推动区域协同发展、代表国家参与世界城市竞争的主动担当。

微观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解决大城市病,为城市发展打开新空间。

在西部菌看来,东部新城之于成都,更有两大现实价值:

首先是继续做大做强城市平台,提升对人口、资源、政策、产业的导流能力,将国家政策赋能发挥到极致。

近几年的人口争夺大战中,成都表现不俗。去年新增常住人口居全国第五位。但是,在落户抢人的边际效应逐步式微的大背景下,如何构建新的人口吸引力优势,是所有城市共同面临的挑战。

来源:第一财经

成都的答案,是开辟一片新天地,为新的人口、资源、产业聚集,再造新平台和新机会。

关于新城建设的巨大综合效应,80年代的深圳特区、90年代的浦东新区,都一再获得证明。

更何况,收缩城市开始出现,人口、资源向中心城市聚集,已势不可挡。中心城市拿什么来承载新的资源和人口,开辟新的发展空间,其实是为数不多的选择。

应该注意的是,建设东部新城,不只是打造一个新的开发区,而是真正意义上打造一座“公园城市”。

成都对西部主城区和东部新城的定位是平等的“两翼”关系,也就是说,从公共服务到基础设施到城市功能,东西两翼都将等量齐观。

未来,真正意义上的“新成都人”将诞生在东部新城,成都的产业质变,也寄托在新城之上。这从五大新城的产业结构和分工就可以看出:

此外,新城建设,更是为国家政策赋能加杠杆。

细数这些年区域发展的国家级战略: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国家中心城市,自贸区,以及刚刚公布的西部陆海新通道,乃至将上升为国家战略的成渝城市群,成都都被赋予了重要的角色。

虽然说不少区域发展政策,像自贸区尚在扩容之中,惠及面越来越广,但像成都这样该得的国家政策一个不落,确实屈指可数。

当然,光有政策是不行的,政策如何消化,给予的红利如何最大化吸取,还是得靠自身努力。而跨过龙泉山脉,打造一座基于新发展理念驱动的“未来之城”,就是成都给出的重量级综合性解决方案。

事实上,东部新城规划定位中的“国家向西向南开放的国际空港门户枢纽”、“成渝相向发展的新兴极核”,就是直接呼应对接国家战略。

03

跨越龙泉山,成都要再赢一次

中国目前的城镇化率刚接近60%,距离一般发达国家水平至少还有10个百分点以上的巨大空间。

这个空间的填补,或说任务的完成,显然主要落到了区域中心城市、大城市的肩上。

也因此,我们看到,通过规模倍增,提升城市能级,这些年已在越来越多的城市得到实践:

北京打造通州副中心,上海增设自贸区临港新片区,深圳杭州设立钱塘新区,西安推进西咸新区代管,郑州更是要与开封、新乡、焦作、许昌四市深度融合,建设现代化大都市区……

奥体中心建设工地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全新的城市竞争的赛道,它不只是城市规划面积的扩容,而是城市发展能级和城市功能的突围。

对成都而言,此时选择“东进”,可谓正当其时,顺势而为。

对外,当前内陆开放在整个国家战略中被提到一个更高的位置,越来越多的城市都开始注重培育城市的规模效应,成都在省内首位度已处于高水平的现实下,要继续提升城市的发展后劲和动力、活力,在新的发展、竞争赛道上更进一步,就必须要拿出新的“武器”。

所以挂旗东进的另一个现实价值,就是助力成都在新的城市竞争赛道中再次获得主动性和优势。

无论是之于成都城市空间的拓展,还是之于新的产业结构升级和城市规模效应的壮大,“东进”都是一个不可多得选择。

对内而言,发展到目前阶段的成都,也完全有实力和条件去开辟“第二主战场”。这主要体现为三大机遇:

代管简阳,打通了“东进”的空间限制;重庆向西发展,增加了成都“东进”的牵引力,未来成渝城市群升至国家战略,向东发展也是对成都的必然要求;天府国际机场建设,为成都“东进”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压舱石和驱动力。

天府国际机场建设工地

可以说,成都“东进”,目前坐拥天时地利人和之便。

这座西南省会城市,正在开启新的征程,以实力拱卫中国的大后方和发展的回旋空间。

04

小结

从秦开始,两千多年来,成都城址未变、城名未改、中心未移,形成了“两山夹一城”的城市格局。

在新的内外发展环境下,跨越龙泉山,再造一座“公园城市”,拥抱“一山连两翼”的新格局,注定是载入成都城市发展史册之事,也是一座千年大都的重新起航。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晴朗天气,推开窗户就能见到雪山,一直是成都人民引以为傲的一件事。

而跨过龙泉山,成都人瞩目东望,视线所及当是更辽阔的大地,更让人心动的远方。

●高手都是长期主义者(百万级阅读热文)

●年入10万以下,该怎么做投资?

●谁是下一个“深圳”?

https://www.wxwenku.com/d/201348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