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调研报告揭秘中国企业生存现状

国是直通车2018-07-22 05:31:04


一文看懂。


中国财科院(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20日发布2018年度降成本大型调研报告。


报告说,随着2016年以来作用的有效发挥,企业税费、融资、人工、用能、用地、物流等成本上升均得到不同程度的缓解,企业负担减轻。实体经济企业盈利状况有所改善。降成本目标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任务依然艰巨


今年4到6月,财科院第三次组织进行“降成本”大型调研,调研行业涉及有色金属冶炼、机械制造、化工、电子科技等多个产业领域,贯穿原材料到终端消费品全产业链,涵盖大型、中型、小型和微型等不同规模企业,以及国有、集体、民营和外资等多种所有制类型企业。通过线上问卷调查与实地调研相结合的方式,对企业成本状况进行全面分析。


此次调研,共收回有效问卷12860份。按地区划分,东部地区企业最多,有4246家(33.02%);其次是中部地区3819家(29.70%);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分别是2408家(18.72%)和2387家(18.56%)。


按所有制划分,民营企业最多,有7730家(60.11%);其次是国有企业4094家(31.84%);集体企业和外资企业分别是385家(2.99%)和651家(5.06%)。


按企业规模划分,小型企业最多,有5785家(44.98%);其次是中型企业3244家(25.23%);大型企业和微型企业分别是1058家(8.23%)和2773家(21.56%)。


按行业类型划分,制造业企业最多,有5062家(39.36%),批发零售业1577家(12.26%)、农林牧渔业937家(7.29%)、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757家(5.89%);其他行业2148家(16.70%)。


以下为企业成本的分析:


企业生产经营状况整体向好


(1)企业设备利用率(产能利用率)逐年上升。


2015-2017年,全国总样本企业设备利用率都超过83%,年均增长1.34%。


分地区看,东部地区企业设备利用率最高,中部地区次之但增速最快,西部和东北地区设备利用率较低。


分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设备利用率最高,其次为中型和小型企业但增速较快,微型企业设备利用率最低且增速缓慢。


分行业看,房地产业设备利用率最高,但增速最低。制造业的设备利用率低于总样本全国平均水平


(2)逐年增加。


2015-2017年,总样本企业研发投入年均增长率为17.81%。


分区域看,东部地区企业研发投入明显高于其他地区,且连续三年研发投入不断增加,年均增速15.55%;中部地区企业研发投入虽低于东部地区,但年均增速较快,达25.25%,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西部和东北地区企业研发投入较少,西部地区2017年较以前年度还有所下滑。


分企业性质来看,企业研发投入由多到少的顺序依次是,外资企业、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集体企业的研发投入相对较少。


分企业规模来看,大型企业研发投入远高于中小企业,微型企业研发投入微乎其微;分行业看,采矿业研发投入最多,其次为制造业,多数行业企业研发投入不断增加,个别行业有所下降。


(3)企业资产负债率略有下降。


从全国总样本来看,2015-2017年,企业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20%、58.00%和57.97%,年均下降0.20%。


分区域看,东部地区企业资产负债率最高,西部和东北地区次之,这三个区域均高于总样本全国平均水平,中部地区资产负债率最低


从企业规模看,大型企业资产负债率最高,中型企业次之,二者均高于总样本全国平均水平,小型企业和微型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对较低。从降幅来看,大中型企业资产负债率下降较为明显,小型企业资产负债率略有上升。


分行业看,房地产业企业资产负债率最高,批发零售业和采矿业次之,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最低。除采矿业、建筑业、批发零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资产负债率呈上升趋势外,其他行业资产负债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4)企业盈利状况不断改善。


从总样本来看,2015-2017年,企业毛利率分别为23.05元、23.32元、23.53元,年均增长率为1.03%。企业利润总额也不断增加,三年年均增长率为31.05%。各行业利润总额普遍增加,企业利润主要来自经营活动


(5)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费用普遍下降。


2015-2017年,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持续下降,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也逐年递减。将成本与费用合并,三年来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费用也呈下降趋势,由2015年的97.96元,下降到2017年的97.36元,年均降幅为0.31%。


分区域看,东部和中部地区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较高,但费用较低,西部和东北地区刚好相反。综合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和费用之后,西部和东北地区明显高于东部和中部地区。


从企业规模看,2015-2017年,大型和中型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较高,费用较低,小型和微型企业与之相反。除微型企业外,大、中、小型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成本逐年下降。大、中型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不断下降,小型企业每百元营业收入中的费用微弱上涨,微型企业费用上涨相对较多。


