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宏观盛旭】如何理解年初以来宏观数据的两种背离

郭磊宏观茶座2019-05-15 07:29:19

广发证券资深宏观分析师 盛旭

shengxu@gf.com.cn

报告摘要

年初以来宏观经济有两个特征现象:一是制造业与建筑业景气背离(建筑业产业链景气度高,制造业产业链景气度低);二是顺差整体偏高(内需相对稳定情况下进口却偏低)。本篇报告中,我们尝试从三个逻辑入手对这两个现象做出框架性解释。一季度的中国经济,在某种意义上是这三个逻辑影响下的组合。

第一,建筑业表现的背后是基建、地产产业链仍具显著的逆周期特征,基建同步于财政政策,地产同步于货币环境。建筑业的景气度与经济景气度背离的情况曾见于2009年、2012年、2014年。

第二,制造业的走弱源于出口的趋势性回落。2018Q2以来,由于提前出口与抢订单等原因,出口下行拐点晚于预期;Q4开始回落,至2019年H1又叠加海外经济放缓的因素,过去个季度出口增速分别为11.7%、3.9%、1.4%。外需仍是源头驱动之一,它带来现实中的制造业需求放缓和制造业投资预期回落。

第三,顺差偏高源于供给端环境的边际变化。2016年以来供给侧改革政策使国内供需处于紧平衡状态。这不仅使PPI始终处于相对高位,同时由于产出缺口的存在,也对进口形成支撑。但今年以来,多种重点工业品的生产放量使得这种供需紧平衡状况出现边际变化,产出缺口的缩窄使得国内需求对进口工业品的消化能力有所减弱。

正文

初以来宏观经济有两个特征现象:一是制造业与建筑业景气背离;二是顺差整体偏高。在本篇报告中,我们尝试对此做出解释。今年以来宏观经济有两个现象值得关注。一是从季度GDP和月度PMI数据看,制造业与建筑业景气度明显背离,建筑业强制造业弱;二是出口增速虽整体下滑,但3月贸易顺差在同期数据中创出历史新高;1-4月累计顺差增速为26%。在本篇报告中,我们尝试从三个逻辑入手对这两个现象做出框架性解释。一季度的中国经济,在某种意义上是这三个逻辑影响下的组合。




第一建筑业表现的背后是基建、地产产业链仍具显著的逆周期特征,基建同步于财政政策,地产同步于货币环境。我们可以根据工业产品的投入产出去向观察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对工业需求的拉动作用,由测算结果来看,固定资产投资(主要指建筑业即房地产与基建投资)、最终消费与出口部分占比大致为9.5%、9.9%与10.3%(2015年数据)。建筑业的景气度与经济景气度背离的情况并不少见,特别是在经济下滑特征比较明显的2009年、12年、14年,以及18-19年即目前阶段。逻辑上讲,建筑业偏强的景气度一则意味着经济下行压力下的政策对冲,即财政政策和基建投资更加积极;二则意味着经济下行压力之下货币环境的改善,房地产施工在经验上与货币环境正相关。





第二,制造业的走弱源于出口的趋势性回落,外需仍是制造业需求的源头驱动之一。 从年初以来的数据看,建筑业对经济周期的熨平作用是比较显著的(见专题《2019,经济韧性从何而来》),但这并没有带来制造业景气度的趋势性改善。年初以来的制造业PMI和制造业投资仍在下行趋势中。我们理解制造业景气下滑的主因在于出口的趋势性回落,外需仍是制造业需求的源头驱动之一,出口交货值相对于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已不容低估。2018Q2以来,由于提前出口与抢订单等原因,出口下行拐点晚于预期;至2019年H1又叠加海外经济放缓的因素。2018年Q3-2019年Q1出口增速分别为11.7%、3.9%、1.4%,这进一步带来现实中的制造业需求放缓和制造业投资预期回落。

