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各省文化和旅游厅“三定方案”说说旅游信息化职能

旅游圈2019-03-19 19:03:45

旅游圈 | 关注旅游行业的那些人和事

原创投稿 爆料 寻求报道 请登录 www.dotour.cn


作者|  闫向军

点击原文链接阅读旅游圈专栏更多文章


近期,各地文化和旅游部门的《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也就是“三定方案”陆续公布,三定方案通俗点说就是说明文化和旅游部门都干什么事情,有哪些内设机构,内设机构的分工职责是什么,部门有多少人员编制和领导职数等。可以说,列入机构职责的就是今后文化和旅游部门的重点工作和重要工作;也可以说,研究内设机构的职能描述,就能了解重点工作的指导思想、工作思路和策略,进一步明确和理清政府机构在文化和旅游行业中的作用和影响,借以分析文化和旅游产业未来发展的特点、动向等。



与原有的旅游发展委员会职能设置相比,一个重要的特点是:旅游信息化职能得到明确和加强,部分省份甚至涉及了多个内设机构的职能,这在原有旅游部门机构改革职能调整中是罕见的。


尽管出现了新的名词,比如智慧旅游、数字旅游和甚至看着有点别扭的“智慧文旅”,但这里还是沿用多数机构方案里使用的“旅游信息化”。


下面列举文化和旅游部和部分省机构职能中涉及旅游信息化的部分,捋一捋其中的一些事。


“科技教育司:拟订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文化和旅游部)”


“科技教育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文物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拟订文化和旅游信息化发展规划,推动文化和旅游产业智慧化。组织协调全省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组织开展文化、旅游、文物科研以及成果推广工作。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负责文化和旅游创新奖励工作。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院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山东省)”


“科技教育处:推动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的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行业培训工作。负责对社会艺术水平考级工作备案管理。(四川省)”


“科技教育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院校建设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负责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管理工作。(陕西省)”


“科技教育处:拟订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各技术提升。拟订文化和旅游行业教育培训规划并组织实施。指导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江西省)”


“科技教育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全省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河北省)”


“科技教育处:拟订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宁夏)”


“科技教育处:拟订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艺术科研规划和政策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推进信息资源共建共享和开发利用。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监督管理全区社会艺术水平考级工作。(内蒙古)”


“科技教育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推进文化旅游大数据建设和智慧旅游发展;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院校建设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江苏省)”


“政策法规与科教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政策措施,组织起草有关地方性法规、省政府规章草案。协调重要政策调研工作,承办重要文稿的撰写工作。承担文化和旅游领域体制机制改革工作。开展法律法规宣传教育。承担机关行政复议和行政应诉工作。组织拟订文化和旅游发展规划、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项目申报及成果推广。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高等学校共建和行业职业教育工作。监督管理文化行业艺术考级工作。(湖北省)”


“科技信息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规划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协调全省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组织开展全省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负责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与科技企业孵化培育。负责全省文化和旅游网络宣传工作。指导全省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甘肃省)”


“科技与教育处:拟订全省文化和旅游科技创新发展专项规划和艺术科研专项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科研工作及成果推广。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数字化工作,牵头标准化工作。指导文化和旅游装备技术提升。指导文化和旅游系统院校省部共建和文化艺术、旅游职业教育工作。承担艺术、旅游考级监督管理工作,牵头承担艺术、旅游岗位培训和继续教育工作。负责全省文化相关门类和旅游统计及经济运行监测、分析工作。(浙江省)”


 “智慧旅游处(科技教育处):拟订智慧旅游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负责云南旅游大数据、综合服务平台、综合管理平台建设。指导智慧旅游产业园区建设。协调、推进旅游景区、旅游城市(城镇)、旅游公共服务设施智慧化建设。拟订旅游、文化科技创新发展和艺术科研规划并组织实施。组织协调旅游和文化行业信息化工作。组织开展旅游、文化的科研成果推广和交流合作。(云南省)”


“办公室:负责机关日常运转工作。组织协调机关和所属单位业务工作,督促重大事项的落实。组织协调重大会议、重大活动,承担政务公开、机要保密、信访、维稳、目标绩效等工作。指导推动信息化建设。承担文化和旅游社会组织管理相关工作。承担机关党委日常工作,负责机关和所属单位党群工作。(贵州省)”


“办公室:负责局党委日常工作和机关政务工作。负责文电、会务、机要、信息、保密、档案等机关日常运转工作。负责组织拟订局年度工作总结及计划。负责信息化建设、政务公开、建议提案、信访、联络接待、机关财务、年鉴和史志编纂等工作。负责机关重要事项的组织和督查工作.综合协调直属单位业务工作。(天津市)”


大多数省份参照文化和旅游部的方案,把旅游信息化职能放在“科技教育处”,并且使用了相对一致的提法:“组织协调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


