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11日,我亲历消防职业化后的首次地震救援 | 鹅眼

腾讯图片2019-07-11 16:59:02

第228期
摄影&视频:程雪力
剪辑:杨俊辉
编辑:谷水

腾讯新闻出品

导语
 2018年10月,公安消防部队、武警森林部队退出现役,成建制划归应急管理部,组建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这次改制,目的是为了让消防队伍更加专业化、职业化,由过去一专向多能转变,具备多种灾害综合救援的能力。今年宜宾长宁6.0级地震发生后,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154名森林消防员第一时间赶到救援现场,长宁震区成为检验他们改制后的首个实战场。消防员程雪力用镜头记录下他和战友们,在地震发生前后的种种经历。

6月28日,四川宜宾长宁6.0级地震震后第11天,按照联指部署,结束救援任务的四川消防救援总队、四川森林消防总队、四川省矿山救护队等救援队伍陆续从灾区撤离。在长宁县双河镇葡萄村,最后60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即将离开,村民们自制六七十碗凉糕、敲锣打鼓为他们送行,村支书李守秀代表全村百姓向消防员鞠躬致谢,村民排队齐喊:“你们辛苦了,祝你们一路平安!”现场,不少人泪湿眼眶……

点击视频:看长宁震区村民自制60多碗凉糕泪别消防

长宁县双河镇,一根电线杆在地震后倾倒,这条街上大部分房屋不再适合居住。

这些年,四川人对地震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但长宁6.0级地震来时之凶猛,仍然让不少人心有余悸。此次地震震源深度16千米,造成13人死亡、200多人受伤、14万余人受灾,部分水电、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严重受损,四川又一次成为举国关注的焦点。

那是6月17日22时55分,按照作息时间表,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成都特种救援大队的消防员们已经结束一天的工作训练,进入了梦乡。我当时正在总队机关办公楼整理之前森林扑火的影像,突然,座椅剧烈摇晃起来,我条件反射地拿着相机冲下楼。

3分钟后,四川森林消防总队指挥中心启动地震灾害二级应急响应机制,应急救援准备工作忙而不乱地进行着,我们的特种救援大队车辆、装备、人员集结待命,随时准备出动。今年6月份四川的森林防火期刚刚结束,我的战友们连续忙碌了几个月,扑灭了42起森林大火,特种救援大队赴凉山扑救了7次火灾,累计25天,大家正准备休假或轮休。现在,战友们又迅速从森林灭火转为抗震救灾。

我的老家在云南建水,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我还是武警四川森林总队凉山支队一名刚入伍不久的新兵,当时也跟随救援部队赶到都江堰震区救灾。那时候由于条件所限,无论是救援装备还是救援方案都有些欠缺,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现在队伍已经比以前有了质的改变。

当晚23时59分,队伍整装完毕,我在朋友圈发了“地震出发”四个字,算是给亲朋好友报了个平安。在我的战友中,有不少四川人,他们有些家就在震中附近。25岁的驾驶员段维国家在震中长宁,听到电话那头的母亲说家人都跑出来了,他才松了口气;26岁的班长罗泽彬家在珙县,距离长宁20多公里,震后家里人的电话一直都没有拨通,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我们的队伍过去是以森林灭火为主要任务,此次前往震区的154名消防员,有不少之前从未到过震后的灾区。

自去年改制以来,在“全灾种”“大应急”“大救援”的要求下,队伍的任务也开始转变为应对一切灾害救援,其中就包括地震、山岳、水域等急难险重任务和特殊灾害救援任务。

我们特种救援大队,下设地震救援中队、山岳救援中队和水域救援中队。五月份,地震救援中队还前往北京凤凰岭国家地震救援训练基地进行了为期13天的培训。

培训返回后,中队分成6个小组进行专项训练和协同训练,此次长宁震后救援,则成为检验培训和训练的首个实战场。

成都距离震中长宁400多公里,当天凌晨,我们154个兄弟乘车赶到了长宁县城,抵达双河镇任务点后,24岁的无人机操控手于铭达(右)快速架设无人机对受灾村庄展开空中侦查,搜集双河镇实时受灾情况和房屋道路受损信息,及时将一线画面通过4G图传设备发送到位于北京、成都的指挥中心,为指挥中心掌握实时灾情提供依据。同时,现场还架设起视频连线设备,接受应急管理部、森林消防局、省应急管理厅调度。

地震救援不像扑灭山火,这次携带的装备也完全不一样:“打火”主要有风力灭火机、水枪、2号工具、组合工具、油锯、水泵等;此次救援,我们携带了救生衣、大锤、钢钎、液压扩张钳、气体探测仪、救生抛投器、千斤顶、切割刀、双向液压轮、毁锁器、电动液压钳等搜索、支撑、破拆和救援装备器材。

