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当了“姐夫”的情人

桌子的生活观2018-08-10 20:17:47


一张聚焦于生活里的智慧、温暖的桌子

来源丨暖叔的生活观(ID:nsdshg)


01.


我是小雅(妻子)


孩子他爸叫,说真的,我都没想到会和洛生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的婚烟曾经很幸福,可现在在想来,那种幸福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竟然感觉很不真实。


对我来说,如今的婚烟是一种煎熬,可只能这么熬着,直到儿子长大。

我们是大学同学,恋爱谈了五年。


这五年里我们有过甜蜜,有过争吵,经历了很多风雨,父母反对、创业失败,但我们还是坚定地走了过来,一起步入了婚烟的殿堂。


结婚那天,大学同学都来祝贺“你们俩可是咱班仅存的硕果,一定要幸福哦。”是的,我们的婚烟刚开始时的很幸福。


婚后第一年的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出门,他总要把我先送到单位,再去上班。


晚上他也一定会去接我下班,然后我们再一起去买菜、回家做饭。


他总说我做的饭比饭店里的好吃,有家的味道。


第二年,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经常出差。出门在外的,无论多晚,他都会抽空给我打电话,问问我的情况。


第三年,我们的儿子出生了。看到洛生一会儿抱着儿子,一会儿又是忙里忙外,我心里幸福几乎都要溢了出来。


幸福是什么时候变了味道的,我不知道,那时,我的目光更多落在儿子身上,他是那么小,那么可爱。


直到一个陌生女人的电话计了破了这份平静。


夏天的一个周末,他去参加婚礼,儿子去同学家玩,我一个人在家收拾屋子。


突然,电话响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你是洛生的妻子吧?”我莫名其妙。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的语气中明显带着挑衅,还没等我接话,就自我介绍起来:“洛生也叫我老婆!”我一下蒙了,竟手足无措地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铃声又急促地响了起来。


“怎么,吓到你了?”那个女人得胜般笑了起来,“我和洛生交往已经半年了,他说爱我胜过一切。


上个月,他还带我去旅游。对了,告诉你一声,我怀孕了!”电话里,那个女人继续说着什么,可我却什么也听不清了,浑身颤抖,挂了电话。


那天,太阳很好,可我却仿佛被丢进了冰窖,震惊、矛盾、困惑、委屈、愤怒和……


下午3点多,洛生回家了,喝得醉醺醺的,往沙发上一靠,就打起了呼噜。


我端起一盆凉水就冲他头上浇了下去。


洛生被凉水一激,跳了起来,愤怒地吼着;“你干什么?”我也正在气头上,“我倒想问问你,你想干什么?”我拿出那个女人的电话号码,把网刚刚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还没听完,洛生就坐在了沙发上,好半天,嘴嘴里蹦出三个字:“对不起。”空气凝结了,时间停滞了,简单的一句“对不起”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个女人说的全是真的。


我生气、恼怒,可还是克制着,忍不住问了他一句:“你爱她吗?” 


“爱。”洛生没敢看我,但回答得很坚定。


“那你还爱我吗?”我继续追问。


这回,洛生没有吭声,他沉默了。


这个答案让我始料未及,我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瞬间,他反手回了我一巴掌:“别太过分。”他竟然打我,还说我过分。


那天,我们谁也没让谁,打了起来。


“爸、妈,别打了。”儿子尖利的叫声让我和洛生同时停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儿子回来了。我把儿子拉进了他自己的房间,儿子一直哭个不停,抚摸着我脸上或青或紫的伤,5岁的儿子,竟已经懂得用试探的语气间我:“妈,为什么和爸爸打架啊?你们要离婚吗?”


我的心一阵疼痛、缩作一团。看我没吭声,儿子又哭了,哀求道:“妈,你们不要离婚。我不能没有你,也不能没有爸爸。”我把儿子搂进怀里,忍不住也哭了起来。


那天晚上,洛生早早进了卧室。我们两个就那么躺在床上,眼睛直匀勾地盯着天棚,无话可说。所谓“同床异梦”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形吧。


那天过后,我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会有外遇,我对他不好吗?我照顾双方父母,带孩子,还要上班,哪一点对不住他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今后怎么办?这个家少了谁还算个家吗?


