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不由己(8)

安在2019-09-10 13:57:24




讨厌狭窄和阴暗的地方应当是每个人类刻在骨子里的天性罢...By:X


谁都不承认的名言录又多了一条,但对改善我的现况无济于事。


一眼望不到头的走廊像是能吃人不眨眼的凶兽的狭长食管,猩红色的地毯和两侧深棕色的墙纸在暗淡的光线下十分阴森可怖,让人不敢去想象尽头会有什么在等待着。


这正是:电梯里边亮堂堂,踏出门外心慌慌。


天杀的狐狸男还对我的犹豫踟蹰视而不见,眯眼诡笑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真真是要脸不得!


如此看来,这一楼层被当成不详也不是什么很值得奇怪的事情,走廊就已经令我望而却步了,那居室的主人恐怕更……


自从(被迫)接受了非法改造的新设定之后,我愈发难以控制自己的想象往怪异的方向乱跑,一会是怕三角头的畸形怪物从某个角落里窜出来,一会又是墙壁里会不会突然伸出一只皮肉不全的胳膊,若不是此时此刻没有熟悉的系统光标在右上角闪烁,我还以为是乱入了某个恐怖类的全息沉浸游戏。



歌手的兴趣不应该更加普通一点吗?比如在廊边放些散乱着的乐谱,立式大玻璃柜中摆了满满的奖项,空气里有松香的轻微气味,墙上也应当挂着音乐家们的油画像...


“油画这里是不可能有了,不过照片还是不少的。”


从后方突兀出现的声音把我吓了个激灵,厚软的地毯完全吸收了福克斯的脚步声,让他如鬼魅一样难察气息。


“抱歉,我就是觉得和我想象的有些出入...”


“那是当然了,因为这里的装修根本不是仿声鸟她的兴趣啊。”


“诶?”


“这条走廊是作为‘记忆回廊’存在的,你看那些照片,是不是很有趣?”


循着他的话语,我在离我最近的一张电子相片前停下——那是一张统一身着白衣的小孩子们的合影。


感应到我的存在后,相片微微闪烁,开始履行重复播放某一段场景的职责:最初草坪上空无一人,不过数秒后,白衣的幼童就像一群快乐的燕子从四面八方飞翔而来。照片是静默的,我却像是能听见那叽叽喳喳的笑闹声。


画面外有人指引他们排队站好,十来个孩子们拥挤推搡着彼此,终于是站成了能够称之为列的阵型,随后画面就定格了。


听起来像是普通温馨的学生集体照环节,但是画上有两个明显的违和之处。


一是所有的孩子们都有不属于人类的部分。


“第二排的这个,是你吗。”我指着照片上后排的红发阔耳小男孩。


“哈,眼睛真尖。没错,这是十几年前的照片了。”


福克斯短促地笑了声,语气里对过去似乎没有多少怀念之情。


“...你们感情不好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在非法改造人体的大背景下,追求健全的身心听起来像个笑话。


“不,恰恰相反,我们是第一批‘恩赐’的实验者,那时我们吃住学习都在一起,感情好到像一个巨大的家庭...但分崩离析也就在一瞬间。”


“是因为接触到了外界?”


“……啊啊,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部分,但根本原因不是这个。”福克斯说着,迈开脚步越过了我。


若外界只是原因之一,那最关键的就是......


用指腹拂过前排中央那个明显的空缺,我心中已是疑云密布。


“我在刚刚的照片上好像没有找到仿声鸟?”


“唯一那个戴兜帽的就是,看起来挺不起眼的吧。”


兜帽...?说起来是有个完全看不清脸的孩子在,但她披着兜帽,个子矮小,在人群里像一道影子般不起眼。


开始对话后时间流逝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到了长廊的末尾。


福克斯在面前的双扇门上调出屏幕,抓着我的终端往上一摁,“嘀嘀”之后,大门应声而开。


“她可是个非常棒的孩子呢,你别小看了她。”


这话让人摸不着头脑,门扉关闭前,我竟然从福克斯的眼中看到了些许怜悯。


“欢迎您远道而来...X先生。”


来不及去品味他话中的深意,我将目光投向和缓女声的主人,却遭受了不亚于恶鬼贴脸的巨大惊吓。


脖子以下是玲珑有致裹着丝质睡袍的躯体,脖子以上却被羽毛完全覆盖住,而那温柔的声音,也是从面部中央的喙中发出的。


与我对话的是一位鸟头人身的女性。




Tbc.


「推荐阅读」




360°无死角泄露隐私是什么体验?
睡美人
狼来了
完美的爱人
爱自拍的A的消失
这次说相声:短信,黄金屋,与颜如玉
智能家居狂想曲
最近,妹妹的样子有点不对劲
命不由己(1)
命不由己(2)
命不由己(3)
命不由己(4)
命不由己(5)
命不由己(6)
命不由己(7)


https://www.wxwenku.com/d/201333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