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体面地整死一个人

bookface2018-08-07 22:42:39

1890年的今天,人类首次出现死刑(Execution by electric chair)。

从此地球上多了一种死法。

现在但凡是个正常人,都知道活活被电死是非常痛苦的,可是在19世纪末期,电椅死刑却被认为是「可靠、快捷而且没有痛苦」,最人道的死刑执行方式。

它是怎么来的呢?

时间要退回到19世纪70年代,那时候「电」还是个带有魔幻意味的新潮词汇,平民百姓对这种新能源是既好奇又畏惧。

刚好那段时间美国人正在讨论死刑,他们不想沿用来自大英帝国的绞刑。因为绞刑会把死囚的脖子扯断,吐舌凸眼,差不多半小时人才能死掉,简直不忍直视,太残忍了。

于是就有一名叫阿尔弗雷德‧(Alfred Southwick)的牙医跳出来,建议用电流来执行死刑。

这个「灵感」源于他目睹的一场事故:一个醉鬼撞在一台变压器上,火花四溅,当场死亡。

不挣扎就可以直接断气,比起绞刑真是太人性化了。

而这个索思威克医生,曾经当过蒸汽船工程师,设计机电产品这种事难不倒他,于是他就开始着手设计一种适合用电流执行死刑的设备。

电椅上有两套电极:

一个是安在半球形头盔里的两个金属触点,行刑时通过一块浸湿的海绵压在犯人头顶;另一个绑在犯人的小腿上,两者加上犯人的身体构成通路。

而椅子本身只是固定犯人。

有人会好奇,为什么他最后搞出来的是电椅,而不是电床或其它的东西。

因为人家是牙医啊,平日接触最多的就是患者接受治疗时用的椅子。

1888年,美国就通过了一项法案,规定自1889年1月1日起,犯谋杀罪的罪犯将判处「全身通电」的死刑。

然而,设备有了,法案也有了,只欠东风。

这个东风就是:用什么样的电。用直流电还是交流电呢?

巧了,当时爱迪生的通用电气公司与特斯拉所在的西屋电气公司正在打一场「电流之战」,双方僵持不下。

爱迪生主张供电系统应该使用直流电,他声称交流电是异端,会影响生命安全。

为了支持自己的主张,他用小动物做实验,并在报刊杂志上刊登小猫、小狗被交流电电死的模样,誓要将交流电与死亡划上等号。

小动物效果不够震撼,他就打起大型动物的主意。

当时有一头住在马戏团里饱受虐待的亚洲象,名叫托西。它因为被激怒而杀死了自己的驯兽师,结果被判处死刑。

爱迪生一听,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如果交流电把大象都电死了,那么與论的刀锋定会指向提倡的交流电。

于是他用6600伏特的交流电,公开处决了大象托西,再将过程录成影片到处传播。

当他听到电椅的构想,又得知纽约司法部门通过「电椅死刑」的法案后,表示非常支持,还自告奋勇,派了两名工程师以交流电来设计电椅。

而西屋公司这边极为不满,他们极力阻止电椅成为执行死刑的工具。

为此,西屋公司一边请律师上诉,说电椅死刑太过残忍,一边干脆就不卖交流电发电机给州政府。

然而,最终还是爱迪生赢了,他通过自己的通用电气公司,到巴西买了一台二手的交流电发电机。

于是,第一例电椅死刑在1890年8月6日早上6点执行,这张椅子的第一使用人,叫威廉‧(William Kemmler)。

30岁的克莱姆,结婚几天就抛弃妻子跟情妇跑了,之后在一次与情妇的争吵中将对方杀害并肢解。

如此残忍的手段,判死刑算是众望所归。那天,克莱姆平静地走进死刑室,神态自若,还不忘安慰典狱长「别着急」,典狱长则回答说「我不想伤害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房间里站满了来送行的人:一群警卫员、牧师和记者。

克莱姆淡定地坐上电椅,执行官将其手脚固定,将一块浸湿的海绵放在他头上,再罩上头盔。

典狱长一声令下,啪!

强烈的电流瞬间穿透了克莱姆的躯体,17秒后,他满身通红,瘫软在椅子上。

现场的人全部屏气凝神,一动不动盯着克莱姆。两位医师向前探视,并宣布无声无息、动也不动的克莱姆已经死亡。

可就在这时,有人突然惊呼:

他还在呼吸!

医师再检查,果然发现克莱姆还有心跳及呼吸,吓得手忙脚乱,大喊:

赶快打开电流!快!不能再拖了!

可是发电机运转需要时间,现场的气氛有多恐怖可想而知,大家生怕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人会像《科学怪人》里面的怪物一样,突然跳起来伤人。

再次通电的电椅,电压达2000伏特。

才短短几秒钟,克莱姆的皮下血管开始爆裂出血,接触电极的皮肤焦黑冒烟。《纽约时报》后来报导说: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烧焦味。

在场的人有的吓昏倒,有的当场吐掉,有的干脆夺门而出,失声惨叫。

克莱姆死后,他的解剖报告显示,贴在背部的电极已经烧穿皮肤,直达脊椎骨的深度,确切来说,他几乎已经被烤熟了。

1890年8月7日某报纸头版,内容全是关于克莱姆的死刑

可是提出电椅构想的牙医索思威克仍然坚持:

我们终于比较文明了。

9年后,玛莎成为第一位被电椅处决的女性。

电椅成为常规后,纽约州从1890至1914年,25年间就执行了240桩电椅死刑,报纸上也没少刊登处决的画面。

见得多了,人就麻木了。

直到1980年代中期,电椅仍是美国主要的死刑行刑方式,而且每个州对电椅都还有自己的称呼,如阿拉巴马州叫「黄妈妈」(Yellow Mama),新泽西等州叫「老史摩奇」(Old Smokey),汤姆‧汉克斯的电影《绿色奇迹》内,电椅叫「老史帕奇」(Old Sparky)。

《绿色奇迹》中执行死刑的情景

即使是现在,美国的阿拉巴马州、弗洛里达州、南卡州、肯塔基州和弗吉尼亚州仍然保留电椅死刑。

这样的死刑,会比绞刑更人道吗?

未必!

如何体面地整死一个人?

这其实是个伪命题,但人类在这个问题上,绞尽了脑汁。

人啊,真是既善良又邪恶。

今日心情 心慌慌

杀人,永远不可能体面。


<更多故事>👇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