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一年,我在西安买了房

阿鹿先生2019-08-23 03:23:36


文/阿鹿

1

就在昨天,我交了首付,办了贷款,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房奴。

房子买在西咸新区,交大新校址附近,虽然远离西安市中心,但一套房子也要七位数。

刷完卡,看看余额,大概只剩下几百块,连一张机票钱都不够。

2

我原本是不愿意买房子的。因为没钱。

虽然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大部分的放款,来自于父母家人的支持。标题上写“毕业一年,我在西安买房子了”,其实改成“我毕业一年,我爸妈在西安买了房子”更为体贴。

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是我确实成了一个啃老族。

我妈说:“没关系啊,不然我和你爸攒钱做什么呢?不就是为了给你们花的吗?”

可是她越是这样讲,我鼻子越是酸酸的,爸妈辛辛苦苦攒了半辈子的钱,就这么被我给花完了。

我妈原本就舍不得花钱,虽然每次我回家,饭桌上总摆着大鱼大肉,但是我知道,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们都是粗茶淡饭。我真的很担心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妈都舍不得赶集买菜了。

据我对她的了解,一定是这样。

3

不愿意买房,还有一个原因,是觉得束缚。

或许是小时候在小县城的山沟沟里待得太久了,总希望能到处走走。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年少轻狂,曾经幻想周游世界,到每个城市住上几天,钱花光了就留下来打打工,攒够了钱再向下一个目的地出发。

后来又阴差阳错成了自由撰稿人,似乎又让这个梦想离现实更近了一步。

我身边有很多作者活得很酷。有人辞了工作,旅居澳洲;有人放弃大城市的生活,去大理开启了民宿。

写作者大多崇尚自由,我从上海辞职的原因之一,就是想做一个自由的人,想要去不同的地方,记录下不同的人和事。

不过啊,我还是不够勇敢,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下头来。

4

尽管想法很多,但我终究还是做了个俗人。

粗略算来,我现在已经辞职九个月了,这大半年的时间来,一直靠写作维持生计。

做自由撰稿人,对于热爱写作的我来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虽然经常熬夜写作到十二点,星巴克关了门,还要到隔壁肯德基再坐一会儿,抱着电脑回家的时候,马路上常常空无一人。

但是一想到还有几万个读者正在等着我更新,那种骄傲自豪的感觉,以及不知道哪里来的使命感,足以帮我抵御所有的困顿和疲惫。

可是,尽管时常欢喜,但也有难受的时候。尤其是收入来源不稳定,总让我觉得朝不保夕,吃了上顿没下顿。

互联网时代,可以几分钟之内捧出一个新晋网红,也可以在瞬间,就让你销声匿迹。

眼见高楼起,眼见楼塌了。谁知道下一个倒霉的人是谁呢?

5

“所以趁着还有些钱,不如买套房子吧,至少以后什么都没了,还有个地方可以住。”

这是我内心最深处的声音吧。

曾经觉得买房子不过是负累,可是现在我不得不承认,购房合同握在手里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一丝丝安全感。

没办法,年纪大了,反而不够勇敢了。

原以为年少时候才会迷茫,却没想到成人的世界里劲是不安和彷徨。

以后呢?以后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希望自己能够在写作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尽管我知道,道阻且长,这一路注定不太好走。

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呸呸呸,运气不可能不好的!


说到房子,想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蔡崇达的《皮囊》

《皮囊》里《母亲的房子》的文章,母亲心里清楚,房子很可能被拆掉,但还是坚持把它修建完。看似平凡,但是内心固执的母亲,最终获得蔡崇达的理解,让他知道这辈子都有家可回,母亲就是他的精神家园。

蔡崇达真诚坦荡地写自己的亲人朋友,感人至深,让我看到皮囊之下的人性。大家如果没看过,强烈推荐哦。


今日作者:阿鹿先生,专栏作者,爱自由的单身教主,文字和声音总有一个你会喜欢。微博@迷路的鹿先生,公众号:阿鹿先生(ialu2016)

往期推荐:被做爱≠被爱

https://www.wxwenku.com/d/201205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