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会不会在巴黎“死无葬身之地”?

法兰西3602018-11-10 11:06:36

“巴黎墓地紧缺,又这么贵,还怎么死得起啊?!”

 

“那就索性不死啦!”

 

哈哈哈!......

 

 

 

 

 


作者|巴黎行人|© 法兰西360

 

 

 

巴黎人会不会在巴黎“死无葬身之地”?

 

这不是一个耸人听闻的问题。

 

20182月份,巴黎曾就是否应该在巴黎给予著名法国作家﹑法兰西学士院院士米歇尔岱翁(Michel DEON)一块安身墓地而爆发了一场可谓声势浩大的论争,其背后其实反映的就是这一“巴黎人将在巴黎死无葬身之地”的担忧。

 




米歇尔岱翁是一位重要的法国作家,一生共写作出版了五十多部作品,其中最著名的包括:《夜间人士》(Gens de la nuit)﹑《野生小种马》(Poneys sauvages)﹑《淡紫色出租车》(Taxi mauve),等等。岱翁在年轻时曾一度担任作家﹑政治家夏尔莫拉斯(Charles Maurras)的秘书;莫拉斯是法国极端民族主义极右组织及报纸“法兰西行动(Action française)”的理论家,后来追随维希政权。虽然米歇尔岱翁早年曾有这一经历,但他从未写过任何反犹太人的文字。岱翁于1978年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接替了让罗斯当(Jean Rostand)的那把座椅。

 

201612月,米歇尔岱翁在爱尔兰逝世。他女儿阿丽丝岱翁(Alice DEON)2017年初向巴黎市政府提出请求,希望获得一处墓地,使米歇尔岱翁能够长眠于巴黎。然而,岱翁女儿的这一请求一开始被巴黎市政府拒绝;而拒绝的理由是:依照法国《地方政府普通法典》第L2223-3条规定,只有在本市镇去世﹑设有常住地址(domicilé)或在选民名单上登记,或拥有墓地的人才能安葬在该市镇;而岱翁不是在巴黎,而是在爱尔兰的伽尔威(Galway)市去世;巴黎市负责丧葬事务的副市长一开始甚至还祭出“公平原则”为这一“僵化”行政决定进行“强辩”解释:由于巴黎市内公墓位置紧缺,巴黎市政府对岱翁家属的申请须与其他市民一样予以公平对待,不能损害巴黎市民的权利平等原则,等等。

 

然而,巴黎市政府的这一拒绝引起了许多法国作家以及文化界和政界人士的强烈不满,有人甚至怀疑巴黎市长伊达尔戈是在以行政法规为借口,行使意识形态审查,因为米歇尔岱翁在政治上不仅不属于左派,而且曾与极右杂志《法兰西行动》(Action française)合作,与巴黎市政府现任左派主政者的理念当然相去甚远。

 




因此,拒绝给予米歇尔岱翁在巴黎一处葬身之地便一下被赋予高度的象征意义,并引起包括左派在内的法国文化知识界的高度警觉;法国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也对此展开争论。在倾向法国右派的《费加罗报》(Le Figaro)的号召下,一百多位作家和文化出版界名人联署,发起一项请愿,认为无论米歇尔岱翁的作品﹑人品,还是国际影响力,都不应该使他遭遇这一墓地被拒的处境,并要求巴黎市长和巴黎市议会采取措施使得《野生小种马》﹑《淡紫色出租车》以及许多其它作品的作者能够尽快在巴黎享有一块墓地;请愿书还认为,米歇尔岱翁长眠巴黎可以象普鲁斯特(Proust)﹑司汤达(Stendhal)﹑波德莱尔(Baudelaire) ﹑萨特(Sartre)一样,为巴黎增添威望,而巴黎本身早已是一座与法国文学与知识历史不可分割的城市。

 

签署这项请愿书的法国作家和名人涵盖各种不同政治倾向和出身背景,其中包括:昆德拉(Kundera) ﹑桑贝(Sempé) ﹑贝纳尔–亨利列维(Bernard-Henri Lévy) ﹑安图瓦纳伽利玛(Antoine Gallimard) ﹑菲利浦索莱斯(Philippes Sollers) ﹑艾利克奥塞纳(EricOrsenna) ﹑米歇尔翁弗莱(Michel Onfray)﹑贝纳尔毕沃(Bernard Pivot) ﹑皮埃尔诺拉(Pierre Nora) ﹑弗朗茨—奥列维基斯贝格(Franz-Olivier Giesbert) ﹑阿梅丽诺东(Amélie Nothomb) ﹑让—克里斯多夫卢凡(Jean-Christophe Ruffin) ﹑雅丝迷娜莱萨(Yasmina Reza) ﹑米歇尔乌埃尔贝克(Michel Houellebecq),等等,等等。

