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白玫瑰和红玫瑰

桌子的生活观2018-08-07 22:44:31


(图片来自网络)

是不是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两朵玫瑰?嫁了热烈的红玫瑰,终日坎坷,便开始怀念平安顺和的日子;嫁了平淡的白玫瑰,又开始想念当日的灯红酒绿,面红耳赤。

(感谢楼哲哲提供素材)

1

在红玫瑰和白玫瑰之前,哲哲没有经历过其他男人。

她26年的人生是这样度过的——

小学,父母说:“看那墙上写的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中学和大学,父母就把男女之事扯开了谈:“为啥老有人说女娃学习不如男娃,找工作不如男娃呢,就因为女娃一天到晚想着情情爱爱的事,不专心。”

大学毕业,父母却点着她的脑袋直接下最后通牒:“这两年不把自己嫁出去,你就别回家了。”

他们拜托亲戚朋友给哲哲介绍,只要四肢健全不痴不呆全都是好对象,哲哲一旦反对,就是目光短浅眼高于顶挑剔得太不像话了。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时代。

有人贩卖毒品,有人售卖蜜糖;有人出走平生,有人依附父母;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有遍地的一夜情约P。

2

哲哲上相亲网站几乎是必然的。

她有一搭没一搭的浏览,张浩然的照片就那么跳了进来。

并不是多帅的男人,嘴唇厚厚的,宽大的额头,头发很硬。但是哲哲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男人平视着镜头,眼睛又亮又圆,嘴角歪着,带一缕似有若无的微笑。

哲哲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这男人对着镜头这么自然,一看就是经历过事儿的。

哲哲加了他,说:“很高兴认识你。”

张浩然发了个微笑。

哲哲心想,大家来相亲网站,不都奔着一个目的吗?这男人应该要问她的职业年龄,然后看照片了吧?

哲哲1米7,身材苗条,有一双挺拔的好胸。若是张浩然要照片,她就可以不轻不重地把照片抛出来,1米7的美人,细腰高胸,他一定惊艳。

然而并没有。

发了微笑之后,张浩然竟然聊起他那个城市的雨,他说:“我这个城市昨天下着滂沱大雨,实在很适合和情人在落地窗下面做爱……不,坐几个小时。”

哲哲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觉得口渴。她去倒了杯水,把脸放到杯子盖上,脸上一片潮红。

两人就这么不轻不重地聊着,开始十天半个月说一句。有时候她都快忘记这个人了,他突然又冒出来,问她最近在忙什么。

两个月之后,两人聊得就多了。过了三个月,几乎天天打电话或者语音。

但是他从来不说过界的话,不说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说进一步交往。

最先忍不住的还是哲哲,有一天她问他:“你好像天天在忙?”

他说:“不是,很多时候在想你。”

哲哲哼了一声,脸有点发烫,说:“现在的男人都像你这样爱撒谎吗?”

他说:“天地良心,虽然我喜欢撒谎,却从没对你撒谎。”

哲哲道:“给我说说你从前的事。”

他装糊涂:“我从前什么事?”

哲哲心里有点无奈,却不愿意认输,发了鬼脸,道:“不愿意说算了,你肯定招惹了不少姑娘。”

张浩然笑了:“这样说有什么意思,不如今天晚上见面说。”

3

张浩然没有让哲哲失望。

他让她开车到他楼下等他,她化了一个非常精致的妆,穿上最美的衣裙,开着车去他楼下。

10分钟之后,张浩然从楼上走下来。那是个1米86高的男人,30岁左右,自信而挺拔,比网上更招人。

张浩然很自然地打开车门,并没有表现出惊异或者好感,连一点陌生都没有,他说:“去河边吧。”

两人在河边很自然地拥抱,接吻,又从河边开车去了张浩然家,在张浩然大大的落地窗下,做了爱做的事。中间有好几次,哲哲想问张浩然,咱们这样算不算交往,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问不出口。

之后好几天张浩然又没了消息,哲哲好几次想打电话,但终于没打出去。好像上床之后,她再主动联系,就失了最后的体面。

几天之后,张浩然终于来了电话,说自己下班晚,让哲哲去公司接他。

这次之后,两人的交往就正常了。

他们约着出去玩,看电影,甚至见他的客户和朋友。

有那么一回。

头一天,张浩然带着她去见一拨人,有客户和几个哥们儿,他向大家介绍:“这是美女小楼。”

第二天,还是这拨人。哲哲去了一下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看她。她心里咯噔一下——这些人在议论她。

其中一个客户,就那么突然指着张浩然直截了当地问哲哲:“你们什么关系?”

张浩然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的水杯里加了水,道:“当然是好朋友。”临了又补了一句,“闺蜜”。

哲哲正襟危坐,附和道:“对的,是好朋友。”

那男人漫不经心地说:“这种闺蜜太好了,你有多少,给我也介绍介绍。”

除了张浩然的哥们,其他人哄堂大笑。

楼哲哲突然觉得自己太贱了。

他私下跟她拥抱,接吻,上床,却从来没有在正规场合承认过她,没有跟任何人介绍过这是他女朋友。

4

两人从饭局回张浩然的家。

哲哲问张浩然:“我对你来说,算什么?”

