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新老美发店闲游记

一时半刻2019-08-17 19:40:22

城市 • 人文 • 藝術


撰文|实习生 花带桔

摄影|实习生 花带桔


这是 一时半刻实习生计划 2 篇文章



相比「衣食住行」「头等大事」怎可怠慢?


改革开放之后,个体经营的美发店雨后春笋般出现,但其中大部分是匿藏在社区街道的粉红色小店。


这些小店外面挂着发廊的名字,内里实际是性交易场所。所以,真正持续经营到现在的美发店,只剩少数。



昔日光环渐褪去 

留下默契手足情


穿过莞中旁边的「卖笔街」这条捷径,可以很快到达万寿路。


再右转,就能看见前方有个小转灯箱,上方的招牌贴纸已没了一角,简单的门面让新一代人难以知晓它的历史。




上前推开玻璃门,冷气从室内渗出,人一进入空调房,思绪不免冷静许多。


从我进门的那一刻开始,就引起店内员工的注意,一名身穿白色工衣的阿姨用地道的莞城话问:「洗头呀?」


陈旧简单的门牌,旧式老练的作风,光亮却不乏锈迹的理发用具,依旧亲民的价格,剪发13元,洗剪吹20元,染烫100元以内即可……


这是莞城万寿路的「一新美发厅」,是上世纪莞城城内数一数二的国营理发店,是旧时公务员和电视台明星们打造发型的首选之地。


随着时间流逝,从前十几岁或二十出头的店员们如今已成为一班老员工,陪伴「一新」慢慢变老。


面对客人,店员们总是现出「我食盐多过你食米」的表情。话虽如此,店员还是很专业的,洗头的动作不紧不慢,头皮干净无死角,吹头发的手势娴熟麻利。


店员之间会闲聊家常八卦,「阿嫦嗰个仔那下喺银行做嘢,自己支埋退休金,够自己使,唔使忧……」但店内少见客人和店员交流。


熟客来到也只是静坐在一旁排队等候,客人多问一句「仲要等几久?」店员就用傲慢的腔调回答「冇咁快喔,靓仔,再等十量分钟呃~」


话音刚落,店员又补充道「如果你有乜问题要投诉,去公司呃,北隅派出所对面。」


互不打扰,仿佛是店内的不明文约定。客人和店员的约定,也许是一新美发厅的经营之道。



退休清闲无事做 

重拾旧业益街坊


在车水马龙的大西路,如果不用心留意骑楼下的店铺,很容易看漏眼。


「中大理发店」,是一新美发厅的分店。




单看店名,就会觉得它应该是很有来头的理发店,但是眼前窄如巷口的门面、简单的两个座位和整洁的配件摆设,丝毫也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坐在门口闲聊的阿姨说:「其实我们之前在莞城饭店那边,以前店面比现在大很多,搬来这里的原因是我们都退休了没事做,公司就重新开店让我们过来工作。」