 

面对这一出乎意料的强大的抗议和请愿,伊达尔戈自然抵挡不住,也自知理亏和失策,不得不于当天晚上,也即2018215日在发布“请愿书”的网站上留言,开始改口,转变立场,建议在下一次巴黎市议会上提议成立一个由市议员和各政党代表参加的专门委员会,制订破例接纳非巴黎居民的著名人士在巴黎安葬的条件。

 

2018219日,伊达尔戈市长亲自写信给米歇尔岱翁的女儿阿丽丝岱翁,告诉她:“我已于今日要求市政府相关部门为米歇尔岱翁找到一处墓地。尽管巴黎市内各公墓每年只有150个空位而有近5000个申请,这一巨大差距造成诸多实际困难,我还是同意这一想法,也即米歇尔岱翁应当在巴黎找到一片他的作品注定给予他的墓地。”

 

至此,一场古希腊式的“死无葬身之地”悲剧终于被避免。作家米歇尔岱翁终于如生前所愿,在巴黎市内蒙巴纳斯墓园里找到了一处安息之地。

 





然而,米歇尔岱翁是一位重要作家;即便如此,还是遭受拒绝,只是在名人请愿和巨大舆论压力之下才如愿以偿。一位大名鼎鼎的法国文化名人尚且如此一波三折,一个平民百姓的遭遇更是可想而知了。

 

而且,在这儿,伊达尔戈和巴黎市政府提到的法规条例与巴黎市内墓地数量稀缺都是确凿的事实。

 

法国国家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的下属机构法兰西岛大区审计法庭(Chambre régionale des Comptes d'Ile-de-France)2018101日发表了一项关于巴黎市墓地与丧葬事务管理的审计报告,对巴黎市居民未来在巴黎市区内“死无葬身之地”的前景敲响了警钟(sonner l'alerte)


 



巴黎市政府拥有20座公墓,占地总面积达422公顷,其中14座公墓(92公顷)在巴黎市区内(intramuros),另外6(330公顷)分别位于巴黎近郊小环圈(Petite Couronne)Bagneau(巴尼厄)Ivry(伊夫里) La Chapelle(拉夏贝尔) Pantin(邦丹)Saint-Ouen(圣杜昂)Thiais(梯耶)这几个市镇。

 

巴黎市的公墓设在巴黎市区以外的近郊市镇是由巴黎作为首都城市历来具有的历史特殊性所造成的。巴黎原先隶属塞纳省(Préfecture de la Seine)管辖。在19世纪时,为了满足巴黎市居民丧葬的需求,当时的塞纳省省长便在这巴黎周边的6个市镇购置土地,修建了6个属于巴黎市政府的公墓;Thiais(梯耶)市的公墓是其中最新的一座,建造于1929年。

 

所以,巴黎人生前都生活在同一个巴黎市区内,在死后的“命运”却会不同,会分成安息在巴黎市区墓地和埋葬在巴黎近郊6个市镇墓园的这两类“巴黎亡人”。

 

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虽然被埋葬在巴黎市区以外,但这些墓地的产权却属于巴黎市政府,有点像巴黎市的“域外领地”或“飞地”,所以,死者多少还依然属于巴黎市政府“管辖”之下的“巴黎人”......


 




巴黎市政府在其机构设置中,有一个叫做“环境与绿色空间局(Direction des espaces verts et de l'environnement – DEVE)”,专门负责巴黎下属墓地的管理,包括租赁墓地(concessions)的分配与管理以及埋葬﹑骨灰散播﹑坟墓开挖(exhumations)﹑临时墓穴中的临时存放等行政许可证的颁发;该局也负责竞争性掘墓业务和丧葬产业链的追踪管理。

 

据法兰西岛大区审计法庭报告提供的最确凿新数据,设在近郊的6座巴黎公墓目前还有近2万个可用位置,但是,位于巴黎市区内的14座墓园却已经饱和;而造成饱和的主要原因一,首先是因为巴黎市人口死亡率趋势的演变。

 

直至2005年,巴黎市的人口死亡率和全法国一样一直不断下降;但从2005年起,由于人口老化原因,这一趋势开始逆转,死亡人口出现上升,而且据预计,在未来几年,随着“婴儿爆炸”那一代人的年龄达到65岁,巴黎的死亡人口将会愈来愈多。

 

据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提供的数据,2005年至2015年这十年中,巴黎市每年的死亡人数在14000人左右;在这同一时期,巴黎市内死亡人数与全法国死亡人数的演变情况如下表:

 

死亡居民人数

2005

2012

2013

2014

2015

巴黎市

14 666

14 114

13 939

13 487

13 997

法国本土

525 679

557 283

556 406

545 023

579 464

 

资料来源/Source :  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

 

 

在谈到巴黎人口死亡率与墓地需求的关系时候,大概需要说明的是以下两个事实因素:

 

1)“死在巴黎”的并不一定是常住巴黎的人(domicilié à Paris);据巴黎城市规划设计院(APUR – Atelier parisien d'Urbanisme)的估计,每年登记“死在巴黎”的人中,约有35%为非巴黎人;

 

与此相应的则是:并不是所有巴黎人都“死在巴黎”;“APUR”也对不是死在巴黎的巴黎人数量也作了估算,得到的结论是,总体上来说,“死在巴黎”的非巴黎人数量还是远远超过不是死在巴黎的巴黎人;

 

2) “死在巴黎”的人不一定要求安葬在巴黎,也有人希图“叶落归根”,返回“老家”布列塔尼或别的地区,安息在祖上相传的坟地上;另外,也有一些象米歇尔岱翁那样的,不是死在巴黎,也不曾在巴黎常住–甚至连法国人都不是–的人,却希望在死后安葬在巴黎;

 

综合这两个因素,目前巴黎市20座公墓每年安葬人数约在8000左右,其中70%葬在巴黎市区外的6座公墓内;

 

 

2010年至2016年巴黎市立公墓每年安葬人数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Montpanasse

1303

1282

1177

1166

1066

1193

1177

Montmartre

579

790

572

608

594

636

558

Père  Lachaise

971

877

929

874

807

770

830

Bagneux

1413

1238

1226

1360

1238

1365

1379

Ivry

431

407

401

449

436

514

503

Thiais

1236

1270

1180

1179

1058

1151

1230

Saint-Ouen

527

525

434

478

474

479

510

Pantin

1866

1809

1824

2064

1890

1962

1861

总计

8362

8198

7743

8178

7563

8070

8048

 

资料来源/Source :  法兰西岛大区审计法庭报告/Rapport de la Chambre régionale des comptes d'Ile-de-France

 




不过,巴黎城市规划设计院(APUR )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巴黎60岁以上的人口在不断增加,已从2010年的445833(19.87%)增加到2016年的474958(21.59%);按此节奏,至2020年,巴黎的死亡人数将持续增加,在2020年至2030年达到平衡,而在2030年至2040年间将再次出现一个新高峰。

 

根据APUR的这一估算,假如在巴黎死亡人数中,要求安葬在巴黎市立公墓的比例保持不变,那么在2020年至2030年间,巴黎公墓每年需要安葬的人口将在9900人左右,至2040年达到10350人。

 

而巴黎市区内公墓墓地数量已显然不能满足这一需求。

 

导致巴黎市内墓地欠缺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截至2007年以前,卖给家庭的租赁墓地(concessions)都是以“永久墓地(concessions perpétuelles)”的方式出售。

 

根据巴黎市政府公墓管理处的统计,2016年巴黎市各公墓共有租赁墓地(concessions)总数为621 740个。

 

2016年巴黎市立公墓租赁墓地数量

 

 

2012

2016

Montpanasse

42 200

43 451

Montmartre

38 047

36 250

Père  Lachaise

76 433

75 393

Bagneux

84 699

82 040

Ivry

48 000

47 411

Thiais

150 000

51 219

Saint-Ouen

49 300

113 972

Pantin

145 570

145 395

合计

634 249

595 131

Colombarium  PL

骨灰盒存放位


26 609

总计


621 740

 

资料来源/Source :  巴黎市政府公墓管理处/Service des cimetières de la Ville de Paris

 

 

然而,可供出售的墓地数量愈来愈少,尤其是巴黎市区内的14个公墓中。2017年,一共只有171个墓地位置出售,而安葬请求数量却超过5000个。

 

2016年以来,巴黎市政府规定,除了市长特别批准外,任何生前未曾在巴黎常住过的人去世后不得在巴黎市区公墓下葬。 2017年,在巴黎市区公墓下葬的3150位死者几乎全部是埋在很久以前就已购买的墓穴(caveau)里的。

 

因为从2007年以来,巴黎市已停止向任何还活着的人出售墓地;假如一个巴黎人在去世的那一天,巴黎市内公墓没有空余位置的话,他就只能选择埋葬在巴黎市区外的公墓里。2017年,共有4948位去世的巴黎人被安葬在位于巴黎市区之外的6座近郊公墓里。

