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容若:原来我等的人,就是你啊

有书2016-12-07 09:44:46


文 | 九烟 · | 雪梦

有书日签:一本爱意满满的书  



人之灵魂似水,从天而降,蒸而升天,凝而坠地,轮回永生。

——歌德


他十八岁考中举人,二十二岁成为进士,却依旧热爱写诗作词,字里行间流露的惆怅令人心颤;他出身豪门,文武兼修,名师围绕,却拥有着柔情似水的胸怀,给人无以言表的触动;他上过战场,诚交挚友,却钟情于一首诗笺,握笔写下剪不断的情愫。


非慧男子不能善愁,唯古诗人乃可云怨。


仿佛看到一张清俊惆怅的男子脸庞,在凄清月光下闪动着多情的眉眼,暗自神伤。可我偏偏爱上了这一双不是为我而感伤的眸子,让我执着地想要探求其中的缘由。


,你在我翻阅的泛黄的历史中复活,我在现代明媚的阳光下愿意牵起你的手,听你诉说你的故事。




1.我是人间惆怅客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细思量。

被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浣溪沙》纳兰容若

 

当惆怅里的思念带着墨香呈然纸上,才发现,爱妻的去世,让存在于他脑海中的关于过去的回忆,毫不留情的击碎人心。


回忆的发条上满了,一切仿佛可以在回忆中重新开始:


卢氏当年入府,他将红盖头掀起来的那一瞬间,看到她低头时的脸红一笑,在那天的月光下,任何惊愕、盼望等诸多动作神情都显得夸张,唯有她低头的姿势刚刚好,真的,刚刚好。


在所有的未知中,他们开始了婚姻生活。


原来,你也爱读书,爱写词;

原来,你也爱背诵古诗典籍;

原来,你也喜欢在写字作画时点燃檀香,宁心静气。

原来,你也爱吃甜的;

原来,你也爱在樱花满地的时候饮酒颂诗;

原来,你也是……


原来我等的人,就是你呀。


身外事为心外事,眼中人是意中人,幸福的极致只怕也就是这样了


卢氏温婉柔和的语调,清亮迷人的眸子,小轩窗正梳妆的姣好容颜,与他相与陪伴着读书写字,评品古今,两心相悦,情意缱绻的那些时光……一幕幕、一遍遍、一回回的反复上演了。


难道这昔日的恩爱已经不在了吗?


难道我无法再触摸你温润的手指和心跳了吗?


难道我如今孤零零的只能怀念了吗?


他一次一次的这样问自己,从寂静的月夜,到繁花盛开的春日,到大雪纷飞的冬夜;从宽敞明亮的院子,到他们共同抚琴的后庭,到他们缠绵恩爱的卧室,一日、一月、一年地问自己。


原来,爱意可以浓厚到痛彻心扉。


他任由泪水再次流下,不愿拂去。他在这时被迫悟得了“当时只道是寻常”的致命。往事的那些甚至是最细碎的事情,都可以牵动此刻这个破碎之人所有的思绪,加倍了心痛的力度。


这场景令我想起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苏东坡,当他在这样的思念中,苦痛的寂寞中,每每忆起与妻子相敬如宾,安静祥和的日子,悲伤的泪水淌在沧桑的脸上,风紧了,也可吹痛人心。但,品读之余,总感觉缺少些什么。在回过头来看容若的《浣溪沙》,才发现,妻子与爱人的差别。


苏东坡在思念妻子,也是在思念当时那种相敬如宾,平静安逸的生活,而非爱人。


而容若思念的是那种与子执手同乐的回忆,它们在脑海中如此清晰的翻涌着的,最后凝成的是神圣的爱情。


在那个封建禁锢的时代,这份爱情就这样义无反顾的耀眼绚烂在容若与爱人的心间,来的那么突然,那么美,可“烟花不堪剪”,转瞬即逝罢了。


天下古今,痴情男儿也不过如此了。




2.让我们灵魂相认


纳兰容若的惆怅一直持续到了生命的终结。但在未来的几年里,沈婉的出现如萧瑟秋日里一片超脱世俗的红叶,点亮了他尘封三年的喜欢,可是,终究,那布满了惆怅的爱,已随“一萧冷雨葬名花”,永远失去了。


不是因为不喜欢,他对沈婉的喜爱日月可表,但那不是爱,不是爱情。不是爱不起,只是可以放下那个人的位置,消失了。


还好,还有知心之交的友人——顾贞观,给他的生活略添温暖。


当容若看到这句“片石冷于冰”时,被深深折服。更没想到他们竟有机会相识、相知,面对面谈论彼此钟爱的词,在交流中完全进入了浑然忘我的境界。


原来,世间有一种情,也可以让人沉醉,在心灵相认的瞬间,友情来的如此浓烈。按捺不住激动与兴奋,容若填一首《金缕曲·赠梁汾》,在被信客策马传送给顾贞观的时候,不经意间,从词中溢出的欣喜洒满人间。


可为何,惆怅依然如影随形呢?


“萧萧几夜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思念随风雨侵袭人心时,让人越发苦痛。是好事者的闲言碎语阻了你来访的脚步吗?


于是,容若另外在别处修建一所茅屋,又专门填了一首诗,催促信客的脚步,“三年此别离,做客滞何方?……聚首羡麋鹿,伪君构草堂。”


容若站在茅屋前,期盼的目光仿佛可以穿越万水千山的阻隔,热切的像个孩子,单纯的令人心疼。




3.尘土梦,蕉中鹿

  

阶前双夜合,枝叶敷华荣。

疏密共晴雨,卷舒因晦明。

影随筠箔乱,香杂水沉生。

对此能消忿,旋移近小楹。

             ————《夜合花》纳兰容若


“五月二十二日,又是渌水亭,容若为梁佩兰设宴,席间还有顾贞观,姜宸英一众好友。”


那些粉红色的夜合花,映着容若一脸的幸福。或许,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所以,那首《夜合花》竟有几丝欢愉,是他作品中少有的一抹亮色。然而,第二天,容若病倒了。


这不是第一次了。在家时,他大概都是在“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中度日的。


但,这是最后一次了,七日的煎熬,无论如何苦痛,但有那些惆怅,幽景,有那些知心,爱恋,有那些繁忙,世事,还有那些在心海飘荡的感悟,源源不断的带着墨香,流传于世间。


终于,所有的时间顺势一去不复返了,我终于悟到了你的超脱,才发现,原来,一切都可以那样真挚。我会帮你告诉所有人,纵使悲伤缭绕,情谊难却,但你是幸福的。


“尘土梦,蕉中鹿”,到底是世间存在在容若的梦中,还是容若误入了世间的梦中呢?




时间仿佛静默在了那个五月,又是五月。


或许,将要离开的纳兰容若会最后一次回忆爱妻,纪念好友,挂一抹微笑在嘴角。


那一夜,合欢花无声的落了一地。


后台回复关键字“投票”,评选有书年度“人气主播、领读达人、人气班长、书单四宗最”


作者:九烟迷失在幻想里,努力写作的自度者。

主播:雪梦,世界五百强央企HR,大鱼文学电台主播,原淘漉文化电台主播,博客网博客之星。用声音温暖你的耳朵,用文字温暖你的心灵。喜马拉雅FM:雪梦的悦读时光。


回复关键字领读包,查看往期30本共读书目合辑。点击菜单立即报名,进入有书共读社群,组队对抗惰性,每周读一本书。




每月共读一本英文原著,12月共读《饥饿游戏》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立即加入【有书英语共读】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