为了儿子不能离婚,可我该怎么办呢?我听说妻子越吵闹,丈夫离得越快。我开始对他好,加倍的好,可是,没用,他始终没有断了和她的联系。


可有时我又忍不住背着儿子跟洛生吵,无法心平气和地和他谈,说什么都无法原谅他对我的背叛。


吵闹过后,一起都是老样子,甚至比原来更糟。儿子不在家,我们不说话、不会共用厨房,不会看对方一眼,我们连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为了儿子不离婚,是我们唯一仅有的一点默契。这件事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如果让上了年纪的父母知道,急也得急死,他们已经经不起这么折腾了。


现在,从表面上,我们还是一家人,前些天的中午,儿子突然问我:“爸爸妈妈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是哪一天啊?”


儿子说,他要给我们庆祝,当时我的心里一疼,儿子,你哪里知道,那只是一个美丽的幻想,我们家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甜蜜温馨的场景呢?



02.


我是洛生(丈夫)


孩子他妈叫小雅,说真的,我都没想到会和小雅走到今天这一步。


此刻,白白的太阳照在我身上,没感觉到太刺眼,也没感觉到太热,街边绿化带里不知名的花开得恣意,烂漫得像路边的少女,任性美丽。


要问我目前的生活幸福不幸福,或许我会说我也不知道。


我在一个部门做经理,已经40多岁了,一路摸爬滚打到现在,有房有车。

感觉好像是一个成功男人了,但是疲惫感是时时的。


特别是今天中午开完会,突然感觉很累,觉得自己老了,以前从没有觉得身体上的倦怠,可是今天切切实实感觉到了,腰酸背痛,浑身不舒眼。


洗手间的镜子里,映出的是个眼角有了岁月痕迹的脸。出来走在大街上,抬头看天,天空仿佛还是当年的样子,碧蓝碧蓝的,阳光一泻千里。


可到底不同了,时间悄悄地爬上了发梢。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有多少的青春,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走在路上,像妻子小雅这会一定在厨房忙碌着。


自己平常接触的多是女强人之类的,回到家看到小雅系着围裙的样子,觉得很温馨,家要的就是这个烟火味。


小雅人如其名,淡小雅芳,毫无怨言地一直做一个小职员,她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家庭上,儿子和我就每天享受着小雅给予的舒适生活。


小雅在每个我晚归的夜里,都会手棒一卷书,柔柔的灯光勾勒出一个浪漫温馨的光环。


腹有诗书气自华,我觉得小雅的气质很好,常常一看到她心里就觉得很宁静,没有了压力和波澜。


生活在这样一个家里,不会有什么不满意,别人一说艳遇什么的,我都会觉得那离自己很遥远,很遥远。


夏季,又到了大学生毕业的季节,公司里招进了一批跟火热的夏季一样充满活力的大学生,看着那一个个年轻稚气的面孔,我的心里充满的是羡慕,羡慕他们的年轻,羡慕他们的朝气。


这些大学生个个都是机灵鬼,见了我都主动打招呼,只有见了要么淡淡的一笑,要么礼貌的招呼一声,从不称呼职务。


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特别,少了别人脸上那份世故。稚嫩的脸上写满世故咋看咋觉得不舒服。


转眼五一,公司举行活动,大家做游戏写纸条,抽到的人要按照纸条上的要求去做。


看完纸条,我拿着纸条的手有些颤抖,表情极不自然。


见我不做声,主持人抢过纸条大声读出:“请拥抱从你左边数第7个人”。掌声密集响起,有人起哄说快点。


我走到茜儿对面,茜儿大方地站起来,拥抱的刹那我闻到了茜儿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若有若无,那是薰衣草的香味。


茜儿吐气如兰,趴在我的耳边说:“洛生,你很有风度,我欣赏你。”


