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余晖•小田原相州初探 -康春与正广

北京户山流居合道正心塾道场2019-05-15 14:55:27

笔者绍介:

张 林(日置 林藏)。40岁,河北省出身。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会员。刀剑林藏主宰。长期从事日本美术刀剑研究和交流工作。

末世余晖·小田原相州初探

-康春与正广

诸贤,经历了一个月的沉静。“刀剑林藏”的公众号又与大家见面了。本期的文章内容,是以“末相州”为中心展开的。当然,以刀剑林藏的惯例,都是以笔者过手的藏品为实例加以说明。另外,提前披露今年年中的“重器”,在这篇“末相州”之后,笔者将以“最新”的刀剑林藏藏品:南北朝时代的“相传备前”名刀,“长船义景”作为中心,向大家介绍“相传备前”。这是一口大业物、薙刀直し、超大“帽子”的名器。也是日刀保的“特别保存刀剑”。敬请大家期待。

在夏初,刀剑林藏,将在北京鼓楼南锣的“青瓯园”,为大家献上“波澜跌宕·相州传”的小展览。参展的刀剑将包括:南北朝时代的特别保存刀剑两口《石州贞纲》《长船义景》、室町时代末期的特别保存刀剑两口《康春》《正广·初代纲广》、江户时代的相州传本传、保存刀剑一口《小田原打·金刚经·五代纲广》、另外还会展出和相州传有密切关系的、水口家传来《二代近江守法城寺正弘》、新刀大鉴所载,宽文六年以前的早期《虎辙》一口等。

言归正传,咋们开始聊聊“小田原相州”。

 


末相州·小田原相州

 

提起相州传,这可能是除了备前以外,在武家社会时代,最受人尊捧的日本刀“流派”了吧。笔者前些时,看了一篇网文,文中归纳了“国宝”级的日本刀,据说有百多口,不知道这个总结和归纳是否全面和确实,姑且听之吧,这里面,备前占了47口,而第二位就是相州,约17口。而同为“五大传”的美浓,一口没有。。。。。。。新刀新新刀,更是不可能登上“国宝”的舞台。

相州传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魅力”,如果展开了说,笔者想来,确实太庞大了,一本书,可能都说不明白。咱们今天就说说相州传的“末期”,以小田原地区作为中心的,“末世余晖”,小田原相州。

我们现在使用的主流鉴定法,是由本阿弥家总结出来的所谓的“五传”鉴定法,这个鉴定法影响力有多大呢?大家熟知的“日本美术刀剑保存协会”的诸位审查员,使用的就是“五传”鉴定法,而与其相对的,就是“日本刀保存会”使用的“旧毛利藩”的鉴定法。“五传”鉴定法真的很“绝对厉害”吗?答案是“否定”的,本阿弥家,现在在刀剑“业者”也就是从业人员的圈内,除了五代光温折纸受人重视以外,其他折纸等,只是一个象征的意义吧。

为什么要说这个?因为笔者下面要引用“本阿弥家”的一句话,当然,这句话可能是他本人的总结,也可能是“本阿弥家鉴定口诀”里的,不得而知。顺道说一句,日本刀的鉴定,有很多“口诀”,这些口诀,我们在现在的刀剑书里面,基本看不到了。因为是绝对的“秘传”。精确到那种程度,比如:“先张、先返、深,萨摩物、芋蔓见(xian,四声)金筋。

”如果对萨摩物有了解的读者,肯定一下就惊叹出来了,呵!芋蔓状的金筋,这就是萨摩物的鉴定的“急所”啊,看到芋蔓状的金筋,那基本萨摩物就跑不了了!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书里面介绍的所谓“急所”,都是从“口诀道歌”里面摘抄出来的。

说了这么多,那么本阿弥家的一句话是啥呢?其实特简单:室町时代,是备前再兴。哎?这句话,和相州传没关系啊?这说的是“备前”啊。那么,这里就比较考察读者对“日本刀历史发展时间线”的认识和横向思考的能力了。

