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再次传来大消息,又一场好戏开始!

水木然2019-09-05 07:32:48

来源:财经要参(mofzpy)

这已经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吐槽芬太尼,甩锅中国了。

刚刚,特朗普再次玩起了“推特治国”,一上来就劈头盖脸地指责中国:
我要求所有的物流公司,包括联邦快递、亚马逊、UPS和美国邮政,检查和拒绝来自中国的芬太尼投递业务。芬太尼一年杀死10万美国人,中国说停止,但是他们没停止。


特朗普在美国内问题上甩锅中国已是屡见不鲜。对此,外交部回应称:中方向来言出必行,美国芬太尼问题的根源不在中方,美方应更多从自身找原因解决问题。
《人民日报》的回应更是痛快凌厉:中国对芬太尼实施严格管控,美方将芬太尼滥用的责任推卸给中国没有任何根据。“美国一些人得想明白,病根子就在自己身上。既不能病急乱投医,也不能一有病痛就骂人。”
面对特朗普气急败坏的甩锅,我们不禁要问:芬太尼究竟是什么,竟引得美国如此纠缠?越来越多美国人因芬太尼丧命的真相是什么?
芬太尼对中国人而言比较陌生,在美国却是广为人知的社会问题。
正如哈耶克说过的那样:“所有通往地狱的路,原先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芬太尼也是如此。芬太尼原本只是一种强效麻醉性镇痛药,其镇痛效果约为吗啡的 80 倍,是麻醉科医生朝夕相处的好助手,也是麻醉和疼痛治疗中至今无可替代的良药。
只可惜,人类搞来搞去,把原本这种镇痛良药,搞成了毒品,而且还是继传统毒品、合成毒品之后的第三代毒品——“实验室毒品”中的最主要成分:因为,芬太尼作为阿片类药物的一种,具有阿片类药物的“通病”——影响人的神经系统,出现兴奋、致幻的效果。

简而言之,芬太尼能让人产生欣快感,而且依赖性、成瘾性强,这使它很容易沦为毒品!

特别是在美国。这个国家被毒品侵蚀的程度远比你想的恐怖,这个仅占世界人口5%的国家承包了世界上60%的毒品。如果说摊开一张美国地图来寻找哪里不存在毒品问题,那恐怕要把地图精确到街道才能完全找到一片“净土”。
芬太尼的滥用和泛滥,更是导致吸食过量造成死亡人数飙升,简直成了一次“鸦片危机”,也有人称之为当代美国的“鸦片战争”。
2017年,药物过量使70230 多名美国人丧生。其中,因芬太尼和其他合成药物致死的案例就有28466例,比上年增加了29%。有人因为注射皮肤千疮百孔,也有人骨瘦如柴脖子脸上都是疮。
2016年4月,57岁的美国著名歌手、音乐家和唱片制作人普林斯·罗杰·尼尔森被发现在家中死亡,死因是意外服用过量芬太尼。普林斯在20世纪70年代末走红,专辑销量超过1亿张。
 
2018年5月,美国南达科他州一家电视台的新闻主持人安吉拉,哽咽地告诉观众,她21岁的女儿艾米丽因滥用芬太尼而不幸离世。
 
2018年9月,26岁的美国说唱歌手麦克·米勒在家中因服食芬太尼、可卡因和饮酒去世。此前,米勒经常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和毒品的抗争,并两次因吸毒后驾驶接受指控。


芬太尼极快的传播速度和巨大的危害,不仅夺去了无数的生命,还拖累了整个社会。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估算,仅 2015 年鸦片类危机造成的损失就达 5040 亿美元,接近 GDP 的 3% 。
青壮年劳动力滥用芬太尼,就会昏昏沉沉,无心工作,影响劳动力市场的数量和质量。高盛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阿片类药物的过度使用,已经成为处于黄金年龄、以男性为主的工人找不到工作或不愿就业的关键因素。
 
父母滥用芬太尼,则会让未成年子女失去安稳的成长环境,不利于其健康成长,加剧了社会的不稳定性。据统计,由于阿片类药物成瘾,有的父母无法照看孩子,美国每年有300万儿童不得不由其他亲属监护。
正是看到了阿片类药物泛滥成灾的危害,特朗普上任后就宣布美国进入“全国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并在推特上怒吼,要坚决采取 STOP 法案,阻止芬太尼继续“杀死我们的孩子,摧毁我们的国家,不能再拖了!

然而,悲哀的是,正如很多分析人士指出那样,特朗普所谓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毫无意义,因为美国没有更多资金投入这一领域。

曾经西方利用毒品(鸦片)敲开中国国门,导致鸦片荼毒中国。林则徐在给道光皇帝的奏折中,痛陈鸦片流毒之害,“数十年之后,中原几无可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从国防和财政的角度阐明鸦片危害的严重性。
如今,社会堕落的象征——毒品,正在反噬美国。
这一颗颗芬太尼的背后,是一个个被毒品毁掉的美国家庭的故事,以及背后让人毛骨悚然的社会顽疾......
没有枪炮和硝烟,也没有不平等条约,美国出现毒品泛滥这一趋势,背后的驱动因素是什么呢?
有人说,芬太尼的泛滥,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国内普遍存在滥用处方止痛药的传统。
有人说,美国一直以“自由”精神自诩,但当社会风气将吸毒贴上“自由”、“个性”的标签,这就让“自由”就变成了一个吸毒、药物滥用的幌子。。。
这些的确都是原因,但要看到,无论是滥用处方止痛药,还是“自由”的社会风气,在美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以前毒品泛滥也没有那么严重,为什么在这几年变得如此可怕?
也许,前段时间,风靡美国的一本自传体回忆录《乡下人的悲歌》,可以让我们看到芬太尼泛滥背后真实的原因、真正的答案!
这个答案就是书中揭示的“另外一个美国”:美国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底层白人,那些被社会遗弃的、贫困的白人群体,面对贫富分化日益悬殊、阶级固化前所未有严重的美国社会,他们的绝望、沉沦和愤怒,乃至最后的诉诸暴力,或从吸毒中寻找解脱。