湖北省则将相关职能合并为一个处室为“政策法规与科教处”,旅游信息化描述内容则和多数省份一样。


甘肃省除了“组织协调全省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职能描述以外,处室有关职能还有“负责全省文化和旅游网络宣传工作”,把旅游网络营销宣传职能放了进来,同时把教育职能调整出去,处室名称叫“科技信息处”。这样职能设置有点旅游信息中心的味道,把宣传业务和信息化职能进行组合,这在全国省级机构里好像是独一份。


山东省强调“拟订文化和旅游信息化发展规划,推动文化和旅游产业智慧化。组织协调全省文化和旅游行业信息化、标准化工作。”,从产业发展角度和规划角度关注重视旅游信息化工作。


与其他省份不同,浙江省描述为“组织开展文化和旅游数字化工作”,值得注意的是处室职能中还有“负责全省文化相关门类和旅游统计及经济运行监测、分析工作”,在公布三定方案的省级机构中是个例,背后可能有把信息化工作和大数据应用结合的考虑。


贵州省和天津市把信息化职能调整到“办公室”,职能分别为“指导推动信息化建设”和“负责信息化建设”。“办公室”作为机构的行政中枢,行政事务多且时效性强,虽然可以便捷调动行政资源,可除了电子政务以外,能否干好信息化这个“活”,还有待观察。


云南省给“科技教育处”加了一个名:智慧旅游处,“科技教育处”反而成了“别名”和“小名”,在各省三定方案中可谓独树一帜。更重要的是在职能中增加了旅游信息化的具体业务职能:“拟订智慧旅游发展规划并组织实施。负责云南旅游大数据、综合服务平台、综合管理平台建设。指导智慧旅游产业园区建设。协调、推进旅游景区、旅游城市(城镇)、旅游公共服务设施智慧化建设。”尤其是云南旅游大数据、综合服务平台、综合管理平台建设,这三个硬家伙使云南省的“智慧旅游处”职能很是“加重”和“厚实”,感觉有点重了。


从本世纪初各地政府旅游部门设立属于事业单位的旅游信息中心开始,旅游部门越来越多地承担起信息化相关职能,期间科技进步以及信息技术发展、网络时代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对旅游产业造成极大的影响,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也深深地影响到旅游部门的管理思想、管理方式以及观念。在近二十年发展过程中,各地旅游部门信息中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关键作用。与其他内设机构工作不同的是,围绕旅游信息化职能发挥的几乎所有工作都是探索性、开创性的。相对于事业单位的性质,一方面客观上提供了创新探索的空间,从工作实务中探索总结经验规律;另一方面,也限制了旅游信息化工作中政府职能作用的发挥。


国内省级旅游部门的信息化工作前二十年走的是信息中心技术支撑+处室业务实现的路子,后期随着网络时代到来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信息中心还发挥了现有机构“公共服务处”中旅游信息公共服务职能,以及“市场推广处”中网络营销宣传职能。如今在大原则下各省机构改革“自选动作”的差异,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各省对旅游信息化职能以及发展水平和发展路径的思考和理解。


分析现有各省的三定方案,对于机构中旅游信息化职能工作路径,可以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将旅游信息化职能单纯化行政化,纳入“大科技”范畴,按照行政层级“上行下效”,这是多数省份采取的路径。


二是“科技教育处”总体规划和支撑,各相关处室将业务流程与信息化结合应用,走信息化深层融合的路子。比如山东在“公共服务处”职能中明确:“指导推动全省文化和旅游公共服务大数据建设、公共数字文化和古籍保护工作。”,把旅游信息化工作中的大数据建设放在相应处室。


三是集中旅游信息化相关职能,并且把关联业务应用也纳入其中,重点突破,云南省最为典型,浙江省和甘肃省也带有这种路径的色彩。


由于未来内设机构职能配置和实际工作相互作用,信息化技术进步和业务发展模式调整,还有机构中人的主观因素的发挥影响,现在很难界定以上三种路径的优劣,更不便也不好立马下结论。


以山东省为例,各处室有许多重要工作和信息化密切相关甚至是重要依赖。比如“办公室”的舆情管理工作涉及到信息化中电子政务和网络舆情监测系统;“财务处”的监测全省文化和旅游经济运行和旅游统计工作涉及到旅游大数据建设;“公共服务处”的旅游公共服务涉及到旅游咨询中心信息化建设和公共信息平台建设以及文化领域的公共数字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处”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网络宣传和传播工作;“市场推广处”的旅游网络宣传营销工作;“资源开发处”的旅游资源普查涉及到旅游资源数据库建设;“市场管理处”的信用体系建设必须通过信息化手段实现,监管旅游市场服务质量的重点是线上旅游市场监管;“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的文物数字化保护工作;“对外交流与合作处”的海外旅游推广工作中的网络宣传营销、营销内容数据库建设、海外客户管理系统等。