首先,这个“再”字用的好,大家知道,备前的“全盛期”在镰仓时代,而那个时代之后的南北朝,本阿弥家用了一个“勃兴”来形容当时风头正劲的“相州传”。其次,在南北朝之后的室町时代,这里的这个“再”字,就提示了,这里是备前传,经过南北朝出现的,受到相州传影响出现的“相传备前”以后,“再次”回到备前本来面貌和风格的意思。也是备前再度兴起的意思,而这时,五传中的“山城”“大和”早以没落。而“美浓”也将在之后的“桃山时代”兴起。所以,室町时代除了“再兴”的“应永备前”“末备前”以外,在上一个时代大行其道的“相州”该是什么样子呢?该用什么词汇去概括和形容呢。那就是“末”字!有人可能会质疑,备前有“末备前”了,你相州也用“末”,有啥特色。恭喜您!您真问到点子上了,后人为了突出“末相州”的特点和特色,将它命名为“小田原相州”。那何为“小田原相州”?我们将在“刀剑历史”和“政治历史”两方面加以论述。


刀剑历史上的小田原相州

 

时间

当主(统领)

刀剑时期

镰仓刀工

小田原刀工

周边刀工

1432-1519

伊势长氏

(北条早云)

 

 

 

 

 

 

 

 

 

 

 

 

 

 

 

 

 

正广(正宗门下广光弟子)

岛田义助(二代)

岛田义助(二代)

1487-1541

北条氏纲

纲广

纲广

泰春

 


1515-1575

北条氏康

纲广(二代)

康春(泰春)

康重

宗重

三代义助

助宗

1538-1590

北条氏政

纲广(二代)

纲广(二代)


四代义助

助宗

广助

1562-1591

北条氏直


小田原,也就是现在的小田原市,是神奈川县的一个主要城市之一,它近邻“古都”镰仓。在北条氏统治小田原地区以后,由于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特别是北条氏长期夹在“今川氏”“武田氏”“上杉氏”的中间,战争不断。由此而来的,作为“武器”出现的“刀剑”当然受到了空前的重视。

(美丽的小田原城)

上边已经说过了,“小田原”是夹在“今川氏”的旁边,今川氏有个非常有名的“抱工”也就是专门服务于今川家族的刀工,这个刀工叫什么呢?他叫“岛田义助”!稍微有点日本历史素养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今川氏”、“岛田义助”,哎!!这人跟今川义元是啥关系??您联想的没错!!这个岛田义助,就是今川义元的“抱工”,准确的说,义助,从今川义元的爷爷开始,就是今川家的“抱工”了。所以,他能用“义”这个字。而今川氏和北条氏是什么关系呢?伊势长氏(北条早云)乃是今川家的“客将”,恰恰是这样,岛田义助,接受了北条氏的邀请,到小田原的“北条家”“驻锤”也就是传授弟子、驻留作刀。不可思议吧?这就是日本的战国时代。岛田义助的第一个弟子,也是他的撑门大弟子是谁?他的撑门大弟子,铭“泰春”。哎?“泰春”“康春”。。。。。。。北条氏康???有什么联系?请往下看。

岛田义助在北条家传授驻锤一段时间以后,就返回了今川家。

而作为他的撑门大弟子,“泰春”实际就成了“小田原”相州的实际“开祖”,也就是祖师爷。由“泰春”开始,小田原相州算是真正的形成了。而到了北条氏康的时代,“泰春”因为是小田原相州刀工的“总帅”,而被赐了一个“康”字。所以改叫“康春”。这里存在一个争议。即:泰春康春同人说和异人说。同人说,泰春即康春。而异人说,则认为康春分为两代,初代康春是“泰春”后改名“安春”,后又经历了二代,不管是同人异人,都是有绝对的联系的。

(名刀溯源---笔者在小田原城)

更有意思的是:岛田义助,作为今川的“抱工”,居然没有一口为今川氏作的“所持名”的作品。相反,岛田义助的弟子“助宗”为“武田氏”制作了大量的“所持名”作品。其中,就包括武田信玄爱用的、被后代争相模仿的“恐怖造おそらく”后来为片桐且元(丰臣秀赖的师傅)所有。。原因何在?前文提到了初代“岛田义助”得“今川义忠”的“义”字,但是,初代义助的作品,并无存世。而从义助二代开始,以“岛田”为根据地,义助开始在各地大名间行走驻锤。作为东海道有力的大名(实际上关东地区都是北条氏的领地),被北条氏邀请作刀变得理所当然了。当时的“大名”为了得到品质优良的武器,跨域领地,“招抱”刀工的实例也是有的,比如,武田信虎,“招抱”了美浓的“兼明”,并且把自己名字中的“虎”字,给了兼明,从此改铭“虎明”。虽然武田家的“信浓”和“美浓”接壤,但是,古刀期,刀工的人身自由受控于地方大名和豪族,信虎能“招抱”兼明,足以说明武田家的能力。

