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不由己(7)

安在2019-09-05 12:07:42



邦妮把我的终端塞进一个卵形的银色器具里,在外部半透明的电子屏上用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操作了起来。


我习惯性地眯起眼准备分析她正操作的项目,冷不丁地从旁边冒出一只手捂住我的双眼,打断了我正要使用的功能。


“哇...你做什么啊!”


除去与店主见面时不得不接受的自闭时间以外,我实在是不愿意处于两眼一抹黑的境地里。


正常力度怎么都挣脱不开那只纹丝不动的手掌,但当我试图再加点力去挥开福克斯的手时,他却先我一步抽走了。


“邦妮,好了就给他。”


“好、好的,先生。”


不过是短时间的一来一回,就让获取客户情报的大好良机从手中溜走了。我忿忿不平地看向那个始作俑者,却只得到一个已经走远的冷漠的背影。


“请拿好您的终端,进门前在右侧的屏幕上刷一下即可~”


邦妮的面容与初见时一样甜美无瑕,但她的身体在规律地小幅度摇晃着,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咚咚的跺地声。


兔子紧张了就会忍不住抖腿跺脚...我安抚性质地对着她笑了笑,快步追上了已经走到电梯前的福克斯。



进大厅之前,福克斯曾高指云霄,示意我仿声鸟的房间在楼上。


这乍一听简直是句废话,而且他说的时候还神神秘秘,手指在嘴上从左比划到右,像是拉了个无形的拉链。


我一开始不明就里,跟着进了电梯才知道,这里似乎依然保持着极为古老的避讳习惯,12楼上与14楼中间的按钮上只有一个眼熟的圆体“M”,你无法在电梯按钮中找到那个象征着不祥的楼层数字,它自然也不会在人们口中出现。


我可以理解这作为一种宗教传统被人崇敬,然而客观来说那只不过是一场大型的自欺欺人.


对未知不详的恐惧挣脱了神话的牢笼,成为了心理流行病的源头,甚至让其力量延伸进了现实。


东方人迷信言语中蕴含着神秘力量,因此发明出“言灵”一词,更是生出了阴阳师这样的奇幻职业。


我有时还会非常羡慕,毕竟若是利用语言或是他人的名字便能行操控之事,那可不就是一张嘴便能踏平天下?


说到这个,之前还喋喋不休的福克斯从刚刚开始就过于安静了。


“喂,我问你,四级权限能干嘛?”


“四级一般是给资深艺人的权限,基本上除了顶层和地下,其他地方你都可以去。”


福克斯没有回头,直接在电梯门的镜面中对我微笑。


“我知道你神通广大本事了得,但是没有得到邀请就进别人的房子,可是非常不礼貌的事情...这点道理,我们尊敬的X先生还是懂的吧?”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照道理说我也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对付起来应当是轻轻松松,但不知是不是受到奇怪念头的影响,我的脑内传感变得异常敏锐。仅仅是这样与福克斯隔空对视,鸡皮疙瘩已经爬满了背后,没几秒就不得不在那瘆得慌的氛围下移开了视线。


“...你是几级?”我摸了摸鼻子,试图驱散那种异常。


“我?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经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权限。”福克斯很是轻描淡写。


又在骗人了。


如果只是一般的经纪人,怎么能随便开口给我高等级的权限?退一万步说,刚刚兔子少女那双大得惊人的双眸中传递出的复杂情绪,可不止是单纯的友好与尊敬。


跟这只狐狸打太极让事情毫无进展,我决定直白地向前一步。


“那为什么邦妮会害怕你?”


“……”


镜面中的人微侧过头,像是终于被我发现了露出太久的马脚一样嘲弄地用眼角乜着我。


“你有这闲情逸致问我,还不如问问大自然,为什么设定是兔子害怕狐狸,而不是反过来?”


我一时哑口无言,不知是该说他这番话本末倒置好,还是不要反驳好。


所幸有我的新“朋友”救场,伴随着地面极其轻微的震动,熟悉的电子女声轻柔地提示我们已经到达了目标楼层。


电梯门向两侧缓缓开启,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条狭长昏暗的走廊,刚刚好不容易沉下去的鸡皮疙瘩再次光速卷土重来。


千不该,万不该,我就不该在来这里之前重温该死的《寂静岭》。



Tbc.




「推荐阅读」




360°无死角泄露隐私是什么体验?
睡美人
狼来了
完美的爱人
爱自拍的A的消失
这次说相声:短信,黄金屋,与颜如玉
智能家居狂想曲
最近,妹妹的样子有点不对劲
命不由己(1)
命不由己(2)
命不由己(3)
命不由己(4)
命不由己(5)
命不由己(6)


https://www.wxwenku.com/d/20130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