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病男童被父母抱回家准备后事,他紧抓床沿:再救救我,我不想死

乙图2019-09-10 15:59:58

请点击上方的蓝色乙图关注我们哟!


哈尔滨某医院附近的出租房内,王晓江5岁的儿子王研在第7次化疗结束后,癌细胞依然在涨,躺在床上生命垂危。看着儿子,王晓江心急如焚,他在和医生反复沟通后,确认无法给出有效治疗方案,医生坦言,按照孩子目前情况,如果继续化疗也可能会走掉,但不化疗走得更快。夫妻俩看着儿子,跑到屋外抱头痛哭了一场后只有认命,准备喊辆车把孩子接回去安排后事。图为河北医院里,王晓江在照顾儿子。


夫妻俩收拾好行李,就在王晓江抱起孩子时,发生了令夫妻俩崩溃的一幕。王晓江说:“儿子一只手抓住床沿不松手,我们就问他儿子你咋了?爸妈带你回去了,把手松开啊。他闭着眼,流着泪说‘爸爸再救救我,我不想死,我害怕。’听孩子这么说,我们俩眼泪控制不住,我赶紧去医院求医生,医生说他真没办法了,让我们转院看看有没有办法。”于是王晓江连夜喊了120救护车到了河北某医院。图为病床上的王研。


王晓江说:“由于路上颠簸劳累,到达医院后儿子感染更加严重了,面色苍白。检查后,医生说儿子病情很严重,肺部有抗药菌,这比真菌还要难治疗,需要做抗感染治疗,并且需要用靶向药、C-ART治疗及移植。”图为如今的王研病情危重。


今年42岁的王晓江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八岔赫哲族乡,2014年与妻子王秀生下王研,孩子可爱懂事,很惹人喜爱。直到2018年10月,王研开始反复高烧,夫妻两跑了好几家医院,到哈尔滨某医院做了详细检查才,孩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至今已经有9个多月。图为王晓江妻子王秀在照顾儿子。


自从儿子病后,家里负债累累,王晓江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去打零工,洗碗搬砖都干过,但是解决不了治疗费。原以为孩子可以好转,可未曾病情却越来越严重。王晓江说,若是续不上费,只能选择带孩子回家了。图为王晓江说起儿子,潸然泪下。


抵达河北的医院住院没有几天时间,王研由于肝脾肿大,每天疼得直哼哼,无法入睡,夫妻两只能够轮流帮忙轻轻抚摸肚子,以此来消减王研的痛苦。王晓江说:“癌细胞太高了,孩子很痛苦,他在病房里哭,我在走廊哭!”图为病床上哭泣的王研。


由于王研每天疼得直哼哼,夫妻两几乎没有睡超过半小时,尤其是妻子王秀,由于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心脏也不好,每天喝汤药吊着,靠吃药才可以勉强入睡。王晓江说:“最近媳妇儿熬得受不了了,她身体不好吃不消了,一直说不想治了,走了好几次让我给求回来了。”图为面对困境,王晓江妻子王秀情绪低落。


孩子病情虽然很严重,但是连医生都说他很坚强,任何检查、治疗他都配合得很好,王晓江说:“王研常问我‘爸爸我会死吗?我不想死,我害怕,我想在爸爸妈妈身边。’听孩子这么说,我心如针扎,握着他小手就忍不住想哭。”图为医生给王研检查。


王研在没生病前,喜欢画画和捏橡皮泥,但是现在他连坐都坐不起来,偶尔疼痛不厉害的时候,王晓江会给他纸笔,让他做点自己爱做的事,王晓江流着泪说:“儿子说要送给爸爸妈妈一人一幅画,但画了两天也没画完一幅,每次画着画着,他就握不住笔了。”图为王研想画画,却没有力气。


现在除了孩子的病情,最让王晓江发愁的是治疗费用,目前每天的治疗费都在1万左右。王晓江现在能做的,除了每天做饭给母子俩送去,就是抽出时间出去寻找兼职,可是医生给出的所需100万费用预算让他很绝望,家里农用车和房子为了治病都卖了,还欠下了30多万外债,孩子只是想活着,难道真的是奢望吗?图为8月27日的一天费用超过1万元。(图/阿雷 文/糖糖)创作品,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如果帮孩子,请直接扫描二维码即可查看项目详情,进行捐助。如果不能直接扫码,可将二维码保存至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识别。该项目由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小星欣新生命发起,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所有。


更多故事,请关注“乙图”微信公众号(yi_photos),欢迎提供线索:414667378@qq.com






https://www.wxwenku.com/d/201335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