由于店面范围偏小的关系,中大理发店主营理发项目,所以男性客人较多。


我发现中大理发店的店员们没有穿工衣,可能也是这点原因,店员与顾客之间的关系如街坊邻里,令整体气氛变得更加亲和。



最初只为搵两餐 

怎料成为核心人


隔壁喜庆用品店展示的灯笼串,仿佛掩盖了富丽新的霸气「髪」字。




位于阮涌路路口的「富丽新发型设计」,1987年开业,洗头美发、卫生清洁都由老板娘一手包办。


当问老板娘是几岁开店的时候,两个常客一同大声抢答「她开始『发姣』的时候开的!」在爽朗的笑声下,她略带少女羞涩地说:「二十岁的时候。」




「从开业帮衬到现在,店里也没有价目表,我们都是肉随砧板上,任她开价。我年轻的时候来,然后我带女儿来,现在我带孙子来。」一个常客笑道。


从大家的聊天内容可知,富丽新已经是老板娘的副业,客人到店需提前预约,美发店只是街坊们「见面」的地方。


有些客人会专程来富丽新聊天消遣,与大家分享最近的八卦趣闻或自己的威水史。


当老板娘为客人完成发型后,也到了「聊天节目」的尾声,大家会互相道别,各自散去。


比富丽新更老的,还有教场街的「光辉理发店」。




店铺招牌是传统的红色大字,虽然白底已经变黄,红贴纸也氧化褪色,但难以掩盖岁月的光辉。


从门口就能看见店里已有三四个客人等候,老板娘正在为客人染发,背景声是翡翠台的电视剧。


客人都是老街坊,每隔一个多月就会来光顾,老板娘直言:「如果今天我中了一张彩票,我明天就不来开门了。」




有趣的是,富丽新和光辉两位老板娘的性格各有相似之处。


两人在顾客面前都心直口快,毫无顾忌,一旦下一步要为顾客打理头发时,她们专注的神态仿佛会将时间暂停,让世界安静。



年少自知心头好 

坚守匠心同客老


千禧年间,商业重心慢慢从莞城转移至东城。


无论是昔日在迎恩门城楼旁的「名艺世家」,还是后来居上的「DO发型定制」,这些本土品牌连锁店以撒网形式在各大商圈开业。


靠熟客口碑生存下来的发廊,亦都所剩无几,比如当年家喻户晓的「大班」。小型发廊无处逢生,多数因经营不善而被连锁店收购。


当中有部分因发廊被收购又不想在连锁店工作的发型师,会选择到工作制度相对自由的发廊工作。


除了连锁发廊遍地开花,近几年,东莞也萌生出很多以美发为主的工作室,但真正手艺到位的没几家。


在新河北路有一间低调的工作室「善本家」,由老板两兄弟为客人亲自操刀。




其实善本家在花园新村已有十几年的口碑,工作室形式之前的善本家是由老板志良先生幕后打理的一间发廊,志良先生只为少数熟客剪发。


年轻时,奔波全国各地,最后决定在东莞开发廊,休息几年后,一路秉持「匠人精神」的志良先生意识到自己仍然热爱剪发,于是开了这间工作室,亲自为每位客人服务。


对员工而言,善本家给助理杰仔的人生道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一对一待客的细致服务态度,他表示以后有足够的能力和技术,也会自己开一间这样的工作室。


志良先生为客人理发


志良先生坦言:「我觉得客人和发型师之间是一个共同成长的过程,大家需要不停地成长。发型师不成长会被客人丢下,客人不成长就会被发型师丢下。」



今时湾区经济好 

抓紧机会来莞做


随着粤港澳大湾区的日益发展,不少一线城市的品牌直营店选择进驻东莞,其中以「DOMO日式美学沙龙」为例。


之所以会选择东莞,秦经理表示,是因为之前有很多东莞客人特地前往广州做发型,而由于深圳比东莞发展早,深圳的美发市场正处于饱和状态。


除了带来日本的技术,从环境到服务,通过日式美学,让客人宾至如归,是DOMO的宗旨。




现场的一个客人表示,她是因为熟悉的发型师来了DOMO工作,所以才会选择在此做发型。


秦经理最后补充道:「以前流行『沙宣』,现在很多发廊为了迎合市场,由『沙宣』转型为『日系』风格,但是我希望客人能够真正感受到什么是日系发型的美。」




从莞城到东城,小至普通理发店,大到豪华型沙龙,我们不难发现,其实大家追求的不是美发店的环境,而是心仪的发型师。


一个人找到属于自己的发型师,是件好事。反过来,发型师需要花很多时间磨练双手,才会遇到喜欢自己的客人。


无论是只会剪「游泳装」和「波波头」的老派发型师,还是会剪各式流行发型的新派发型师,背后各自都有一群忠实拥趸。


假如发型师有日突然对顾客说:「从明天起,我就转行,从此不拿剪刀了」或者「我打算准备退休了,你们另找他人吧」,大家应该会感到失落和不舍。



如果把发型师和客人比作《深夜食堂》的角色:


发型师,就像老板。客人光临,轻快地问一句「您想要什么发型?」细听客人要求,再大致描述流程,好,开动。


客人,可能像「茶泡饭三姊妹」或是「深沉饮酒的神秘男子」。在美发店内一边静候一边听周围的聊天声和音乐声,或加入聊天,聊得火热……


花 帶 桔

沒有感情的機器人

品牌推广/活动策划

朱小姐 13790292173 

( 微信与电话同步 )

https://www.wxwenku.com/d/201163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