此次地震,虽然大部分房屋外观完好,但不少房屋室内出现严重的墙体开裂,安全性已经不适合再让人居住。我正在向房主万祥付老人询问受损情况时,墙上的钟表突然被余震震落,表盘碎裂但时针依然往前走着。

83岁的万祥付老人和老伴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就在本村,二儿子在上海打工,女儿嫁到了长宁县城。二老是被昨晚地震震醒后,才慌慌忙忙地跑了出来。老人说,自己的家在短短几秒钟内就没了。看到老人的那一刻,我想到了自己的外婆。

随后,战友们给大爷拿了些矿泉水、面包、雨布就赶着去下一个更严重的地方。

在自己的家乡,驾驶员段维国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有点不太能接受,前一天才结束轮休回单位,现在却以救灾的方式回家。他驾车路过自家门口时借着车光扫视了一眼房子没有倒塌,家人在门前的车里和衣而睡。那一刻,维国感到眼角酸酸,但脚下依然踩着油门,驾车径直奔向双河镇震中。

关键72小时,为将有限的人员尽可能多地投入到救援一线,段维国和其他驾驶员在完成野战车场及宿营地开设任务后,也马上参与到救援行动中去。

到达灾区后,段维国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跟随队伍已经在双河镇开始救援,同时也给父母讲了一些避险常识,并再三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没想到,父母亲人却从家里跑来看他,一家人在地震废墟中团聚,相顾无言,唯有清泪两行。

指挥部根据无人机侦查信息,让我们兵分两路展开救援,第一路是二中队前往双河镇和富兴乡救援,第二路是一、三中队在龙头镇方向展开救援。罗泽彬(后)跟随二中队来到双河镇金鸡村,帮助受灾百姓拆除危房、转移受灾群众及财产。

在金鸡村7组,村民吕学辉家的猪舍倒塌,30余头生猪被困在里面,妻子站在猪舍旁边不停的哭泣。罗泽彬和大家一起冲进倒塌的猪舍内,把30余头生猪转移到了安全区域,吕学辉一家人脸上的担忧才舒缓一些。

这次参与救援的不少消防员和当地青年一样大,有的是“00”后,罗泽彬也是第一次参加地震救灾,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乡。尽管此前在北京接受过地震救援相关的培训和演练,罗泽彬及其他第一次参加抗震救援的队员仍感觉到有些不适应。看着眼前流离失所的乡亲、遍布瓦砾的街道、开裂倒塌的房屋,加上接踵而至的余震,一时间,他竟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6月20日,深入珙县巡场镇天池村排查危房时,罗泽彬遇到了自己的姐姐,才得知家中受灾如此严重,房子墙体开裂、承重墙倒塌,已不能居住。匆匆帮姐姐家抢救出贵重物品后,姐弟俩互相叮嘱了几句,罗泽彬便跟随队伍前往下一个受灾群众家中。

能在这种危难时刻救助家乡的父老,那一刻,罗泽彬意识到自己所从事的消防工作是如此神圣。分别时,罗泽彬和姐姐、姐夫在铁路上合影。地震当晚,姐姐一家就在是铁路上避险。

一场地震,让老百姓辛辛苦苦经营的家,成了残垣断壁。我们会应受灾百姓的请求,把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东西从废墟里挖出来。

47岁的天池村村民陈洪超的房屋被震塌了,因家中就她一个人,两个孩子在外地,孩子们很多东西全被困在危房里,陈大姐在崩塌的门前无助地哭着,她希望或多或少拿出点孩子的东西,留点希望等着孩子回家。我的战友们二话没说就冲进了他们家的危房中,转移出了重要的物资到安全区域,陈大姐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后,战友们迅速离开这里,转战在长宁县双河镇荷叶村。

65岁的荷叶村村民罗友华家中的墙壁断裂,部分房间倒塌。他觉得其他东西拿不拿都无所谓了,但他和老伴的两口棺(寿)材希望消防员们能帮他抬出来,战友们二话没说,从危房中把二老的棺材搬到安全区域。

这些天来,段维国不仅是驾驶员,还连续和战友们奔波在一线,无比疲劳的他在服务区短短的休息时间就睡着了。6月21日,在完成第一阶段任务后,段维国和其他94名消防员奉命回撤,驾驶车辆再次路过家门口,由于担负任务紧急繁重,在灾区的时候,他没有回家看看,返回时,依然是过家门而未能入。

于铭达则跟随其余60名战友留在了灾区,继续担负抗震救援任务,现在的他应对余震的能力提升不少,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慌乱。6月22日22时29分,宜宾市珙县发生5.4级余震,加之灾区连日降雨,连接长宁和珙县的道路被泥石流阻断,于铭达和大家连夜忙碌,终于抢通了公路。

接下来的几天,战友们继续对受灾较重区域进村入户开展排危巡查和询问群众困难情况。此次长宁地震,四川森林消防总队特种救援大队是首批到达长宁震中的救援力量之一。

“6·17”地震发生后,我们共转移安置群众883人。救援队员深入震中周边乡镇及社区逐一进行安全检查和隐患排险,共计排查危房608间,处理危房7间,处理险情227余处,组织重点危险物资疏散和协助民政部门设置灾民安置点。

