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文化蒙满了灰尘,应该擦掉

电影山海经2019-08-30 02:36:41

本周六下午,上海艺术电影联盟“建国70”主题影展将在天山电影院-虹桥艺术中心旗舰店放映两部由阿城小说改编、谢园主演的经典电影《孩子王》《棋王》。


阿城自1984年发表首部短篇小说《棋王》之后,开始写作和编剧生涯,以“三王”系列最为有名——《棋王》《树王》和《孩子王》。这三篇小说皆以文革为背景,结合他自身的生活经验,讲述知青下乡,在偏远地区安家落户的故事。



《孩子王》是“三王”中名气最小的,但在国际上却有极高声誉,主要原因就是改编者是八十年代的中国先锋电影文化旗手陈凯歌。


《孩子王》是陈凯歌执导的第三部作品,也是当时他最喜欢的一部,故事讲述文革期间,知青下乡教书,企图打破传统教育模式,为孩子带来创新的气息。《孩子王》的电影风格是陈凯歌早期作品中较为罕见的一部作品,尽管在当时从后备制作团队到戛纳电影节上均不被看好,但是现今再次回味,本片的艺术价值和思想立意绝属超前。


当年拍摄时,制作团队并不理解陈凯歌的艺术美学。因为拍摄时期较为艰难,外景师傅、剧务不理解谢园所谓“木偶式表演”而拒绝帮忙,甚至还骂街,还有工作人员甚至准备打包行李回家。就在这样艰苦的情况下,陈凯歌扛了下来完成制作。《孩子王》从筹备到后期制作,耗时1年,拍摄期为4个月,两次赶赴云南西双版纳地区进行拍摄,采用同期声录音,拍摄镜头为500多个,用于本片之中约4/5。



影片制作完成后,于1987年参加首届中国电影展,虽在国内只卖出3个拷贝,被称为“赔钱货”,但却成为外国订购拷贝数冠军,出品方——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吴天明在其中起到关键作用,他亲自举着纸牌到外国片商面前一一推销《孩子王》,最终有14个国家购买。


而在1988年第41届戛纳电影节上,《孩子王》入选主竞赛单元,由于拷贝洗印出后质量不理想,导致影评风评不佳,但意大利、法国、美国等都开出了二十至五十万美元购买版权,而此时,一般中国片的海外最高版权费仅3000美元。



尽管《孩子王》当年屡屡不顺,可是现今看来却是“影史珍宝”。本片分为两种色调,暖色调的火光和冷色调的迷雾,借助大量空镜头和固定长镜头,将传统教育存在的问题,学生与老师、老师与领导之间的矛盾慢慢晕染而出。


大量的隐喻在现今看来又更具有现实意义。“从前有座山”的童谣被陈凯歌赋予了别样的含义,至今看来让观众仍觉五味杂陈,片中的人物设定与情节在不浪费“一滴油墨”之下精准表达,所对应之人、之事则更为寓意深远。



《棋王》与《孩子王》几乎同一年诞生,滕文骥执导、谢园主演。为了拍摄本片,谢园一改《孩子王》中蓬乱头发憨厚老实的教师形象,以“板寸”示人,演绎一位才华横溢的“棋痴”形象。


《棋王》讲述民间一位不幸被套上“反革命”头衔的“棋呆子”被好心人救下,去陌生小镇与高手对决下棋的故事。滕文骥极为忠于原著小说,挖出精髓,在制造悬念的同时,更煞有介事地将本片拍成了一部“侠客片”。



此“侠客”非彼“侠客”,本片的“侠客”类型依旧将故事搬至文革时期。电影在按照传统时间线叙事之下,循循善诱地将悬念留到了最后。滕文骥所理解的“侠客片”在本片中的体现便是浩荡气势。影片的高潮段落中,将主角与对手们“斗棋”的场面刻画地极具震撼力。


夕阳下,边陲小镇里,一人对多人的下棋场面,通过光影效果,在飞扬尘土之间尽显荒漠侠客之气。通过诸多人声伴奏制造宏大场面,烟气与汗水的细节刻画,展现看不见的刀光剑影。



导演滕文骥曾“逼”问阿城,写《棋王》时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什么?阿城起先顾左右而言他,但在滕文骥的一再执着之下,回答了两个字——“参禅”。禅之道在片中是如何通过下棋,以及下棋背后的人情世故来表现的呢?影片当然给出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


本周六下午,《孩子王》(西影数字基地2K修复拷贝)和《棋王》(中国电影资料馆胶转数拷贝)将双双亮相上海,《孩子王》已经售罄,《棋王》所剩余票不多,购票请登录淘票票app,找到“天山电影院-虹桥艺术中心旗舰店”后,找到对应片名即可购买。



2019上海艺术电影联盟:

新西兰电影周 | 金珠玛米

之子于归 | 德国电影大师展

建国70周年丨 梧桐树

大三儿 | 奥地利

西班牙电影大师展 | 冥王星时刻

骑士阿吉 | 戏剧艺术电影展

英伦电影大师展 | 大世界 | 冬天里

 2018年放映回顾  |  2017年放映回顾

 2016年放映回顾 丨 2015年放映回顾


上海·电影·放映·影迷·交流

电影山海经|电影迷小小的家

长按二维码关注电影山海经


业务联络请添加:ledoulos

https://www.wxwenku.com/d/201257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