万斯在《乡下人的悲歌》中写道:
• 我的童年很穷困,生活在铁锈地带(Rust Belt)俄亥俄州的一座钢铁城市。从我记事时开始,这座城市的工作岗位就在不断流失,人们也逐渐失去希望。我和父母间的“关系比较复杂”,他们中的一位接近整整一生都在和毒瘾作斗争。把我带大的外祖父母连高中都没毕业,而我的整个大家庭里上过大学的人也寥寥无几。我的家乡小镇仅仅去年就有几十人因为吸毒死去。
▲一对夫妻吸毒过量死于车中, 孩子就坐在后排座位上
• 我想让人们知道那种对自己濒临放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以及为什么会有人放弃自己。调查显示,白人工人阶级是美国最悲观的群体。拉美裔移民当中许多人面临着难以想象的贫穷,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美国黑人的物质生活前景仍然落后于白人种族,但白人工人阶级比他们还要悲观。


• 1970 年白人孩子住在贫困率 10% 以上的社区的比例为 25% ,2000 年,这一比例上升至 40% 。现在这一比例肯定更高。2011 年,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一项研究显示:“与 2000 年相比,2005 至 2009 年间住在极度贫穷社区的居民更有可能是白人、土生土长、高中或大学毕业、自己拥有住房且不接受政府援助。
正是因为当前美国社会贫富差距进入危险区域、民众生活水平不升反降,社会阶层流动性陷入停滞,让美国人愤怒乃至绝望。无论是枪击案频发,还是毒品泛滥,其经济问题根源就在于此!
而恰恰是这些人,成就了特朗普,成为了特朗普选票的主要来源。
特朗普可以休矣!
美国与其在芬太尼问题上,不断毫无依据地甩锅中国,不如多从自身找找病根!

美国能打赢这一场禁毒战争吗?
坦率地说,不容易!
因为,如果要彻底解决毒品背后的社会问题,美国就得下决心,彻底解决毒品后背后,贫富分化的社会问题。
换句话说,特朗普政府应该做的,是通过税收这个国民财富的二次分配手段来调节贫富差距,促进阶层流动,缓和这种尖锐的国内矛盾。
然而,由于富人和跨国企业逃避税收,更由于不敢得罪华尔街和跨国企业,特朗普剑走偏锋,那就是找替罪羊——是国际贸易,是中国、日本、欧盟、墨西哥等国家,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让红脖子陷入困境!
是的,找替罪羊,把国内矛盾转移出去,这不就是最简单粗爆和最方便的办法吗?要知道,找“替罪羊”,通过怼天怼地的贸易行为宣泄愤怒,对于迎合底层民众的情绪是很有好处的。
正是为了迎合底层的民粹情绪,特朗普执政以来,几乎同全世界搞贸易纠纷。打欧盟,斗墨西哥,怼日本,咬住中国不放,甚至准备对澳大利亚开刀。
可惜的是,这种“替罪羊”策略,并不能真正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它只是一剂类似芬太尼一样的麻醉药而已。它也许可以缓解一时的疼痛,延缓矛盾的爆发,但最终效果总是要见真章的。
毕竟,搞贸易摩擦无法让制造业回流美国。真相很简单:不仅中国,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成本美国无可比拟,美国在制造业方面缺乏“比较优势”。
2017年超过7000人的吸毒死亡人数,今年超过8000人的枪击死亡人数,不正说明特朗普这种找“替罪羊”策略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耽误了救治的时间,加剧美国的贫富、种族和族群对立吗?
不过说到底,美国这种历史性、体制性的复杂问题,又何尝是特朗普一个总统能够解决的呢?!正如万斯最后叹息的那样:这就是我所处的世界,一个充满了真正非理性行为的世界:
• 等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没有哪一本书,哪一位专家,或是哪一个领域能够解答现代美国发生在乡下人身上的问题。我们的悲歌无疑是一个社会学上的问题,但同时也与心理学有关,与社区有关,与文化有关,与信仰有关。


• 我们家里至少有一位成员滥用药物——有时是父亲,有时是母亲,有时两个都是。如果压力特别大的话,我们会对彼此老拳相向,而且还是当着家里其他人的面,包括自己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们在学校表现糟糕,我们可能会因此对他们生气,但我们从未给他们提供成功所需要的条件——比如说家里的和平与安宁。
试问,如果这样一个社会没有得到彻底治疗和改变,仅仅靠甩锅中国,美国真能够打赢这一场禁毒战争吗?
我只能说:God bless America了。

水木然两本新书

《价值规律》+《世界在变软》

正式上市!

这两本书字字如金,句句道破天机

让你看穿社会,看透人性

可以点击上面图文购买

也可下方阅读原文购买

https://www.wxwenku.com/d/201298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