从作品的风格上看,义助的作风,总体地纹以“板目肌流交柾目肌”“白映”(美浓特点)、“尖刃”(美浓特点)、“箱乱掛互之目”(伊势村正特点)、“皆烧”(相州特点)、也有一些“小沸掛沙流”(武州下原特点)的作品。从这些特点来看的话,岛田一门,是和美浓关、相模、甚至是伊势村正、东海道的武州下原等皆有联系。

岛田在地里关系上,以骏河今川家为中心,开枝散叶,相模的北条氏、甲斐的武田氏、乃至于东海道的有力大名,都有作刀的痕迹。这也反映了,战国乱世、对优良刀剑的需要。

上面用了不少笔墨来叙述和“小田原相州”密切相关的人和事。

下面,笔者根据上述的事实和现有的研究资料。

列出一下三点小田原相州的特点:

其一:小田原的刀工开始于伊势长氏,也就是北条早云“入府”以后。

其二:小田原锻冶系统,也就是小田原“相州”系统,以从“骏河”来的岛田义助系开始,加上原来“镰仓相州”系统的“正广(纲广)”系统,组成了“小田原相州”。而岛田系,是先一步来到“小田原”的。

其三:北条家灭亡以后,小田原相州刀工群体解体。(根据资料所载)

那么,这样看来的话,也就说明了,笔者为什么会在庞大的小田原系统里,选择“正广”和“康春”这两口。

“正广”,就是组成小田原相州的“镰仓相州”、而“康春”则是师承于“岛田义助”系统而成为“小田原相州”的“开祖”。

小田原相州传的特色

众所周知,在镰仓时代,并没有后世(新刀期)出现的“市贩和铁(非玉钢)”,作刀的材料,都是从铁砂采集开始。

2017年,神奈川县立高校的科学研究会,复原了在江户时代中期就已经断绝的,镰仓的たたら锻炼。他们从镰仓海岸开始采集铁砂(浜砂)加以锻炼,得短刀一口,后奉纳于靖国神社。这里值得一提的是,镰仓本地的浜砂加上其他地区出产的山铁砂,构成了相州传“软硬组合锻炼”的特色。那么,这里的所谓“山铁砂”是哪里来的呢?就是因为开山通路,而从所开之山,或是从其开山所通之处来,也未可知。

从上述的这条新闻来看,镰仓地区古来已经具有了优质的“材料”,这是毋庸置疑的。话外题,前些年,日本的电视番组报道了,源义经在大山阿夫利神社奉纳的太刀的复原工程。这个工程是使用了“日刀保的玉刚”采用“现代锻炼法(多半是水心子流)”制作的太刀。和传说中的源义经供奉的“黑漆涂太刀”相似,但是是“幅广”的现代刀。这里要说的就是,日本刀的根源是“铁的锻炼和铁材料本身”,如果最基本的材料已经消失或是炼制技术消失的话,是无从谈起复原的,另外,刀工的伎俩方面,现在在世的刀工所使用的技术,基本上是以水心子正秀所传的系统为蓝本,而古刀期百花齐放异彩纷呈的“技术”已经消失了。这也是水心子为什么要提出“复古刀”的一个原因!

(笔者和女儿在大山阿夫利神社)

记得很多年前在国内的一个论坛里,有人感叹“请国内的藏友们,不要再在昭和刀上下功夫了,把眼界再放宽些”。过了这些许年,笔者斗胆再感叹一次“请大家不要再在新刀新新刀上下功夫了,把眼界再放宽些,追溯日本刀的“本真时代”,去探求“古刀”的幽玄之美吧”。

说了这么多,那小田原相州的特色是什么呢?