我心不由动了一下,被人欣赏,被一个年轻女孩欣赏,证明自己不老,还是很有魅力的。这对于一个40多岁的男人来说,真是句令人兴奋的强心剂。


再见面,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茜儿是一个敢说敢做的人,天性很率真,活泼可爱,在公司里比较吸引大家眼球。



一次我俩一起出差,谈完工作。茜儿嚷着要去玩,她说不喜欢人造景点,于是我们背了食物去了景区边上未开发过的山里,玩着玩着就忘了时间。


到黄昏,才发现迷路了,手机也没信号,我心说这可怎么办,但是看到身边的茜儿,我告诫自己要沉着,不然茜儿会更惊慌。


天慢慢暗下来,两人还是没有摸到走出去的路。


我想走不出去,必须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在一个山崖边上发现了一个山洞,我掰断了一棵小树,作为防身的武器,并和茜儿捡了一些树枝进洞。


天黑了,山里的雨说来就来下雨气温骤降,茜儿冻得瑟瑟发抖,我下衣服给她披上,燃起了树枝,刚刚还气急败坏的茜儿这会依偎在我的身边,脸上又洋溢着止不住的兴奋。


山里不时传出不知名的鸟儿的叫声,聊着聊着,茜儿顽皮地要挠我的痒痒,两人撕扯着纠缠着,我被茜儿掀倒了。


她樱红的柔软的唇狂野地压了过来,洞外的鸟儿叫得更欢了,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一弯月牙儿挂在了天边,那么的孤单,那么的寂寞……


有些事情一旦走出了第一步,人便无所顾忌。


我和茜儿每天都会找机会偷偷在一起,我开始贪恋茜儿年轻的身体,茜儿的爱感染了我,我现在看起来意气风发,好像年轻了许多。


小雅诧异于我的变化,在她看来我这个工作机器,只有在升职前オ会这么兴奋,充满活力。


问我是不是要提升了,我敷衍道还没定呢,到时一定向夫人报告。


我在外租了房子,和茜儿过起了二人世界,常常担心茜儿会向我要婚姻。


但是她从来没有提起过,一次都没有,茜儿说在一起快乐就好,享受生活,享受激情。


虽然厨房用具俱全,但是茜儿从来不做,她怕厨房的油烟味。


那天儿子生日,我下班回家,看到小雅在厨房忙碌的身影,一股柔情油然而生,从后边环住了小雅的腰。


小雅羞红了脸,说孩子在呢,吃完饭了早点洗澡啊,这是我们的暗语,我像个孩子一样乖乖松开了手。


小雅喊儿子给我泡杯茶,自己继续去忙碌,我觉得很歉疚,坐在那里思绪怎么也沉不下来,心说该断了,不然太对不起小雅。


由于心里愧疚,在床上我想更卖力些,让小雅满意,这样自己或许能少许心安。


小雅很满足,脸红红地钻进我怀里,我在心里暗骂自已,下决心明天就和茜儿分开。


第二天,一接到茜儿的电话,所有的决心都跑了,我还是迷恋她的身体,欲罢不能。


日子就这样在懊悔中反复着。直到那天小雅接到了茜儿打来的电话,我们表面上所有的平静都被打破了。


接着,我又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昏迷了3天,腿断了,手术虽然进行得很成功,但麻醉过后仍然很疼,小雅眼睛哭得红红的,日夜守候在床前,心疼得不得了。


我醒来后觉得最有可能出现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


由于行动不便,吃喝拉撒都要在床上进行,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生怕小雅嫌脏。


这个时候,她完全可以撒手不管,甚至提出离婚。


谁知小雅照顾得无微不至,丝毫没有嫌弃的意思,我很感动,问她不嫌脏吗?


