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广州民宿体验一张粤语概念大碟?

一时半刻2019-08-17 19:39:57

城市 • 人文 • 藝術


撰文|涼白開

摄影|


这是 一时半刻 第 801 篇文章


原本每间房打算只播放一首单曲的试听会,最后变成一场艺术展览。


当时Serrini和合作的音乐厂牌404notfound在物色场地,第一眼就被「壹舍艺术生活馆」惊艳。


砖木结构,雕花大梁,趟栊门,置身于古旧广式老建筑之中, 她们决定以艺术展览的方式去诠释新专辑。


试听会不只是试听,9位年轻艺术家,1人装置1个民宿房间,画面或装置配以沉浸式的音乐。楼下大厅不定时有讲座听,也有专辑和周边售卖。


现场究竟有几好玩?一时半刻带你进入这个形态多变,包容,亲近的夏日艺术联展,从另一角度感受《邪童谣》。



网友见面会


古旧墙体,修缮后的门窗,汾阳里巷子民宿散发出老广州建筑气息,壹舍民宿伫立着一张夏日艺术联展海报,一个个打扮各异的男女,踏步随至。



跟平时展览的套路完全不同,没想到一张专辑可以放在民宿,结合艺术展览这样去玩。


现场每间房由不同年轻艺术家布置,以不同角度和方式诠释《邪童谣》粤语概念大碟,同时,你会在真声导览和现场讲座中,充分感受上一则对Serrini访问(文章链接:不太独立也不主流,这个港女凭什么每场演出都爆满?提及到她的「话痨」本色。


夏日宫殿好乘凉,每个民宿房间播放着Serrini的真声导览讲解,观众人手拿着一支酒,翘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边叹冷气边听歌,来自广州的观众 @高热量 说,「除了可以打卡拍照,还可以听歌训教跳舞。


 自由插画作者 赖嘉闪的房间/微博图@赖嘉闪


特意由香港前来的Tommy,最喜欢Serrini还原宿舍感觉的房间,可以拿起Mv用的后冠对镜试戴自拍,又可以躺在床褥上,闭眼倾听新歌。「我中意她好有个性,美丽,身材丰满。我觉得《邪童谣》是好大胆的尝试,香港好少有这类型音乐。


 Serrini装置的房间/图


 Serrini 在自己房间里/图


穿着绿色连衣裙,花色披肩如蝴蝶造型,Serrini不定时闪现在民宿各个角落,与观众零距离互动,每一位到场的人自称「die蚊」,他们亲切称呼Serrini做「紫薯Mami」。


与其说是艺术展,他们更愿意称之为一场盛大的线下网友见面会。




金毛玲蜕变艳后


每个艺术家的房间都有强烈的个人特色。


譬如Maggie会把铁线包装的红色玫瑰放于洗手盆内,旁边铺满她用过的卸妆棉。「卸妆棉我存了一个月,都是卸嘴唇的,我摆晒起度,我知道有异味,但我觉得是一种真实,我的影像,我的人,我的作品,『真』好紧要,因为有真才有善和美。


导演Maggie Leung正在整理房间的红玫瑰/图


Maggie很喜欢唇膏,展览前一日她花1分钟用唇膏画镜,画断的唇膏再随意摆回台面展示,「我只是随心想表达一些真实当下。」


电视,粉红色凳,一顶金色假发。


Serrini的《油尖旺金毛玲》是Maggie拍的第一个MV。「当时我还在读大学,访问了Serrini,她知道我拍嘢,她在我的作品中看到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特质,然后她问我,要不要帮她拍mv,当时她仲未有一支官方的mv出现过。」


三年前从大学生渐渐入行,再慢慢成为一个导演,数数从《Don’t Text Him》专辑到《邪童谣》大碟,如今Maggie已经帮Serrini做了七支MV。


导演 Maggie Leung 接受采访/图


Maggie形容和Serrini的友谊就像一个奇怪的孩子找到另一个奇怪的孩子。不论创作或人生路上,二人刚好也是从一个伤春悲秋的金毛玲蜕变成一个心境强大的艳后。


在联展现场或Serrini讲座发言,可见Maggie陪伴左右的身影,她们有对方专用昵称,二人之间有默契笑点。Maggie说:「我觉得两个女仔可以在艺术、感情、生活上共同成长,实在是好难得的事。」


房间共展出6首MV,作为Mv导演,Maggie今次责任是展示做过的作品,做一个小总结。「影像好多人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所以今次我用了两部旧电视机,一部摆上面一部摆下面。」


