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上街遇到熟人,我掉头就跑。

摇铃铛2018-07-22 17:59:32

↑ 点上方蓝字关注并置顶「」 

我在这里等你🌛



个人:摇铃铛eno

微信号:yaolingdang2018


 




01



前两天我上街,远远看到一个很久没见的熟人。


几乎是在认清他轮廓的那一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掉头就跑——像只脱缰的野狗,足足跑出五百米开外,才气喘吁吁的停下。


我一边喘粗气一边想:我tm为啥跑??打个招呼不行吗?


直到昨天看见一条微博,描述了让社恐患者高兴的几个瞬间。


才终于懂了我狂奔躲避的原因。








看完我捂着胸口感觉中枪:


这不就是我吗?谁在偷窥我的生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社交有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说好的约了人见面,时间改了又改。临到离赴约只有几个小时,却开始找借口试图不去,甚至心里祈祷对方有事加班来不了。


一切聚会能避就避,因为对自我是一种强消耗。不想扮演一个不停找话题聊天的傻瓜,或者沉默寡言玩手机的变态。


每一次不得不出门的事对我来说,都是一种负担;每一次回到家都会轻松,因为又结束了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见得最多的人,除了彦祖,就是快递和外卖。


不是不想念朋友们,只是单纯的不想见人。


对我而言,交际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自己待着才是治愈。



02



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社交恐惧”,自称“肥宅”,似乎成了的普遍特征。


今年年初,我和一个朋友约好了一块吃饭。


却拖了整整半年。


中间不是她有事,就是我有事,但我们彼此很清楚,那都是害怕见面而临时拼凑的借口。


所以后来支配我们的,就几乎是一种赤裸裸的恐惧了。并不是对对方有什么意见,而只是单纯的不想见面。


当彼此都意识到这一点时,一切都柳暗花明。


我们再不提吃饭这件事,而是默契的噤声。只靠偶尔在朋友圈互相点赞来通知对方:


“我还没死”。


除了不想出门不想见人之外。


现在年轻人另一种形式的自我封闭,还包括社交网络。


微信经常假装不在,不会主动找任何人聊天。和不熟的人聊不了三句,就急不可耐的想逃跑。


好的去洗澡,其实是在王者峡谷尽情驰骋;

多少次互道晚安,却猝不及防相遇在烧烤摊。


明明很思念朋友们,看见他的状态想留言,最后只轻轻点了个赞。

朋友圈的开放范围,也从半年改成了三天可见。


不愿意和别人沟通,不愿意了解与被了解。只是紧紧的关着那扇沉重的门,抵触别人靠近。


躲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给自己充电,玩着自娱自乐的游戏。



03



所以朋友有时候会开玩笑说:现在的年轻人就快绝种了。


那不是危言耸听——从我认识的人里面,至少已经有三个出现这样的症状了:不想见人,不想出门,沉迷在自己的舒适区里不可自拔。


毕竟不想见人,也就认识不了新朋友。更不可能有机会谈恋爱结婚。


偶尔害怕孤独,但是更怕见人。

会被思念折磨,可当别人邀请自己时又会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电话从来不开铃声,出门最怕遇到熟人。


给他们一根网线,一个外卖app,他们就能在家住到地老天荒。


他们每一个都具备了演员的自我修养——明明最舒服的时刻是独处,但在迫不得已要和人交往的时候,也能硬挤出如沐春风的笑容。


假装开心,假装随和,假装外向,假装不会冷场的说着一个接一个的段子。


其实自己在心里,早已八百里狂奔回到家,锁上门,抱着腿在角落慢慢腐烂。


“社交花光了我所有力气”,他们这样说着。


即使被人误会性格凉薄,即使身边的人在一个个消失,即使明白这是病入膏肓的绝症。


也不想把不断往下陷的自己从泥泞里拔出来,只是沉湎沉沦。


为什么?也许是另一种意义上极端自我的顾影自怜吧。离群索居不是贬义词,而是在喧闹生活中自我治愈的一种方式。


借用森山大道的一段话:


“极端来看,我没有,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如此而已。然后,在生鲜超市,便利商店,百元商店那小而安全的购物行为中感受一点微小的喜悦,不多作无谓的思考,孤独而忘情地度日。”  


via.微博


- END -




对铃铛最大的赞赏,就是点赞和分享



上期文章:“劝我妈别吃六十块钱的青菜,我有错吗?”

后台回复“树洞”分享你的故事


作者:摇铃铛。躺鸡萌妹,人体描边大师,副业写作。她是你十座金山都换不回的女孩,也是你二十瓶酒都喝不倒的爸爸。新书《姑娘你活得太硬了》正火热发售中。


❤️扫下方二维码购铃铛的新书哦~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