张浩然头也不抬地玩手机:“你不是说咱俩是闺蜜,是朋友吗?”

楼哲哲将车停靠在路边,对他吼:“我不会跟我的闺蜜上床,也不会跟朋友上床。你要是想玩玩儿,就滚吧。”

张浩然搂着她安慰:“你看你看,这小脾气还挺大的。谁说玩儿了,咱现在不还在磨合期吗?万一公开了,将来你又觉得我这人不行,你可怎么嫁人?”

哲哲哑口无言。

她知道他身边不会只有她一个人,他的手机从不离身,他家的钥匙也从来不给她配,他周末经常不见人。但是因着他不承认是她男朋友,她觉得自己没资格去查。

——她一直憋着气,这次又觉得受了这样的侮辱,于是继续跟亲戚朋友介绍的人去相亲。

见了一个军官,又见了一个公务员,然后,就见了成强。

两人约在一个饺子馆吃饭,成强点了两个小菜,问她:“你爱吃什么?”

她其实心里是没看上这个人的,所以有点漫不经心,她说:“我这人,最喜欢吃鱼吃肉。”

又点主食,她说:“我吃饺子。”

上菜了,有一盘鱼,一盘肉,两盘蔬菜,给她上了一碗饺子,他自己一碗面条。

她瞥了一眼菜单,饺子比面条要贵一块钱。

他只吃自己面前的两盘青菜,偶尔才去夹两筷子鱼和肉。

楼哲哲心里动了一动。

5

她本来也没想跟成强好。

但是又觉得他会是个合适的丈夫人选。本分,有点小幽默,对她很顺从,工作也不错。

他下班会来她的公寓里,帮她做好卫生做好饭菜,晚上再回自己家。

她有一次想起神雕侠侣,黄蓉调侃周伯通:“你说什么瑛姑自然听什么。你说今天的日头是从西边出来的,瑛姑自然会说,日头当然是从西边出来的,谁说日头是从东边出来的,真是荒唐至极。”

她想如果她说日头是从西边出来的,成强八成不会说是从东边出来的。

她渐渐变成了女版的张浩然,享受着成强的好,却不给他什么承诺。有时候张浩然打电话,她也偶尔赴约。

她28岁生日的时候,觉得所有的事都应该尘埃落尽,有一个结果。

她想了很多法子,希望张浩然就范。然而张浩然突然提出分手,他说:“哲哲,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儿,比我小八岁。这个女孩子很任性,敢挂我电话。”

楼哲哲感叹不已,她挂别的男人的电话,只是不挂他的电话,可是他终究喜欢上了敢挂他电话的女孩。

于是楼哲哲顺理成章嫁给了成强。开始了洗手做羹汤的婚后生活。

6

日子就那么顺利地走着。

像大多中国的老好人一样,成强负责而顾家。

他生活节俭,不懂得哲哲为什么一定要去吃西餐,所以他小心翼翼地问哲哲:“如果你很喜欢,不如你一个人去,我吃点面条就行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去旅游,跟赶驴似的到处跑,其实时间都花在路上。

两人结婚的时候开始装修,哲哲看了各种风格,成强都不发表意见,哲哲以为他其实是个生活白痴,因此自己全包了从设计到买材料到找装修公司的所有事情。然而最后,成强却站在豪华的房间里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咱们住,何必装这样豪华?刷刷墙,贴上瓷砖,又环保又省钱。”

与这些相对应的,是成强在床上也有心无力。他极少主动,只要她不说,他可以没有。哲哲开始怀疑他有问题,然而她说了,他又可以。

总之,两个人磕磕碰碰中还是结婚了,柴米油盐,生儿育女。

她想,她终究跟大部分中国女人一样,选择了一个合适自己的。

一直到孩子2岁。

7

孩子两岁的时候,她去外地出差,公司要谈一个项目。

主办方带她去见负责宣传的人,她去了。

几个人围绕在中间的,赫然是张浩然。

她沉默不语,他也当不认识她。

曲终散尽,张浩然送她回宾馆。

越走近宾馆,她越激动。

她觉得全身都在燃烧,就像很多个夜晚,她在他身下美丽地绽放。

她问他:“你结婚了吗?”

他低着头道:“没有。还是那个女朋友。”

她不知道是不是对那个女孩子嫉妒,哼了一声道:“你永远只能不停地在女孩子身上打转。你不知道什么是爱。你真可怜。”

他似乎笑了笑,道:“不错。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能让我不再骚动,我会一直找。”

到了酒店门口,她长出一口气,握着的拳头握得更近,她很怕自己会扑上去。

她说:“再见。”

他站着不动,看着她,她重复了一遍:“再见。”

他终于抬起来看她,笑了笑,说:“好的。再见。”

她慢慢地走近宾馆大厅,她想如果他追上来,她能不能拒绝。但是他没有,就像很久以前一样,她不邀请,他就不主动。所以她怎么想,都不要紧。

宾馆里灯火辉煌,好像一下子从理想回到了现实。她看了看手表,已经9点,成强和女儿要跟她视频,于是她向房间走去。

路上不停有人看她,她先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摸了一下脸,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满脸的泪水。





王皮皮:一个热爱听故事的自媒体记者。微信:pipiwang62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