「《Don’t Text Him》是一男一女由旺角行到尖沙咀的浪漫暧昧,《Becoming》是一个女人杀了自己爱不到的男人,虽然是两件事,但都是一个过程,一个女人不同阶段的心情,将两种影像摆埋一齐好得意。」



将自己摆落人地对鞋度


长大成人的你我走入独立空间,探讨被背叛、伤害到悲伤、愤怒、绝望、无力感。由魔笛手到小红帽,由灰姑娘到海妖,《邪童谣》就是由不同的民间传说,华丽承载各种暴烈情绪的专辑。


影像视觉艺术家Viiijasmine装置的房间/图


在制作专辑过程,Serrini结识了不少好友,召集一班臭味相投的人做艺术展,每个人可以透过艺术创作去表达自己的想法。观众可站在艺术家立场上,重新感受《邪童谣》。


涂鸦艺术家BOGY和SARS的房间/微博图


「Put yourself in the other person’s shoes即系将自己摆落人地对鞋度。你平时生活可能只是一条线思维,但是看艺术展可能会有四条线思维。


 沙尘百货 x Czech.Xie的房间/图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插画师Czech.xie,在2018年毕业展上认识了Serrini,两人见面后共同探讨出《邪童谣》专辑封面和插画设计,她房间的作品融合了古典与新艺术时期风格,内容包括神经故事,希腊神话,欧洲民间传说。


花艺师Orin制作的美人鱼尾巴/图


男装设计师Orin同时亦是一名花艺师,在Serrini的《青春荒废》一曲就出现过他的名字。每次Serrini有大型演出,必定有Orin帮她添花,今次艺术展也不例外。他的房间里,最抢眼就是花艺制成的巨型美人鱼尾巴,不断吸引观众打卡。


独立音乐人MAEL改造的钢琴/微博图@赖嘉闪


独立音乐人MAEL负责为《邪童谣》大碟一曲做mixing,在他的房间摆放了一台改造过的钢琴,观众可亲自为《静谧森林》伴奏。同一个房间,墙面挂着野生创作者一木的画作,画作又化身装置艺术,以黑色幽默表达作者内心的真实感受。


 野生创作家 一木的现场作品/图


一楼有个原本空置的房间,由主办联展的音乐厂牌404notfound设计,灯光随《日月无光》节奏变动,还原现场Live舞台。


 404notfound装置的灯光房


房间里的观众,更甚有民宿清洁阿姨都随之起舞。这就是厂牌负责人阿七想要的效果,「你来就赚了,因为未必下次再有人做这些奇怪的事。」



无聊歌唱家的黑色幽默


著名作词人周耀辉有次在电车上做访问,一把温柔电台声线细说Serrini正在行走于主流与独立音乐之间,「如果新一代音乐要杀出血路 , Serrini不是杀出血路,而是入咗自己的青山,冚头埋墙,好开心冚到有血个种。」


当时坐在隔壁的Serrini觉得这位前辈很明白她正在做什么。「我完全唔care有无新声音,我只是care有无我自己声音。」



若要将歌曲定为商业产品,有人曾告诉Serrini只要多写几首《Don’t Text Him》,就有更多年轻人喜欢。「我知你地中意咩,太商业化和重复,创作者对呢样嘢既诠释,未必咁好,可能第二首无左Sweet感觉,第三首更加奇怪。」


以前Serrini是「最怕一再想起,似天空清澈的你」,现在她是「得不到不要恨,卖掉折翼灵魂」的人。


不过她说现在再唱《Don’t Text Him》又会有新感觉,「我会好欣赏以前纯情,期待的感觉,但我希望同听众一起长大,唔想永远是好垃圾屎的靓妹。」


《无聊的歌唱家》主题讲座现场/图


艺术联展一连两日,Serrini准备了四场自强不息讲座,话题包括《无聊的歌唱家》《紫薯的妈妈》《秀发的秘密》《爱情的垃圾屎》皆充满个人特色。


第一场讲座现场,人群挤满一楼大厅过道,因应Serrini的讲话不时发出笑声。「当你自己做得够好,就有唔同人想稳你玩,包括商业关系,我会越来越识得一点癫人,好多好正的朋友,只要做好自己,就会吸引到好多唔同的人。


最后你会发现,这是一场传递正能量的讲座。



讲座之后,手持酒瓶的Maggie站在房间门口谈及好友,她说Serrini身体里有一种潜藏力量。「歌迷只是听她的歌,隔住一段距离都受到她的感染力,作为她身边的人,尤其是她好朋友,她鼓励我,给我自信,令我有更加好的作品衍生。」


她真是一个妖女,有很多感染人的力量。


▲听一首Serrini《邪童谣》里面的新歌吧▲

https://www.wxwenku.com/d/201163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