第三,顺差偏高源于供给端环境的边际变化2019年以来经济的另一特征是顺差偏高。考虑到顺差通常意味着外部需求相对强于内部需求,那么年初以来顺差数据偏高就更加难以理解。回顾2014-15年,内需较外需更偏弱曾导致我国出现“衰退式顺差”;但2019年初以来相对稳定的内需数据似乎并不支持这一逻辑。

我们理解这里面包含的一个新增因素是国内供给端环境的边际变化。2016年以来供给侧改革政策使国内供需处于紧平衡状态。这不仅使PPI始终处于相对高位,同时由于产出缺口的存在,也对进口形成支撑。作为国内供需关系的晴雨表,PPI与进口这两个指标在历史上呈现出高度相关性。但今年以来,多种重点工业品的生产放量使得这种供需紧平衡状况出现边际变化,内需大致稳定,工业品供给却边际增长。高频数据亦显示出工业原料价格走势趋弱,产出缺口的缩窄可能使得国内需求对进口工业品的消化能力有所减弱。从Q1的进口数据和PPI数据中,我们能部分观察到这一特征。











核心假设风险:

投资下行压力超预期;出口下行风险超预期



郭磊篇

【广发宏观郭磊】出口特征与宏观面逻辑

【广发宏观郭磊】为什么不同行业对景气度感受不同

【广发宏观郭磊】一季度会是工业企业盈利增速的底部吗?

【广发宏观郭磊】本轮牛市的五大宏观背景及其演变趋势

【广发宏观郭磊】政治局会议的六个关键点

【广发宏观郭磊】一季度经济:寻找数据中的关键线索

【广发宏观郭磊、周君芝】从金融条件修复转向实体需求修复

【广发宏观郭磊】出口基本符合预期,后续数据料短期分化

【广发宏观郭磊】通胀中枢抬升与定价逻辑的逐步转化

【广发宏观郭磊】再次提示工业价格可能的超预期

【广发宏观郭磊】三因素框架下的企业利润

【广发宏观郭磊、盛旭】PPI走势的逻辑及资产定价意义

【广发宏观郭磊】经济放缓继续,基建启动痕迹初显

【广发宏观郭磊、周君芝】社融全年目标大致确定,无非是节奏问题

【广发宏观郭磊】年初以来价格走势整体偏强

【广发宏观郭磊】出口有压力,但仍在正常趋势下

【广发宏观郭磊】经济周期阶段与股票市场

【广发宏观郭磊】政府工作报告的四个关注点

【广发宏观郭磊】“经济退、政策进”的大逻辑继续

【广发宏观郭磊】宏观面的四个特征及资本市场映射

【广发宏观郭磊】强化逆周期、强调传导机制

【广发宏观郭磊】价格、变数及政策

【广发宏观郭磊】出口在下行周期中的韧性略超预期

【广发宏观郭磊】年初PMI的几个特征

【广发宏观郭磊】原油和螺纹钢价格是观测企业利润的经验指标

【广发宏观郭磊】谈谈2018年和中期,以及年末和短期

【广发宏观郭磊】出口、就业与逆周期政策

【广发宏观郭磊】原油和黑色系带动PPI下行

【广发宏观郭磊】2019年上半年将是逆周期政策密集期

【广发宏观郭磊】关于PMI:一些历史比较

七个宏观问题:新浪财经年终策划宏观访谈郭磊篇

【广发宏观郭磊】如何看企业利润的变化

【广发宏观郭磊】定调稳增长

【广发宏观郭磊】既定路径,既定趋势

【广发宏观郭磊】峰回,路转——2019年宏观经济展望

【广发宏观郭磊】企业盈利下行符合预期

【广发宏观郭磊】为什么我对未来10年的中国经济不悲观?


张静静篇

【广发宏观张静静】美国经济究竟处于什么周期阶段?

【广发宏观张静静】强美元反映了什么?

