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男童患病,不忍心拖累爸妈:等我走了,就和奶奶埋在一起

乙图2019-07-12 05:47:06

请点击上方的蓝色乙图关注我们哟!


“爸爸,等我走了,就和奶奶埋在一起,这样奶奶就能天天和我在一起,我就不怕了。”当病床上5岁的赵庆旭说出这句话时,一旁的爸爸掩面哭泣,他不明白命运为什么对他如此残酷。自己自幼丧母,又怎么能再次失去孩子。图为病房里,妈妈在照顾旭旭。


“我三岁的时候我母亲就去世了,我都不记得她的样子。”已为人父的赵德全说,那是他第一次承受那种痛到窒息的感觉。他从未体验过一个全整的家,小时候看到别人喊妈妈,他就只能默默掉眼泪,母亲的事他从来没有提过也不敢问,“妈妈”两个简单的字眼成了他永远的心结,拥有一个完整家成了他最大的心愿。图为赵德全在一旁默默流泪。


赵德全来自山东临清市北马庄,2005年和邻村姑娘张艳红相遇相识,至今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11岁的女儿赵庆茹文静听话,5岁的儿子赵庆旭活泼可爱,还有一个年近7旬的老父亲。一家五口靠着一亩三分地生活,平时夫妻俩就在县城工厂打工挣点钱来补贴家用,一家人虽不富裕但也过得其乐融融。图为赵德全和妻子儿女合影。


然而就在2019年2月4日,大年三十,儿子旭旭高烧40度不退,他们辗转来到济南省立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孩子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M5)。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赵德全踉跄着蹲在墙边,一边的妻子抱着孩子以泪洗面。图为病床上的旭旭。


接下来是复杂而痛苦的治疗过程,花钱如流水一般。才5岁的旭旭几乎每天都要打针插管做化疗,幼小的他只能通过哭闹缓解痛苦。“上第一个化疗疗程时孩子不吃不喝而且还吐,总是昏睡、发热、鼻子出血,孩子身上起满了血点,医生给我们说孩子非常危险,接着就让我们签病危通知书。”图为妈妈和旭旭在一起。


从2019年2月确诊至今,赵庆旭已经做过四次化疗,做过10次骨髓穿刺, 8次骨穿腰翘和无数次抽血,每一次化疗伴随着的都是一次又一次的病危通知单。上完第二疗程化疗时,旭旭的骨穿刺检查结果显示癌细胞残留又增高了,赵德全匆忙带着孩子回到医院,医生通知需要做骨髓移植,前期还得上化疗把残留打干净才能进仓移植,这一套下来最少也需要60-80万。图为赵德全在打电话借钱。


巨额的医药费压的一家人喘不过气来,“爸爸,我们回家吧!”小小的旭旭似乎已经懂得了什么,看着爸爸妈妈为了省钱,一天一顿地吃着馒头,强壮的父亲一下子暴瘦了20多斤。赵德全听着儿子的话,心像针扎一样疼。图为赵德全。


一夜未眠的赵德全拿着路边的一张卖器官小广告,无奈地苦笑,“记得打电话的时候是晚上8点左右,我那会手都在抖。” 为了筹钱,赵德全多方打听到了这个电话,电话没打通。图为病房里,赵德全夫妻尽管很艰难,但在孩子面前总是表现很乐观的样子。


第二天赵德全去护士站的时候,那边回过来的电话被孩子妈妈接到了,等到赵德全回到病房的时候,孩子妈妈已经知道了一切,哭着打赵德全。图为夜晚,妈妈在一边守着儿子,赵德全在睡在地上。


“卖肾是犯法的呀!你这叫卖器官,国家不允许的,你想过后果吗?”孩子姑姑在电话里狠狠地哭着骂他,而赵德全已经泪流满面,大脑一片空白,他真的走投无路了,他来到了的母亲坟前,哭得像个孩子,记不清母亲的样子,但在他心中母亲是慈祥的。从来不迷信的他,跪在母亲坟前,哭喊着:“妈,保佑你的孙子,能够康复。”图为夫妻两个啃着馒头,合吃一盒盒饭。


旭旭爷爷因为想孙子,每天胡言乱语,旭旭姐姐想爸爸妈妈,每天都盼着弟弟回家。姐姐经常陪着爷爷去借钱,哪怕是一元,两元,老人嘴里不停说着感激的话,时不时用那双粗糙的手擦去泪水。为了移植,他们一家都在拼命地筹钱,但是面对那将近80万的费用他们真的走投无路了。图为爷爷在家准备卖掉房子,但房子太旧,没人问津。(宁舟浩 赵明国 王静 文/图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如果您愿意帮孩子,可将此二维码保存至手机相册,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识别,即可献出你的爱心,完成捐助。该项目由中华少年儿童善救助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中心发起,善款由发起方直接资助受助人进行治疗,并对治疗情况和资金流向进行公示。详细请关注捐款平台动态。监督电话:400-006-9958。


更多故事,请关注“乙图”微信公众号(yi_photos),欢迎提供线索:414667378@qq.com



https://www.wxwenku.com/d/201133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