战友们在震区连夜搬运物资。几天来,大家基本是处于连轴转的状态,共搬运救灾物资4500余件,转移群众贵重财产12075件套,抢运粮食5吨。

6月26日,在长宁县双河镇葡萄村,我们消防队队医和心理骨干与小朋友们一起玩“木头人”游戏,及时为孩子们开展心理疏导,消除地震可能带来的心理阴影。这次地震中,7岁的唐诗琪(中)在地震中被吓哭了,好几天都不敢进家,余震时仍然胆颤心惊。

连续10多天忙碌后,灾区救援任务基本完成。同一个帐篷的老大哥徐海光终于放松下来,睡了一个安稳的午觉。但只睡了半小时,葡萄村的孩子们就把他叫醒一起玩耍。徐海光的孩子也是和灾区的小孩差不多一样大,地震前,他和孩子约好周末一起去游乐园玩耍,这次地震让他再次失约。帐篷里的另一个老大哥刘海莹突然接到自己孩子的视频“祝爸爸生日快乐”,才猛然意识到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雨夜过后,气温闷热,帐篷内外蚊虫乱飞,正在洗澡的战友背上能看到几个被叮的大包。

夜深人静时,消防队的医疗小组仍在双河镇葡萄村安置点为受灾群众进行医疗巡诊,接待急诊病患。

四川应急管理厅6月27日发布消息:从12时起,长宁6.0级地震二级应急响应终止。通过前期应急救援工作,此次地震事件的救援任务已经完成,受灾群众基本得到妥善安置,灾区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

转入灾后重建后,大家终于可以脱下记不清被汗水浸透过多少次的救援防护服了。今年21岁的张文吉是消防队的一名战地炊事员,队伍在哪里,他就把热食保障在那里。这些天,他比战斗员起的早睡得晚,为我们提供了有力的后勤保障,因为他的艰辛,让我们吃上热乎乎的饭菜。

抗震救灾进入第二阶段后,各支救援队伍陆续撤离灾区。在葡萄村有许多村民提前问我们是不是要走了,9岁的唐莉欣和10岁的张洪瑜来到我们的帐篷前,特意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帐篷玩耍。

唐莉欣就读于双河小学二年级,从小就喜欢跳舞,他向我们展示舞姿。她和唐诗琪是我在双河镇葡萄村最先认识的孩子,她们总会比着胜利的手势微笑面对我的镜头,她们的笑容让人很治愈。通过她俩,我认识了张洪瑜、唐彬华、唐茂铭、曾永炘、曾雨卒、吕琳……

看到这些小朋友的乐观,我一下子想起在汶川抗震救灾中遇到孩子们,当年的孩子们要求加入我们的队伍,长大想嫁给军人。如今汶川地震废墟中的惊险似乎淡忘了,也不知道最终他有没有加入救援队伍、她是否嫁给了军人,但那一刻的温情一直伴随我走过了11年,如今我们消防队也来了许多当年汶川灾区的消防员。

6月28日,最后的60名消防员完成抗震救灾任务准备撤离。双河镇葡萄村村民们敲锣打鼓前来送行,不少村民眼含热泪,还提来了自制的几十桶凉糕,请消防员带回去给家人品尝,但村民们的好意被我的战友们谢拒了。

“不带走可以,但你们一定要品尝一口才能走!” 村民们又快速把凉糕分开,一碗碗的摆在桌上给消防员品尝。57岁的葡萄村村支部书记李守秀含泪向消防员们鞠躬致谢,消防员列队向葡萄村村民敬礼。

车辆临启动时,一位大姐流着眼泪端着一碗凉糕非要递到我手里,那一瞬间,我的心情也一下子难以抑制。在长宁6.0级地震中,双河镇葡萄村的大部分村民并没有流眼泪,而在送别森林消防员的时候却泪湿眼眶。

村支书李守秀后来给我发来一条微信,“我有两个孩子,女儿和你同龄,大学毕业后,考进银行;儿子22岁,今年大学毕业刚通过一家公司的面试。在我身边很多人都说我的孩子乖,但比起你们是那么的遥远,我一定把你们故事讲给两个孩子听,让他们领悟人生的意义,向你们这些哥弟学习。希望下次见面的方式是你来长宁竹海、双河旅游,请记住,长宁双河有一位母亲期待你的到来!

从长宁回到驻地休整没几天,7月4日10时17分,四川宜宾市珙县又发生5.6级地震,我们队伍迅速进入待命状态……

腾讯图片联合中国人的一天

创建了微信小程序

在小程序中可以参与话题互动

参与者可有机会获得专属礼品

文章已于修改
https://www.wxwenku.com/d/201118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