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故事:我就是你们说的“绿茶婊”

桌子的生活观2018-08-07 22:39:25


 (图片来自网络)


王晓依说:“这世上有三不男人,也有三不女人,我就是。”

她还说:“你们可以叫我绿茶婊,或者心机婊,或者渣女……我承认,我都是。”

跟王晓依对话,你若仔细听,总能听到一些声音——就像屋里有一角漏了,风灌进来,呜呜呜地响。是哀伤还是兴奋,我也说不清。

以下文字根据王晓依的自述整理,人名地名均作了处理。

——皮皮(树洞微信号:pipiwang628)

1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

5年前的今天,我让我老公——一个有钱、有地位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生的富二代向我求了婚。他符合我们公司所有未嫁女人的梦想:年轻有为,家世清白,独立,不跟长辈居住。

那天下班前,部门主任宣布:“晚上聚餐,今天小李总帮咱们拿下了这个大单!”

小李总就是他。

聚餐安排在一个很有名气的中餐馆,他自然是不参加的。

我像花蝴蝶一样穿梭在同事们中间,跟所有的男人女人喝了一杯又一杯,觥筹交错,你来我往,热闹非凡……又哭又笑。

我们主任说:“晓依啊,这段时间是不是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说出来啊!”

暗恋我的小伙子豪气干云:“晓依,你喝多少,我陪!”

最后,我喝得酩酊大醉。

主任说送我回家,我拒绝了。

我站在深夜的街头,打了小李总的电话,我不说话,只是哭,哭得伤心欲绝哭得昏天暗地哭得肝肠寸断。

他急了,问我:“晓依,你这段时间一直精神不好,是不是有心事?”

我继续哭。他继续问:“晓依,你在哪儿?是不是喝醉了?”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语无伦次地说:“我明明跟你正大光明谈恋爱,为什么要被你藏起来?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没有女朋友?我现在好累,一点都不想找一个这样优秀的男人当男朋友!”

之后,任凭他再怎么讲话,我关了手机打车回去睡觉。

我知道他会很着急。

我知道他会给我的同事和领导打电话。

我知道他接下来会公开我们的关系——火候把握得好的话,可能还会求婚。

我知道。

因为他就是我等了26年的猎物,现在,该收网了。

2

我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

我爸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我妈脾气暴躁,每天尖着嗓子骂我爸是个穷鬼,骂我是个讨债的,怎么不早点去死。

5岁的时候,我被我奶奶扔到街上,后来被邻居发现送了回去。不久,奶奶又将我扔到离家更远的一个集市上。可他们不知道一个终日惶恐的小女孩生命力多么顽强,竟能一个人在夜晚经路人指点又跑了回去。

为了躲避计划生育,我被从一家送到另一家,先是姨妈家,后来是舅舅家。

我舅舅家一群小男孩儿,吃饭狼吞虎咽,我必须装得很可怜才能讨点饭吃。后来我还发现,我如果干干净净,很乖,就能得到更多。

同样饱受重男轻女之苦的还有我表姐,她很小就出去打工了。年末回来,她对已经上学的我说:“你一定要念书出去,要美美的,不要相信任何人的鬼话……不然你这辈子都会过得很惨。”

我父母终究再没生出一个男孩儿,他们将我接回去上学。他们也无暇顾及我,每天为了钱,为了爷爷奶奶分家的那点家产,没完没了地吵架。

——在这样的环境中生长起来的姑娘,总会像任何一棵野草一样,哪怕汲取一点营养,都能活成自己想成为的模样。

我成绩好,懂得打扮,越长越美丽。

值日的时候,总有男生帮我打扫卫生。

上学呢,有男生骑着自行车拐很大一个弯儿巴巴地来接我。

每天桌子里都有人送各种零食和其他吃的。

我吃了所有的零食,享受着男生们提供的各种好处。但是,我不主动联系任何一个,也不承认任何一个。女生们都很讨厌我,男生们都很喜欢我。

3

我不出意外地考上了大学。

我父母自然是不同意我上的,那么大一笔学费,真是要了他们的命。可是此时此刻,他们又拿什么制约我呢?

我用平时攒下的钱买了车票,拿着录取通知书和几件换洗衣服就离开家,到了一个更大的城市。

没钱交学费?我可以贷款;如果贷不到,可以打工挣钱;再不济,老师总是偏爱成绩好的学生,还可以申请奖学金;这条行不通,学费延期交,又是什么难事?

大学是谈恋爱的最好时光,除了打工,我也周旋在不同的男生身边。

但是,仅此而已。

我看电影,收礼物,散步,从不交出自己。

我一直都明白自己要找的男人是什么样的:我有一个快烂掉了的原生家庭,所以我没什么陪嫁;我受不得婆媳之苦,所以他也得足够独立;我没钱没地位,他得有。

那么我有什么呢?我不会心动,所以不会受伤。我有学业和美貌。此外,我想了很久,如果我想在一个有钱人身上得到婚姻,必须保持处女之身……对有的人来说,这什么都不是,但我相信对更多人来说,这一定是洁身自好的标志。

