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的书房 | 马明奎:饮茶煮酒不如读书,一生破译红楼梦密码!

湖州师范学院2018-11-17 03:44:40


梦》的世界里

不仅仅是有宝黛的爱恋悲情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荣损

它细密至任何一处微小的点:

怡红院宝玉卧房里的西洋镜

贾母卧房悬挂的楹联

……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的书房

探寻红楼之梦的破译密码

细品生命与心性







马明奎,修业于复旦大学文艺学美学博士班。南京大学文艺学高访学者,中外文艺理论学会、中国多民族文学学会、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及作家协会会员,湖州师范学院文艺学教授。


主要从事文艺学及文艺心理学研究,出版专著《文章学新探》、《暗夜孤航—红楼梦艺术精神研究》等四部、长篇小说《归》、散文集《悬巢》等。



一纸红楼下湖州


他来自遥远的内蒙古,坐27个小时的火车来到湖州。自2000年8月至今,马明奎已在湖师院走过了18个年头。


谈起当初为何会来到湖州,他莞尔一笑,“因为我有一个红楼梦啊……”


马明奎喜欢《红楼梦》完全是受母亲影响,从年幼开始就常听母亲讲述《红楼梦》的故事,红楼便成为一生的梦想在他的心底扎下深根。大学以后,马明奎大量阅读所有和《红楼梦》有关的书籍,对红学研究的热情日益加深,从此踏上了一去不复返的文学生涯。



🔺马明奎与其父母


相比家乡内蒙古的磅礴大气,湖州、苏州环境优雅清和,更适合《红楼梦》的研究发展。江南柔情的诗情与魅力,让马明奎一路追随南下,定居湖州。


作为红楼梦研究的热衷学者,马明奎撰写完成研究《红楼梦》的专著。暂定名为《红楼梦艺术生成研究》,并未选择出版,是因马明奎还想把更多新的东西融入进来。


看红楼,思红楼,解红楼,授红楼。


湖师院的学生纷纷选修马明奎的《红楼梦》研究课程,“在跟《红楼梦》亲密接触的时光里,我渐渐走进了大观园,看遍潇湘馆漫天飞花的旖旎春光。”





饮茶 品红楼世界


有人说,《红楼梦》是中国文化的百科全书,几乎一切在中国发生的事情,都能在《红楼梦》中找到可堪比附的先例。


张爱玲曾说人生三恨是“鲫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


这是对于《红楼梦》争议极大的问题,认为只有前八十回的版本更接近的原著,拥有一百二十回的版本的后四十回为高鹗续编,并非曹雪芹原作。但马明奎认为,“这个观点不管流行几万年,肯定是错误的。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原著,只是前八十回曹雪芹修改了,之后曹雪芹去世,《红楼梦》是手稿不是定稿,仅此而已。


在他看来,任何一种“恢复曹雪芹原意”的工作是愚蠢的且不能成功的,“我的红学研究从开始就没有听取‘高鹗伪续’的观点,所以我从不相信相关的探佚说。”




马明奎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读《红楼梦》,在那些琐碎的生活小事和闺阁闲情的叙述里,他看到的不只是一个时代的兴盛衰败,也不是简单的反封建、争个性、婚姻自由,更重要的是,大到门户阶级,小至字画摆设,事无巨细,每一点都是这个“红楼”世界的构成部分,铺陈架构一个“意向性建构”。


在他红学研究的基本观点中,《红楼梦》是一部中国文化衰微的历史,基本脉络是由道入儒,返儒归道,其最后范畴却是明心见性,即佛。其中包含着四个世界说:大荒山、太虚幻境、大观园、贾府,分别是道体、性体、情、礼的世界。


马明奎最喜欢的始终是贾宝玉和,“宝黛之间不能叫爱情,而是情爱,是一种世间情缘,即木石前盟,演绎了世俗人生的神性和诗意,表达对此种神性和诗意的缅怀。这是世俗生活中的肉欲远不能比较的!”


贾宝玉与林黛玉在茫茫人海中相寻相遇,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牵系。在马明奎看来,生命的过程也是一种不断地寻找。宝黛的悲剧在于这份相遇只完成了缘的牵引,林黛玉泪尽而逝、贾宝玉回归本然,缘尽而散


“《红楼梦》呈现给后人的现实意义是理性精神,理性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我们能感受到人在天地间存活的孤独,但生命的意义在于珍惜,最终成与不成,人间走一遭,爱一次,曾经的男孩女孩诗心相映,诗意相绕,高雅干净地活过一回,为这个世界增添一份庄严与美好,就十分足够了!”



 


将读书列入生活方式


再次翻阅曹公原著,细细回顾起来,绝大部分篇幅似乎都在叙述一些再日常不过的事:看戏、吃酒、拌嘴、读书、写诗、饮茶、过生日。


如今五十多岁的马明奎依旧喜欢读书。“阅读是终生坚持的事情。”睡觉前、饭后休息时,工作间隙,随时随地阅读,几十年如一日,从未改变。他的书房藏书不算很多,但非常经典,是“最适合心灵修炼的宝地、精神和心灵的栖息地”!





每一种文化、每一册书都是鲜活不衰的生命,有着诠释不清的、无法破译的密码。马明奎“寻找密码”的方式除阅读之外还有创作、研究。


一盏书房暖色的台灯下,马明奎完成许多小说、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和学术研究的创作,以及湖州地域民俗研究,包括《红楼梦》跟苕溪、姑苏、无锡关系的研究。“《暗夜孤航》便是我年轻时疯狂热爱红楼梦,如饥似渴,看完所有相关的书籍、著述,形成自己的理解和体系之后,写下的第一本关于红楼梦的专著。听《红楼梦》,读《红楼梦》,从渐悟到顿悟,最后我也为最初的红楼之梦做了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如果把读书和写作抽出去,我的生活无法想象,是可能会坍塌的。”就是这位老顽童,珍惜生活中的所有灵感,始终保持着写随笔的习惯,无论是现实压力还是四季更迭,或者是人的情绪状态和心情,他都随时记录。



正如他所说:《红楼梦》作为中国文化的集大成者,里面写诗词曲赋,写百工百艺,写男女爱怨。曹公引领大家一步步剥去虚假空幻,最终是为了生命上的还原,还原到生命中的少年之情、赤子之心,走向生命中更本真的境地。



 

文字 / 胡洁、周婷、曾梦淳、汤佳烨

摄影 / 程静、朱佳烨

编辑 /顾琰琪

审核 / 龚思、刘旭刚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