【广发宏观张静静】油价本身或难引发年内全球高通胀

【广发宏观张静静】怎么看欧洲经济:衰退还是企稳?——海外经济专题

【广发宏观张静静】就业数据确认美经济或处放缓初期——3月美国就业数据点评

【广发宏观张静静】为何全球紧盯美债收益率曲线?

【广发宏观张静静】美紧缩周期即将结束,有何影响?

【广发宏观张静静】美经济将令新兴市场进入“舒适区”—— 美国2018年四季度经济数据点评

【广发宏观张静静】美联储为何急于年内结束缩表?——海外经济专题

【广发宏观张静静】欧洲央行会重启宽松政策吗?

【广发宏观张静静】从就业数据透视美国经济——美国经济专题

【广发宏观张静静】评估FED货币政策节奏的两个指标

【广发宏观张静静】如何理解黄金、原油跷跷板走势

【广发宏观张静静】全球或已进入主动去库存共振阶段

【广发宏观张静静】“流动性”收紧已成海外核心变量——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点评

【广发宏观张静静】从前两轮大牛市看黄金未来前景——2019年度资产展望

【广发宏观张静静】经济下行,货币转向,美债看好——2019年度海外宏观经济展望


周君芝篇

【广发宏观周君芝】财政“小口袋”知多少

【广发宏观周君芝】开年财政呈现“加力提效”特征

【广发宏观周君芝】一个关于社融数据估测的技术细节

【广发宏观周君芝】当前M1和M2增速缺口的尝试性解释

【广发宏观周君芝】信用收缩状况边际好转

【广发宏观周君芝】TMLF预示政策空间开启

【广发宏观周君芝】偏弱的融资需求和积极的政策对冲

【广发宏观周君芝】由破向立,蜿蜒改善——2019年货币金融条件展望

【广发宏观周君芝】新一轮政策继续修复二元信用环境

【广发宏观周君芝】社融数据如何理解

【广发宏观周君芝】中国居民杠杆:短期约束和长期方向

【广发宏观周君芝】中国居民部门杠杆如何评估


贺骁束篇

【广发宏观贺骁束】我们应如何观测投资数据企稳的先导过程

【广发宏观贺骁束】下半年经济边际企稳的先导线索

【广发宏观贺骁束】中枢平淡,错位继续——2019年通胀展望

【广发宏观贺骁束】对本轮地产小周期的理解与推演

【广发宏观贺骁束】消费:周期性趋势与结构分化

【广发宏观贺骁束】贷款需求指数企稳的宏观意义

【广发宏观贺骁束】库存周期的宏微观视角

【广发宏观贺骁束】静水潜流——2018年中期通胀分析与展望

【广发宏观贺骁束】跨境资本流动:相关影响以及主要决定因素

【广发宏观贺骁束】跨境资本流动:基于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视角

【广发宏观贺骁束】贸易摩擦、大豆与通胀传递

【广发宏观贺骁束】从茅台价格与CPI相关性看核心CPI

【广发宏观贺骁束】通胀:油价冲击对通胀影响几何

【广发宏观贺骁束】制造业投资:技改驱动下的新阶段


盛旭篇

【广发宏观盛旭】2019,经济韧性从何而来

【广发宏观盛旭】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说了什么

【广发宏观郭磊、盛旭】PPI走势的逻辑及资产定价意义

【广发宏观盛旭】宏观时滞:这一轮周期的同与不同

【广发宏观盛旭】2019,宏观面更像哪一年

【广发宏观盛旭】建筑业带动GDP?

【广发宏观盛旭】什么是农村“三块地”改革?

【广发宏观盛旭】密云不雨,叶落知秋——2019年中观产业链展望

【广发宏观盛旭】由行业集中度变化看通胀传导的逻辑

【广发宏观盛旭】如何理解去杠杆背景下的工业杠杆率回升

【广发宏观盛旭】由微观行业透视民间投资

【广发宏观盛旭】如何看M1的指示意义

【广发宏观盛旭】统计制度调整如何影响固定资产投资?