小雅嗔道说什么呀,哪里顾着想这个,就是想你快些好起来。说得我的眼睛潮潮的。


同事们陆续都来医院看望我了,茜儿和几个同事是最后一拨来的,那时我刚解决完小便,小雅从床下拿出便盆正准备去倒。


看到茜儿那一刻,我心说怎么偏偏这时候来,目光碰撞的瞬间,以为茜儿的眼中会有心疼,孰料看到的是嫌恶,深深地厌恶,茜儿的目光很快转向了别处。


那时,我头发乱蓬蓬的,神情憔悴,完全没了往日的英俊潇洒,我想茜儿再也不会望向我。结果临走时,茜儿真的没有再看我一眼。


等我再去上班,得知茜儿已经调到下属的分公司,是她自己要求调去的。



03.


我是茜儿


我叫茜儿,说真的,我是计划着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我并没有到下属的分公司上班,而是回到了农村教书。临走之前,我去了一次妇产医院。


坐在回乡的大巴上,抚着日渐隆起的腹部,我的思绪万千。


几年前,姐姐也是坐在这样的大巴上,来到这个城市读大学。她比我踏实认学,总是和我说,茜儿,咱家穷,想要出人头地就一定要读书。


你放心,姐姐一边上学一边打工,一定供你读书。


我们要考上同一所大学,然后回来当老师,让更多的孩子可以走出村子,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姐姐说这话时,眸子是那么的明亮,我在里面看到的希望与力量,还有爱。


大三暑假回来时,姐姐说起一个男生时,眸子也是那么明亮,不过里面还多了很多的娇羞,那个男生叫洛生。


几天没过,我对这个“洛生”便一点都不陌生了。


他是姐姐的同班同学,宣传部长,用姐姐的话说,就是才华横溢、风流倜傥。


在夸耀洛生的同时,姐姐不免总是自怨自艾起来,一会问我:小妹,你说我漂亮吗?有多漂亮,和那些城里的女生比差多少?


一会又问我:小妹,你说洛生是真的喜欢我吗?他今天怎么还没给我打电话呢?


絮絮叨叨中,电话真的响了。我坏坏地开了免提,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你是洛生的女友吧?”我们莫名其妙。


“你知道我是谁吗?”她的语气中明显带着挑衅,还没等姐姐接话,就自我介绍起来:“洛生也叫我宝贝!”姐姐一下蒙了,竟手足无措地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铃声又急促地响了起来。


“怎么,吓到你了?”那个女人得胜般笑了起来,“我和洛生交往已经半年了,他说爱我胜过一切。上个月,他还带我去旅游。对了,告诉你一声,我们同居了!”


电话里,那个女人继续说着什么,可姐姐却什么也听不清了,浑身颤抖,挂了电话。


那天,太阳很好,可姐姐却仿佛被丢进了冰窖,震惊、矛盾、困惑、委屈、愤怒和……


后来,我知道那个女生叫小雅。


后来,姐姐校外打工出了意外,之后姐姐眼里的光亮彻底没了。


神志不清时,她总是说,希望怀上洛生的孩子,一定像他爸爸一样帅气,像他妈妈一样努力。


后来,姐姐自杀,骨灰被埋在离学校最近的地方。


这样一个鲜活、上进的生命就这样没了,可姐姐的愿望却在我心里、身体里生根发芽。


小雅可以骂我,洛生也可以恨我,但他们不知道:这不只是一个关于出轨的故事。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

识别二维码 关注桌子

推荐阅读(点击蓝色小字即可):


《何洁自爆离婚真相:婚姻好不好,性会告诉你》


《“玩手机的时候,孩子可能正在死去...”:最重要的人不在手机里,而在身边!》


文:暖叔,一个有态度的暖叔,主要写两性情感、女性安全、女性成长、职场进阶。给你带来有趣的观点和故事,希望你的恋爱、婚姻、生活越来越幸福。余生愿暖叔的文字可以一直陪伴你。个人公众号:暖叔的生活观(ID:nsdshg)。


音乐:范玮琪 - 那些花儿,图片来源于花瓣网,如有问题请联系后台。


愿世界上所有相同磁场的人都可在这里相逢。我是桌子,谢谢你的阅读。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