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新锐导演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

星文化2019-09-05 07:00:17


俄罗斯新锐导演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在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期间担任了金爵奖主竞赛单元评委,他的影片《电子云层下》也在电影节期间进行了展映。今晚21:00,东方卫视中心艺术人文频道《今晚我们看电影》,请导演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分享他对电影的种种感悟。


嘉宾:小阿列克谢·日耳曼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和上海国际电影节

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主竞赛单元评委会,由土耳其导演、编剧努里·比格·锡兰担任主席、墨西哥制片人尼古拉斯·塞利斯、俄罗斯导演、编剧小阿列克谢·日耳曼、意大利导演、编剧保罗·杰诺维塞、印度导演、编剧拉吉库马尔·希拉尼、中国演员王景春、赵涛担任评委。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眼中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是一个绝妙的电影节,每位评委都很专业,心思细微,对电影有着较强的理解能力。对于上海这座城市,他也有着高度评价。

 

电影世家

阿列克谢·日耳曼父子在俄罗斯是备受瞩目的导演。阿列克谢·日耳曼一生仅完成五部长片,被称为苏联历史上的重要导演之一,他的第六部长片、科幻电影《杀虐史》(History of the Arkanar massacre)尚未完成。

阿列克谢·日耳曼

在他去世后,他的地位才日渐被肯定,被认为是塔可夫斯基之后最重要的俄罗斯导演。他的儿子小阿列克谢·日耳曼继承了父亲的衣钵,他执导的电影《激情》、《纸兵》、《电子云层下》、《多甫拉托夫》多次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和父亲

小阿列克谢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性格复杂,又很忠于自我的艺术家。他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电影事业,虽然作品数量不多,但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在他眼里,创造力起着最重要的作用。

 

小阿列克谢认为电影不应该仅是戏剧,同时也是一种有实验性质的,图像化的表达方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欧洲电影正处于危机之中,因为它基本上就是一切从简的戏剧。

 

《电子云层下》和《多甫拉托夫》

在本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作品”单元中,小阿列克谢·日耳曼的影片《电子云层下》进行了展映。《电子云层下》讲述了在俄国十月革命100周年的2017年,建筑工人、继承人、地产律师等各色人物围绕着一栋未完成的摩天大楼轮番出现在一片荒凉雪原中。

《电子云层下》海报

导演历时五年,用七个互相关联的章节对他生活过的这片土地做了一次野心勃勃的图景式描摹。片中关于文学艺术信手拈来的引用为观者提供了丰富多维的视角。两位摄影师更是凭借诗意流畅的长镜头获得2015年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杰出艺术成就奖。

 

小阿列克谢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实际上是为了尝试拍一部绝对实验性的纵向化电影。这个电影打破常规,在所有人的预期之外。对他来说,电影应是一个更加复杂的情绪化的东西,是充满想象力的、诗意的影像,其中应该含有哲理,而不是将一个阴沉的戏剧表演直接嫁接到电影上。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和《电子云层下》

在凭借《电子云层下》摘得银熊奖的三年后,2018年,导演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带着他的影片《多甫拉托夫》,再次亮相柏林。《多甫拉托夫》聚焦苏联著名讽刺作家谢尔盖·多甫拉托夫生命中的短短六天,呈现了七零年苏联的社会现状。

 

多甫拉托夫为了捍卫自己的天赋和独立而战,而他的艺术家朋友们却纷纷离他而去。唯一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是他的朋友约瑟夫——后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约瑟夫·布罗茨基。

《多甫拉托夫》海报

多甫拉托夫是俄国最著名的作家之一,他被迫移民国外,一生命运悲惨,去世后才成为了所有人尊敬的对象,他的书直到现在也仍有数百万的俄罗斯人阅读。


关于这部电影,小阿列克谢说自己其实是想创作一部反传记类型的传记片。观众平时所习惯的传记片内容就是出生、结婚、获得、失去、死亡的全过程,而《多甫拉托夫》只截取了主人公生活中一些随意的片段。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在《多甫拉托夫》拍摄现场

当然,通过这种方式拍摄的电影能得到有些人的理解,也有些人则不能。毋庸置疑的是,《多甫拉托夫》在俄罗斯的确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讨论。

 

勇于冒险,尝试不止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

小阿列克谢·日耳曼一直在尝试拍摄不一样的电影,从不放过任何实践的机会。在他看来,电影只有在彼此之间都充满不同的时候才能生存。电影人需要改变视野,用新的方式探讨人类、世界、宇宙。对他来说,60、70、80年代的电影能给予他灵感,因为它们大胆自信,敢于冒险。







长按二维码关注星文化

WeChat ID: xingwenhuawx


(以上文字根据节目内容以及嘉宾谈话整理)

艺术人文频道 周一至周五每晚九点《今晚》


 爱奇艺《今晚》

节目直播可登陆看看新闻网/看电视/艺术人文

https://www.wxwenku.com/d/201298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