 

巴黎市区内14座公墓中墓地97%都是永久租用墓地(concessions perpétuelles);许多这类墓地都具有财产价值(valeur patrimoniale),市政府不能或者不愿转让出售。

 





例如,巴黎市内的拉雪兹神父公墓中,有3万座坟墓被列为“历史文物(monuments historiques)”,大多为历史名人的墓穴。从2013年以来,巴黎市政府已暂停出售某些带有市政府希望买者保存的装饰建筑的墓穴;市政府在等待国家对此作出法律规定,而届时则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出售。拉雪兹神父公墓的这一类墓穴大约有几百座。

 

对于那些无保存价值修饰建筑的墓穴,巴黎市政府试图进行回收;但是法定回收程序非常复杂,而且耗时。按照法国法律规定,只有有30年以上历史的墓穴才能腾空;而且市政府公墓遗产保护处必须首先出具证据证明该墓穴已处于“被遗弃”状态(en état d'abandon);从那时起,还需要至少3年时间,用以检查核实墓主确实已没有在世的权利拥有人(ayant-droit)或证明没有任何后代愿意保存墓穴。

 




法兰西岛大区审计法庭的报告显示,巴黎市内墓地清空回收(exhumations)的数量近年来急剧下降:在市内15.6万个墓穴存量中,2016年,被清空回收后再次出售的只有561座,而2010年的数量还在1436座。

 

为了促使加快巴黎市内墓地的流转,巴黎市政府从2003年起改变了墓地的租赁期限,推出了50年﹑30年和10年可再续的租赁期;与此同时,还大幅度提高了永久墓地(concessions perpétuelles)的价格。例如,巴黎市内公墓2平方米永久墓地的价格在2003年还只要7720欧元,而今天已达到15837欧元!在同一时期,巴黎郊外Pantin或者Thiais公墓2平方米永久墓地的价格,也从2146欧元涨到了3948欧元。

 

由于价格上涨,导致目前巴黎市内永久墓地购买已只占墓地租赁购买量的15%

 

为了避免巴黎人未来“死无葬身之地”,巴黎市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由市议会多数派和反对派代表构成的工作组,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寻求解决方案,并于2019年年初提出建议主张。

 

在目前已经形成的思路中,绿党籍议员准备再次建议巴黎市政府下属的20个公墓禁止出售永久墓地;这一建议在2003年时,曾有巴黎市议会的绿党籍议员提出过,他们反对这种用金钱造成的社会隔离(ségrégation par l'argent),主张“应当使公墓重新成为生活的场所(il faut que les cimetières redeviennent des lieux de vie)”,但是,教会势力和巴黎的“望门名族(grandes familles parisiennes)”都反对这一方案;同时,也有其它党派的议员,例如“共和前进党”籍市议员则认为,废除永久墓地出售将会导致市政府的收入损失。

 

巴黎市政府在对这一类问题作出决议之前,必须征求一个名为“巴黎丧葬伦理委员会(Comité parisien d'éthique funéraire)”的意见。这一伦理委员会的组成成员尤其包括宗教界代表和家庭协会;作为法国社会比较传统和保守势力的代表,他们估计不会赞同废除永久墓地租赁出售的建议。

 

由此看来,对于许多巴黎人来说,未来在巴黎市区内“死无葬身之地”已是一件很有可能的事。

 

当然,巴黎人也不必为此而过于惊慌,因为依照法国法律规定,让死者能入土安葬是每个市政府必须承担的一项强制性公共服务(service public obligatoire),即便在他离世的那天巴黎市区公墓依然一穴难求,他总还可以在属于巴黎市的6个巴黎“飞地”墓园里找到一处安息之地,而且,他还属于受无论他是否喜欢的巴黎市长管辖的“巴黎人”......

 

 

资料来源/Source :  

 

法兰西岛大区审计法庭2018年10月1日发布的 “关于巴黎市墓地与丧葬事务管理的审计报告”/Rapport de la Chambre régionale des comptes d'Ile-de-France sur la « Gestion des opérations funéraires et des cimetières de la ville de Paris » publié le 1er octobre 2018

 

 

(图片来自网络)


相关阅读:


为什么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是一座“诗性的花园”?

“巴黎将永远是巴黎,你又能让它变成什么呢?”

从“赛比尔”到“朗贝尔”:法国人怎么看“安乐死”?

入了先贤祠的“赛采尔老爹”为什么可能不高兴?

肖邦有没有住过巴黎的“肖邦旅店”?

密特朗诞辰百年纪念会散记



https://www.wxwenku.com/d/109486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