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真播猝死:直播大战落幕

媒体训练营2019-03-17 17:32:44

烧钱不止,头部绞杀,错过短视频,熊猫直播出局,剩下双雄争霸。江湖还在,国民老公却成了传说。

媒体训练营3月11日报道

文|左远良



3月8日下午,熊猫直播微博发布了一条信息:“主站流浪计划第一阶段开启,工程师请逐渐断开与母星连接,注意,请务必保持已连接的服务正常。”并搭配“熊猫说再见”的图片。


这意味着,官方正式宣布了熊猫直播将关闭服务器,证实了此前有关熊猫直播倒闭的传言。


目前,在苹果App Store上已经无法搜索到熊猫直播App,但仍可搜到熊猫直播主播版App。有相关爆料称,熊猫直播将于3月18号关闭服务器,公司统一给予遣散员工月工资一半作为补偿。对此,熊猫直播官方一直未作出回应。


这是一家“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泛娱乐直播平台,由曾多次上榜中国首富的王健林之子,有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一手创办。3个月前还因直播IG获胜的英雄联盟决赛备受关注,如今却突然宣告关停,一时令诸多人感到不解。


消息公布后,一时间,熊猫直播全面失控,有主播争相去总部解约的,网站上有各种末日狂欢的,露点直播、抖奶舞、在线二维码乞讨,介绍斗鱼新房号等平时禁止的行为全出现了。也有媒体为其有洗地鸣冤的,还有网友叫嚣着该死的,可谓无奇不有。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2017年之后,直播行业从高光走向下坡路,除了部分头部融资冲击IPO外,大部分都融资锐减。直播是个烧钱的行业,在资本寒冬下,熊猫直播断粮已久,自身亏损达7亿美元,资金匮乏成为其倒下的致命因素,与虎牙、斗鱼差距明显拉开,纵使诸多光环加身也于事无补。


1


只会烧钱的败家玩意儿,即使“含着金钥匙”出生也没有用。资本趋于理性,王思聪直播梦碎。


熊猫直播自成立以来,就与王思聪关系紧密。2015年,与王思聪一样,熊猫直播含着金钥匙出生:国民老公王思聪亲自担任创始人、CEO。正因为此,熊猫直播虽然入局晚于斗鱼、虎牙等竞争对手,但上线之初就备受关注。加上重金挖角其他平台主播,迅速聚拢一大批围观群众,其在短时间内就拿到了三轮融资。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熊猫TV在2015年底成立后,完成数百万天使轮融资;2016年曾先后拿下来自乐视网和奇虎360 的两轮融资;2017年5月,在很短时间内连续公布了两轮融资,分别是来自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资本的A+轮,金额至今未批露,由兴证资本领投,多家资本跟投的10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



王思聪对于熊猫直播也曾寄予厚望,并利用自己的网络影响力亲自带话题。比如2016年主打的直播综艺《Hello!女神》,被公众称为“王思聪选妃秀”,博得广泛关注;2018年王思聪的LPL首战,熊猫TV是独家直播平台;去年12月IG夺冠,王思聪咬热狗的图像,被放到了熊猫TV的Logo上。


在王思聪和资本加持下,熊猫TV一路顺风顺水,逐渐与斗鱼、虎牙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2017年底,随着政策监管趋严,直播行业整体开始下行,熊猫的情况急转直下,接连被曝出主播工资无法按时结算、多名大主播接连出走、资金链断裂、30亿“卖身”、王思聪撤资等传言。


熊猫直播屡次辟谣。2018年10月,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公开表示,公司2018年底还将启动上市,香港、美国交易所都在考虑范围,2019年第一季度熊猫直播宣布将从巨头手中拿到C轮融资,估值超50亿元。


C轮融资直到现在也迟迟没有敲定,迎来的却是关停的结局。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有接近熊猫的投资人表示,在2018年初,熊猫在业内的口碑不错,各方还持乐观态度。但是,随着腾讯先后扶持虎牙、斗鱼,一下子抬高了游戏直播行业的竞争门槛。在这样的情况下,熊猫从以游戏直播为主转型培养“直播+娱乐”,布局泛娱乐市场。


然而,转型并不成功。记者了解到,2017年下半年开始,王思聪倾注资源打造“香蕉计划”,想实现从 “ 网红 ” 到 “ 明星 ” 的转变,并开发包括香蕉体育、香蕉娱乐、香蕉电竞、香蕉影业等多个文娱项目,熊猫TV是链接各个环节的关键。


但近两年,已经很少看到旗下业务之间联动,熊猫TV也很少再其他场合发声,或者通过其他渠道引流,香蕉计划疑似流产。



网上还流传另一个版本,熊猫直播高层内部还存在派系斗争,公司一开始是王思聪和360一起合作创立的,但360系逐渐在把控权力,王思聪则不被架空。内斗之下管理松懈,一盘散沙的队伍也没办法打仗。


