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诗意

瞬息之间2019-04-14 03:34:23

我喜欢读读唐诗,近年来读了好几本鉴赏唐诗的集子。这次春节放假期间,又把《六神磊磊读唐诗》的文集完整看了一遍。其实,在今天这个「快」时代,读唐诗反而是一种「慢」阅读,属于完全非功利的兴趣阅读,就如六神书中序言所说: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有任何一种人文学问是什么 “非学不可” 的。吓唬谁呢?只不过是错过它们的遗憾程度不同而已。


特别认同,错过唐诗,会感觉人生都要少了几许诗意吧。而回顾人生的不同阶段,我感觉也会喜欢不同风格的诗,体会到不同诗意。


青(少)年


青(少)年时期读的唐诗,基本都是在中学语文课本上了。这时期,大概率我们会喜欢读两种类型的诗:一种谈爱情;一种说理想。


爱情,是我们成长过程中,最早撞上的而且也是最具诗意的意象,所以写爱情的诗往往让人感觉很美,也最多感慨。而至于是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还是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哪句更好?对每个人而言,都会在这样不同的诗句中感受到共鸣。所谓,爱情似水流云,“忆” 为沧海,“云” 即惘然,这就是唐诗为爱情提供的意象。


理想,青年少壮,直上云天,不坠青云之志。所以,这也是这时期最易感到触动的主题。李白,是唐代最著名的理想主义者,所以他的诗也最容易激发我们的豪情,有如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又如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而另一位与李白齐名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他的诗已被打上了 “沉郁顿挫” 的标签,但人老杜也曾年轻过啊,年轻时也写过豪情满满的诗,比如这首大家都学过的《望岳》: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是杜甫传世作品中最年轻的一首,那年他 24 岁,去长安参加高考,落榜了,就到处旅游散散心,走到东岳泰山脚下,望着高山,梦想有朝一日在仕途上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虽然,杜甫当时高考受挫,但志气不堕。


青(少)年时期,要么困于爱情,要么困于理想。这时期,我们容易喜欢上李白的豪放与浪漫,偏好于义山的抽象与神秘(注:李商隐,字义山),可能很难喜欢杜甫的诗,毕竟杜甫流传下来的诗,大部分是中年以后完成的。


年轻时,读不明白杜甫的诗意,走到中年后,才了然原来他一直埋伏在中年等我。


中(壮)年


这个时期的诗,是杜甫的主场。


老杜传世近 1500 首诗,大约有 98% 的作品都是他 35 岁以后写成的。人到中年,碰到几多现实的挫折,杜甫渐渐明白了 “荡胸无层云,绝顶会难凌”。人生大体如此,走到中年,才慢慢感受到个体的豪情与力量,在现实面前如此渺小。


杜甫写了太多现实主义作品,1400 多首诗啊,我想选一首最能贴近现代人感受的,大概是下面这首: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儿女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一个简单的生活日常,一次老友的久别重聚:  


你说,人这一生,有些朋友别后就很难再见,就如天上的星座(参星和商星)天隔地远。  

今天是个什么好日子啊,能让我们再次秉烛夜谈。  

再见时,我们都不年轻了,转瞬间你我都有了白发。  

再叙旧日老友,竟有一半已经去世,不由得失声惊呼,感到心如火烧般的疼。  

没想到二十年了,我还能再次坐上你家的厅堂。  

当年一别,你还没有结婚,如今儿女都成行了。  

这些孩子们都很有礼貌,笑着迎接父亲的老友,亲切的问我从哪里来?  

还没结束,你就打断了我和孩子们的问答,催促他们快去把酒菜摆上来。  

你们冒着夜雨剪来了新鲜的春韭,端上了刚煮好的掺了黄粱的米饭(真香啊)。  

你说见一面着实不容易,开怀畅饮,一连干了十几杯。  

连喝十几杯也不醉,让我感怀,这就是故人之情啊。  

今夜一聚,明日又将再别,世事难料,命运几何,不禁让我茫然。


杜甫写这首诗,时年 47 岁,他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描写着中年的现实与生活,等着我们风尘仆仆的进入他的年龄,懂得了人世冷暖,天地无情。


你可能不是被这样的诗打动的,而是被震动的;也很难说喜欢这样的诗,但这就是用人生和现实写出来的诗,谁也逃避不了。


它就在那里等你。


老(暮)年


我还刚入中年,不及言老,不知道将来会有怎样的诗意,但我不希望是杜甫式的。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杜甫年轻时(24岁)在山脚下写了《望岳》,老来临终前三年(56岁)登高望远,写下了上面这篇号称唐 “七律之冠” 的旷代之作——《登高》。


老来病重,潦倒,连酒都喝不得了;落叶萧萧,流水滚滚,时间无多了。杜甫的老年,诗意过于悲凉,不忍卒读。


我更希望是另一种王维式的诗意,王维晚年隐居于山林(终南山),其实是自己的别墅,号称:终南别业。离长安都城 40 多公里,有点像青城山到成都市区的距离。他的别墅也像青城山一样,似个景区,内有二十景,王维还为每一景写过一首诗。


每天就在自己的别墅景区内,四处逛逛,溯流而上,戏水看云: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林间到处走走,吹吹山风,晚上对月弹琴: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


留下一颗宁静和安逸的心:


世事浮云何足问,不如高卧且加餐。


...


不同的人生阶段会有不同的感受、体验和追求,最后都会投射为一份为你服务的意义,但尘埃落定后,一切又化为一份诗意。


原来,我们都是 “诗人”,但只有少数人能把这份诗意写出来;感谢唐朝的诗人们,把这份诗意写出来,并流传千年。



此刻瞬间


唐朝这些诗人们他们一生的追求、抱负,我们都不再关心,倒是他们在追求的路上留下的这份诗意,让人不胜唏嘘。有时有种感觉,活出一份诗意也许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




春节已过,冬去春将来,不如再来温习一下程序员的 “春天”。



写点文字,画点画儿,分享成长的

瞬息之间


https://www.wxwenku.com/d/20008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