【广发宏观盛旭】就业指标如何看?

【广发宏观郭磊、盛旭】如何看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上调?

【广发宏观盛旭】从量价规律看目前经济位置

【广发宏观盛旭】社零是否能够完全代表消费?

【广发宏观盛旭】韧性与分化——2018年中中微观梳理与展望

【广发宏观盛旭】如何理解微观工业品景气度——基于固定投资投入产出的分析

【广发宏观盛旭】猪周期失效了么?

【广发宏观郭磊、盛旭】GDP口径的净出口与贸易顺逆差的差异是什么

【广发宏观郭磊、盛旭】PMI是一个领先指标么

【广发宏观盛旭】中国制造业的价值链特征:一个分析框架


邹文杰篇

【广发宏观邹文杰】利率交易逻辑:从Q1到Q3

【广发宏观邹文杰】理财收益率视角下的大类资产切换规律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如何理解当前的货币政策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利率市场需警惕风险偏好与流动性的叠加风险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顺势而为,因势而动——2019年债券市场展望

【广发宏观邹文杰、周君芝】政策底夯实中低评级信用债的“风险重估红利”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收益率曲线结构中的Alpha:货基产品结构与利差压缩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收益率曲线结构中的Alpha机会

【广发宏观邹文杰】通胀的宏观分解

【广发宏观邹文杰】从库存周期、上下游利润分配到交易逻辑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从“基本稳定”到“合理稳定”,流动性如何影响长端利率定价?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管中窥豹,从票据融资看微观信用市场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货币基金收益下行与资金流的迁徙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从"基本流动"到“合理稳定”流动性如何影响长端利率定价

【广发宏观邹文杰】从库存特征到利率复盘——2018年年中债券市场分析与展望

【广发宏观邹文杰】扩大MLF担保品范围的政策意义

【广发宏观邹文杰】利率传导视角下的同业存单定价框架

【广发宏观邹文杰】信用市场政策微调的意义与影响

【广发宏观邹文杰】从存款与货币基金的再平衡到债市的交易结构

【广发宏观固收邹文杰】双支柱调控下的“四因子”利率分析框架


花朵吴篇

【广发宏观】财政支出节奏前移加大经济企稳概率

【广发宏观】开年财政呈现“加力提效”特征

【广发宏观】收入承压,支出修复——2019年财政分析与展望

【广发宏观】什么是“竞争中性”?

【广发宏观】地方专项债的偿债担保看什么?

【广发宏观】什么是专项债?

【广发宏观】严霜已过——2018 年年中财政政策分析与展望

【广发宏观】年内基建投资边际改善的财政条件


法律声明:

本微信号推送内容仅供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发证券”)客户参考,其他的任何读者在订阅本微信号前,请自行评估接收相关推送内容的适当性,广发证券不会因订阅本微信号的行为或者收到、阅读本微信号推送内容而视相关人员为客户。

完整的投资观点应以广发证券研究所发布的完整报告为准。完整报告所载资料的来源及观点的出处皆被广发证券认为可靠,但广发证券不对其准确性或完整性做出任何保证,报告内容亦仅供参考。

在任何情况下,本微信号所推送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并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除非法律法规有明确规定,在任何情况下广发证券不对因使用本微信号的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读者不应以本微信号推送内容取代其独立判断或仅根据本微信号推送内容做出决策。

本微信号推送内容仅反映广发证券研究人员于发出完整报告当日的判断,可随时更改且不予通告。

本微信号及其推送内容的版权归广发证券所有,广发证券对本微信号及其推送内容保留一切法律权利。未经广发证券事先书面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翻版、复制、刊登、转载和引用,否则由此造成的一切不良后果及法律责任由私自翻版、复制、刊登、转载和引用者承担。



https://www.wxwenku.com/d/20051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