其一:实战本位的“利器”。

前篇已经用大量的篇幅阐述了小田原相州的诞生历史,显而易见,他是和战争杀戮分不开的。在那样的年代,很难想象,刀剑会出现后世“京坂”系统那样以“美”作为重要参考环节的东西。而“用”却从另外一个角度阐述了小田原相州的“野性美”。这里,笔者以“康春”的姿型作为说明。请大家参看。这是康春和后世出现的,新刀“雕同作粟田口一杆子忠纲”的对比图。

特别保存刀剑·粟田口一杆子忠纲雕同作

特别保存刀剑·相州住康春作

单从姿型上看,不难看出,图右侧的康春,如果以新刀期“京坂”系统美术观去看的话,确实是乏善可陈。姿型粗鲁,带有一股浓浓的“田舍”风味。但是,如果从日本刀发展历史时段上看,这恰恰反映了“世风”,也就是当时时代的风貌。质朴、古拙、张力十足、落地有声。那么忠纲,则反应了太平盛世下,富裕的人们对于别样的“美”的追求。

接着,我们再回溯历史,以南北朝时期的短刀,长谷部国重(押切长谷部同工)和小田原相州刀工,正广作姿型的比较。请大家观察,相州传“当期”和“末期”的区别。注:这口长谷部是铃木义雄(日本的实业家,味之素二代社长,铃木忠治的第四子)先生所旧藏的超名品。笔者有幸一见并拍下照片资料,三生有幸!

特别重要刀剑·长谷部国重

特别保存刀剑·五代正广

从这样对比图上一目了然的观察出了,末相州,也就是室町时代相州在姿型上,明显带有室町时代刀剑的共同特征也就是“先返”气味。而相州传“当期”的作品,尽管有磨上和区送,依然可以看出明显的区别。在姿型上,一下就能判别出时代的特征,这也是日本刀鉴赏和收藏的一个重要的“急所要害”。

这里再重复一点,日本刀的价值或是欣赏的价值吧,大概分为这么几点,第一:姿型、第二、地刃(地铁、肌、刃纹的出来程度)、第三:铭(铭的时代、铭的状态、铭的意义)、第四:传来(刀本身的历史和持有者的历史、例如,这个刀工哪个时期的作品?是否是那个时期的典型作风、如果是早期作品,出来程度如何?成熟期作品,是否是特殊铭、特殊风格、特殊材料?末期作品,是否是父子、兄弟、师弟(师徒)合作作品?代铭作品?出来程度?)等等。举个例子说吧:大庆直胤,直胤的计量远超过他的老师水心子,他自己擅长相州,但是,他做的写助广就是特殊作风,价值自然与一般作品不同。这种看起来“玩票”的作品,往往能反映出一个刀工的真正“伎俩”,就是他对上代刀工作品的充分认识和体味。也就是咱们所谓的“模古”,又例如靖国刀工中的八锹靖武,他最一般的“工坊作品”就是他在锻炼所做的铭“靖武”的作品,而他真正的“入念”作品,是他私下在自宅,以私人铭“武德”所做的作品,笔者有幸见过一口“武德”铭,两尺八寸的“豪刀”。与一般靖国刀两尺一寸两尺两寸相比,可谓是庞然大物。地刃锻炼完全不同,是模写备前一文字的作品。可惜当时没来及留资料。相信以后还有机会吧。

说完了姿型,我们再来看看地刃。

我们还是以时代为分界进行对比研究,第一个研究对象是康春,和他对比的是南北朝的名物、正宗十哲之一、大名鼎鼎的和州包氏,志津三郎兼氏。

请大家参看图片。

这组图片是比较“帽子”的部分。帽子,是一口刀的颜面,也是最容易辨识这口刀出来程度的部位。很多人上手就陷入刀身中程去观察地刃,这是不太好的习惯。

作为相州传“当期”的作品,右边的志津三郎兼氏,“荒沸”一览无遗,请大家注意观察刃缘到匂口这段粗大的“旭状”的沸,相州传“当期”那种,毫无顾忌的挥洒之气跃然而出。而末期作品的经历了相州的衰落,刀工的迁徙,技术的缺失等等,面貌有所改变,风格变得沉稳,而以“大地肌”配合“大模样刃纹”这样的规则没有什么改变。沸的感觉也缓和了很多。左边康春那深深的,很长的“烧返”是比较典型的“末物”特征,一些更长的被称作“泷落”,多见于末三原、末宇多、平高田这些作品之中。接下来我们看刀身的“中程”。