所以,我跟任何男生恋爱,拥抱,接吻,从不上床。

一直到遇到小李总。

毕业之后,我进入一个不错的集团公司,几个副总单独负责几个部门,我们部门的直接领导就是刚上任不久的小李总。

我是在他上任一个月、对我们有印象之后才开始行动的。

那天我穿得很美,粉蓝的小裙,白色的凉鞋,高高的马尾,小腿又白又细。一个女孩儿所有的青春,我都用在了此刻。

领导们的车位是固定的,在他的车快进车位的时候,我不卑不亢,对着窗户喊了一声“李总早”。他点点头。

第二次偶遇是在办公楼,他从老总办公室下来,我刚上楼,手里拿着几块糖。我仰着头对他说:“楼下的小朋友送的,你要不要尝尝?”他拈了一块,对我看了又看。

下班以后,我去量贩店买东西,在拐角的地方,被小李总撞了一下,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原本只想制造第三次偶遇的我,有了意外之喜。他蹲下来跟我一起捡东西。之后,他意犹未尽,还想问我什么,我借口还有事,彬彬有礼地告别。

第二天,我们主任把我喊到办公室,问我有没有男朋友。

我知道,鱼儿上钩了。

4

从恋爱到结婚,我一路完成着升级打怪的游戏。

我首先提出不公开。

我对他说:“我是靠自己的实力进公司的,不想让别人认为咱们之间有什么瓜葛。”

他笑着答应了。

我们俩第一次在一起,他望着床单上的血愣了愣。我抱着他哭,说:“我等了20多年,终于等到你了!”他紧紧抱着我,好像我是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

他总是买礼物给我,太贵重的礼物我从来不要,只收跟我的能力相匹配的。他送我一枚胸针,我一定还他皮带;送我化妆品,我一定还他刮胡刀。他请我吃一顿饭,我一定会还请一顿。他叹气:“你这样不会太苦了吗?”

我心想,你夸我好有什么用,我要的是你娶我!

——到部门这次聚餐,我们已经秘密交往了半年。

我感觉到他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越来越留恋,时间越来越长,心里知道时机到了。

在聚餐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一直沉默,在他面前走神,脸色不好。他问我,我就是不说。

那天晚上,他找了我一夜,打了一夜电话。

第二天,我没去上班。

第三天,不负所望,我一到单位,他就带着一大捧玫瑰花和戒指来了我的办公室,当着部门所有人的面,对我说:“晓依,选个日子,咱先把婚订了。”

5

一切都很顺利。

准备结婚前,讨论彩礼和婚礼。

我是没什么钱——一个女人的美丽,是需要钱堆积的,我所有的工资用来维护这些都还不足,又怎么会有余钱?

我家里更不可能有任何陪嫁。

我也知道我们单位的人都在议论这是一桩多么不般配的婚姻,嫁给他我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

我对他说:“我不要什么婚礼,也不要陪嫁,而且我还要婚前做财产公证。我父母一生操劳,我不能让他们在这个时候还要多操心掏钱。你要是觉得不合适,就等我攒够钱了咱们再结婚。”

他自然知道有人在背后议论什么。事隔不久,他去提了一辆车,大摇大摆地开到单位,下班来我们办公室的时候说:“晓依的父母这次受苦了,出这么多钱买辆车做陪嫁。其实咱哪里需要?”

那天晚上我又哭了——恩,男人永远抵抗不了两样东西,女人的眼泪和笑容,适当的。

我说:“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只能更爱你。”

结婚前一起出去吃饭,我给他剥虾,他说:“宝宝你对我真好啊!”

我说:“那当然,我那么喜欢你,当然要对你好。”

他像个傻子一样继续问:“那以后你要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我心里骂了句废话,却一脸茫然对他说:“我没有想过不喜欢你啊!从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准备一辈子都喜欢你,对你好的。”

我就这样,一分钱不花,将自己嫁了出去。

6

我们至今已经结婚5年。

婚礼举行前,他买了一套房子,写在我的名下。去年生下儿子,他父母又送了一套房给我。

我算是有车有房,即便离婚,也还过得去。

然而,最近他突然疑惑地说:“咱们结婚之后,你其实改变挺多,我给你买花买巧克力,你转手就送给别人了,你只收红包。我偶尔出差,再晚回来你也从不打电话确认。我喜欢吃什么穿什么,你全都装聋作哑。自从咱们结婚,任何节日,你都只要钱。你自己有没有觉得,你变了?”

他甚至问我:“你到底爱不爱我?爱没爱过?”

我无可反驳。

我有时候哑然失笑,有时候抱着我的儿子禁不住放声大哭。

我到底爱不爱他?我若爱他,又怎么会从来没失了分寸?我若一直没爱,却又如何教会我的儿子懂得爱?

我若从现在开始学着去爱,是不是还来得及?我若现在离婚,是不是可以教会儿子懂得爱?

——好在再也不会为钱发愁,未来总是可以期望的吧。

PS :采访的时候,晓依认定自己对她男人没感情,打算分了财产拿了自己的房子车子离婚,免得儿子将来爱无能。但是小孙教授校对,他认定晓依其实是喜欢她男人的,他的说法是这样的:“功利和喜欢是可以兼容的。人们选择伴侣的时候,多少是有点功利的,但这并不是说她不喜欢这个男人。”言谈之间多有怜惜,啧啧。留言区开放,欢迎评论。

(跟晓依的聊天记录)

END

王皮皮:公众号皮皮客栈(wangpipihuaer)号主。商务,倾诉,请联系微信号pipiwang628,投稿shanyuezi@126.com。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