另外,贵州省的业务处室职能中也有较为明显的信息化色彩,比如“文物处”的“推进文物和博物馆信息化、标准化建设”;“公共服务处”的“利用大数据开展文化旅游公共服务相关工作”等,尤其是单独设立“运行监测处”,其职能是“承担文化旅游经济运行的监测调度、考核及绩效评价,协调解决经济运行中的有关问题。承担假日旅游市场调度工作,对旅游数据进行监督管理。承担全省文化和旅游统计和分析工作”,而这些职能工作肯定离不开数据平台系统的支撑。


而未来各省机构中旅游信息中心可能有三个方向:一是成为信息内容中心,生产维护目的地信息内容;二是成为网络营销中心,构建网络社交媒体矩阵,宣传营销文化和旅游;三是成为电子政务技术维护中心,支持维护电子政务运转。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和科技教育处、办公室、市场推广处或者其他处室以及业务外包公司分工协作,以实际信息业务应用为主,发挥以上各种的组合职能。


二十年前,几乎所有的政府旅游机构都有一个小部门——“打字室”,使用四通打字机或者台式电脑进行文字处理和公文打印工作。那个时候机关工作人员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信息技术和具体业务应用哪怕简单的公文处理是分离的,这种分离甚至影响到工作方式和思维方式。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习惯了自己使用计算机进行公文处理工作;上网收发电子邮件和收集信息;熟练应用各类专业业务系统进行日常工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习惯了使用手机来处理部分公务,好像进入移动互联网比当时刚开始使用台式计算机顺利的多,无论工作还是日常生活看见二维码习以为常,同时很麻利的下载“学习强国”手机应用,每天坚持学习。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再也不会把这些具体业务工作连同所谓技术交给一个“技术”部门,就像当年把公文草稿交给打字室一样,这就是思维方式的变化。


我们推动时代发展,时代也裹挟我们进步,包括这次机构调整改革。 


大潮涌动,风起青萍。


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知和现实判断:


信息化、移动网络、人工智能、大数据等与文化和旅游产业深度融合,也和政府机构业务深度融合。


这个时代有了这样的要求,文化和旅游产业发展有了这样的要求,机构改革职能配置有了这样的要求。


比如,要求我们了解和理解啥是大数据,而不是说说名词,像当年我们了解计算机;


比如,要求我们了解职能中“综合服务平台”和OTA的关系,而不能仅仅像游客一样只会“用”;


是要求机构内的每个人,而不仅仅是“科技教育处”。


这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业务问题,是思维方式问题。


应该有“本领恐慌”意识,没有“恐慌”,哪来的“本领”?!咱又不是“半仙”。


最后,说两个案例,不评论。


其一。山东台开办了《问政山东》,第二期节目一个细节是:春节前夕,山东省交通部门推行了一款便民服务手机APP,叫“山东E出行”,这个软件可以提供汽车票查询、汽车票网上订票、汽车票预订、汽车时刻表以及汽车票报价等服务,原本应该在春运期间为大家提供方便,可是广大旅客用起来却感觉很糟心,16地市的客流量也大大减少。问政现场,主持人现场问部门负责人有没有安装该软件,对此两位负责人表示都没安装。


其二。一位旅游投资者写了篇文章《一个旅游投资失败者的痛心感悟》,说的是旅游项目建设,也有点信息化建设的意思。文中说到:“一般我们做项目,一是听领导的,二是听专家的,三是听自己的。这都不行,要听老百姓的。老百姓是谁,是消费者,是市场。领导、专家,我们自己,往往都自以为是,以自己的需求、感觉代替老百姓的需求与感受。这样做项目,搞宣传可以,做市场不行。”、“科技的快速发展,市场变化的提速,人们需求的迅速提高,这就要求我们不断的创新,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市场的变化。但我们一定要切记,我们的步伐,必须是扎实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连走都不会,就想着跑,甚至想飞的创新,更不是花里胡哨的花架子。现在很多人都在讲创新,我看多半都像女人换衣服、弄头型、擦脸皮、抹口红式的创新。这种没内涵的创新,并不能让女人变得特别可爱。”


随着机构调整和职能调整,旅游信息化工作进入了新的时期。这是一个融合的时代,文化和旅游融合,旅游信息化和文化信息化融合,旅游信息化和文化旅游产业融合。


如此,这个时代因融合而变化,日新月异。


闫向军,山东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市场处处长,旅游圈特邀评论员、专栏作者。研究方向:目的地数字系统建设、信息传播、网络营销、移动互联网应用、旅游电子商务等旅游目的地系统营销。微信:cn12301,山东省旅游局微信:sdta12301

https://www.wxwenku.com/d/110021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