中程这一部分,请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到“刃纹”上面来。左边相州“当期”的志津三郎兼氏在“沙流”的部分,表现的非常淋漓尽致,由于光线的限制,笔者没有拍出来“飞烧”和“两重刃”的部分。而右边康春在“刃纹”的表现上,更多的是“稳”。请大家要特别观察匂口部分连续的“地沸”,以及匂口上面,呈现的一条黑色“光影带”,如果延伸说下去的话,这就是“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呈现出来的完全不同的效果。但就这一部分来说的话,这种感觉已经逐渐开始向“新刀”过渡了。特别是相州这样的“豪放激荡派”在刃纹的处理、地刃的处理上越来越“安静”“理智”。当然,与“当期”的作风相比,缺失少了很多“张力”和“澎湃的激情”。

最后,笔者做了一个有趣的对比,就是将两口刀的“肌荒”部分加以对比。目的是分析南北朝和室町时代相州传在“铁”的锻炼和“认识”上的差别,更或是对于“铁”本身处理、材料上的异同。

图左是之津三郎兼氏,图右是康春。怎么样?各位读者朋友能看出什么区别。对,左侧铁“黑”右侧铁“白”,左侧“铁”有软粘的感觉、右侧“铁”有“刚硬”的感觉。正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要选“肌荒”的部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呢?因为时代的变迁,单从视觉上说的话,越是古刀前期的作品,不管地铁的状态健康还是疲惫,都给人以“幽玄”的感觉,这也是后来月山贞一的一部纪录片名字叫《黑铁之美》的原因,前些日子去看日刀保的“左一门”的展览,橱窗里进门放的那口“大左”,真是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灯光挺强,但是九州铁那种“幽玄”的感觉却被衬托了出来,那种“古韵”完全碾压新刀最好的作品。如果从材料本身去分析的话,笔者想来,时代的推移,导致了“铁”逐步走向了“精纯”,正如开篇所说,末相州的“浜砂”加“山砂”出来的作品和上一代的纯山砂或是浜砂呈现的效果肯定不同,而随着近世,市贩铁的出现和普及,供刀工个人去表现“铁”的提炼和精锻的机会越来越少,从而造成了新刀、新新刀地铁状态均一化,“面瘫地铁”比比即是的原因。

最后,请大家欣赏一组康春和正广的细节图。

 

余谈

洋洋洒洒写了7千字,就此打住,有点强迫,本来想把笔者经手的刀剑,按照从镰仓时代开始到现代刀结束,单就地铁做一个比较大图。细想想,还是埋个伏笔,咋们单开一个文章就谈“地铁的变迁”。

这两口刀剑,机缘巧合,传承有序又恰恰能契末相州的发展史。很有研究的价值。还是那句话,刀剑的鉴赏和收藏,本身是一个很“学术”的范畴。之余国内,方兴未艾。这么说,肯定有反驳的声音,我们也有很多藏家收藏了重要啊、特保啊、最上大业物啊、人间国宝啊、正宗赏啊、又天皇御赐之类。

其实呢,泼一盆冷水。刀剑的收藏和研究,根这些没有什么绝对的关系。这篇文章笔者参考了横田孝雄先生的著作《小田原的刀剑》,这本书里所载的,没有什么超名刀,但是,每一口刀的美术价值加上史料价值都非常好,承上启下。正如笔者全年买入的石州贞纲和大蛇波平,在很多人眼中,他们远不如康继、虎彻、水心子等有名,但是,站在不同的观察角度、不同的认知程度上,刀剑的价值或是他本身所承载的“美”,跟他的所谓“名”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举个例子吧,织田信长爱用的“光忠”,只有一口,也就是说,世上只一口。但真的光忠的价值在哪里?请大家自己思忖。就此搁笔。



----------------------------------

令和元年5月9日更新·版权归刀剑林藏所有

https://www.wxwenku.com/d/20051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