问题频出之下,熊猫依然烧钱不止,而竞争对手斗鱼、虎牙却纷纷凭借游戏直播的优势,先后获得腾讯的融资加持。

2018年3月,斗鱼宣布获得了腾讯领投的40亿融资,D轮融资后估值超100亿元,E轮融资后,业内给出的估值已超过200亿人民币。而虎牙在上市前,也接受了腾讯的Pre-IPO融资,上市后,虎牙市值一度突破36亿美元。


一位资深媒体人向《媒体训练营》表示,直播行业的泡沫破灭早已注定,如同ofo等共享单车企业后期面临的窘境,前期估值太高,又遭遇行业整体下滑,已经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直播本来就是烧钱的行业,现在已经到了头部厮杀的最后阶段,熊猫新的融资却迟迟无法到位,只有死路一条了。


经历了千播大战、重金抢人、流量开路之后,资本已经趋于理性,“熊猫TV”无以为继,王思聪直播梦碎。大浪淘沙下,直播大战步入尾声,经营不善、高管内斗、资金短缺、定位不清等种种原因,最终导致了熊猫走向破产。


2


直播风口已停,短视频风头正劲。熊猫TV出局,直播行业剩双雄争霸。


熊猫TV可谓是开局一把“屠龙刀”,但最终发现盈利模式走不通惨遭抛弃,直播江湖只剩下虎牙、斗鱼双雄争霸。但落得如此下场,除了王思聪等管理层不可推卸的责任外,还有哪些因素呢?


直播是 PC 时代探索出来的娱乐模式,开始是具有可行的盈利渠道,打赏、抽奖、卖货等。一时间花样百出,也造成了乱象丛生。到了移动时代,各平台续写新故事,比如熊猫直播的定位就是“泛娱乐直播平台”:除秀场直播之外,还有游戏、综艺、体育等。


突围迄今,除游戏、秀场直播外,其他模式仍无法找到切实可行的营利模式。所谓泛娱乐直播,不过是个伪命题。这也是熊猫直播的倒闭和斗鱼、花椒们的没落的主要原因。


相比之下,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可谓是风头正劲。


短视频的兴起,对于直播的威胁已经凸显。极光大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2.5亿,月活跃用户突破5亿。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日活数量远远超过了斗鱼、花椒、映客、YY等所有直播App活跃用户的总和。

△短视频与网络直播行业渗透率对比


在行业渗透率方面,短视频也是优于网络直播。截至2018年12月,短视频行业渗透率达62.2%,同比增长76.7%,行业DAU在12月达到3.1亿;相比之下,网络直播行业在2018年12月的渗透率仅为18.7%,同比下降3.1%,行业DAU为3560万,与短视频的差距甚大。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当前直播行业的疲态与短板来看,直播占用大量带宽,出来的内容却是大量的“工业废水”,商业模式难以成型。从投资回报率来看,变现周期长而且产出投入不对等。甚至有主播为了拿分成不惜出钱刷量,不停地给数据注水营造虚假人气。直播是一个相对慢热的产品形态,但短视频内容比直播内容显然更有价值,其生命力更长久。


另一方面,相比于短视频的碎片化、低门槛、可传播性,动辄数小时的直播实在过于臃肿,也十分考验用户的耐心。快手创始人宿华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曾公开表示,“直播用户只是短视频用户的子集”。直播用来获取用户时长和提高社交效率;没有场景局限的短视频,用来黏住用户。


有业内人士向媒体训练营表示,直播带来的更多是无聊观众,观众慢热,用户习惯在各个直播间不断跳转来满足自身的窥私欲,黏性比较差;而短视频能快速抓住用户眼球,观众快热,有趣的内容会带来真正的粉丝,粉丝忠诚度明显更高,也有利于变现。


现在,除了游戏玩家和明星粉丝外,其他用户很难找到非看直播不可的理由,加上直播的优质内容严重匮乏。短视频的兴起,则进一步凸显了直播的种种弊端。


一个时代已经终结,熊猫直播的没落是行业大趋势。




【人物】


马云 | 李彦宏 | 张勇 | 陆奇 | 雷军 |  陈天桥

王小川 | 刘强东 | 贾跃亭 | 蔡文胜 | 邹胜龙 

俞永福 | 姚劲波 | 杨元庆 | 孙宏斌 | 井贤栋 

何小鹏 | 王功权 | 周鸿祎 | 史玉柱 | 胡胜利

龚宇 | 傅盛 | 冯鑫 | 康庄  | 张瑞敏 | 张一鸣


https://www.wxwenku.com/d/110017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