原材料成本上升明显,人工成本缓慢增长


(1)总样本平均原材料成本逐年增长。


2015-2017年,年均增速为35.15%,其中,2017年比2016年增幅达63.1%,主要原因是去产能政策带来的上游行业价格的快速上升所致。分区域看,东部地区企业平均原材料成本增长最快,平均增速为45.68%;东北地区最低,增速为15.21%。


分所有制看,国有企业的平均原材料成本增长最快,平均增速为122.49%;外资企业的平均原材料成本增速最慢,平均增速为3.82%。


分行业看,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的原材料成本增长最快,平均增速为260.02%;其次是农、林、牧、渔业,原材料成本平均增速为33.15%;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的平均增速最低,为-19.10%。


(2)样本企业人均工资先升后降。


2016年企业平均工资较2015年上升后,2017年又出现小幅下降。三年综合来看,年均增幅为2.39%。东北地区人均工资平均增长最快,增速为18.82%;西部最低,为-2.84%。


分行业来看,2017年房地产业的人均工资最高,为7.78万元;其次是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为7.53万元;农、林、牧、渔业的人均工资最低,为4.32万元。


(3)人工总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各区域略有不同。


2017年全国样本企业该比例为18.85%。其中,东部地区最高,为22.73%;中部地区为20.14%、西部地区为18.91%,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东北地区最低,为17.47%,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4)样本企业普遍认为物价上涨是导致人工成本上涨的首要因素。其次,难以招到合适员工、社会保障体系逐步健全、劳动力素质提升、地方政府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也是人工成本上涨比较重要的因素


用电成本整体下降,用地成本持续上升


(1)企业用电支出整体出现下降趋势。


东北地区下降趋势尤为明显,降幅为49.2%(其中,2016年下降25.6 %,2017年下降31.7%),东部地区也出现下降,但降幅较小,为6.3%。报告认为,东北地区用电支出整体下降与地区经济发展放缓有关


(2)用地及房租总支出明显增长。


特别是中、东部地区,增长幅度较高,达到84.8%和20.9 %,表明企业在用地及房租方面的支出成本压力增大。大中小型企业用地及房租总支出呈现全面上涨,对企业经营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不同行业用地及房租总支出变化趋势存在较大差异。


融资成本上升,银行贷款仍是企业融资主渠道


(1)企业总体融资规模不断扩大,银行贷款仍是主要融资渠道。


2015-2017年,样本企业总融资规模从7.24万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12.21万亿元,增幅较大。银行贷款仍是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渠道,且增长较快,从2015年的62.99%提高到2017年的85.91%;债券市场和股权融资市场虽有较快发展,但占比仍较小;而包括影子银行在内的其他融资逐步规范化,规模缩小,从28.56%减少到6.96%。


(2)样本企业融资成本从2015年到2016年有所下降,但2017年又略有上升。


各种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变化趋势并不完全相同,出现分化。股权融资费用和债券融资成本较低,其次是其他融资,银行贷款利息成本是最高的。


(3)分区域看,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的银行贷款利息明显高于其他两个地区,2017年分别为5.59%和6.02%;东部企业债券融资成本明显低于其他三个区域;股权融资成本东北地区最低;其他融资成本东部地区最低。


(4)分所有制看,样本中,近三年来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变动趋势分化。国有企业平均融资规模迅速上升,从2015年的7.15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22.54亿元,民营企业从5.99亿元下降到4.6亿元。


两类企业的融资结构不同,国有企业以银行贷款和债券融资为主,而民营企业则以银行贷款和其他融资为主。从融资成本来看,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债券融资、股权融资和其他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都低于民营企业。在其他融资成本方面,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差距较小。


(5)分企业规模看,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的银行贷款成本最高,大型企业和微型企业相对较低。大型企业在信贷市场更具有议价能力,能够获得更低利率,而微型企业是受到普惠金融政策照顾,能够获得较低利率的贷款。


此外,报告还介绍,纳税总额占企业综合成本费用比重较低,且呈下降趋势。行业间“企业纳税总额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差异较大,最高为房地产业,最低为批发零售业。物流成本持续上升,人工费用上涨是主要影响因素。营商环境有所改善,仍有很大改进空间。企业获得感仍需提升,降成本改革需要持续推进。


降成本面临新挑战


财科院院长刘尚希分析,降成本政策呈现碎片化倾向。各类企业成本是相互关联的,降成本不是把某一项成本降低,同时提高另一项成本;也不是降低某个行业的成本,同时提高另一个行业成本。现行分类制定降成本政策,缺乏“一盘棋”考虑,可能会导致各个政策之间缺乏内在联系,这也是降成本政策碎片化的一种表现。


他说,降成本除受到人工成本、环境成本等企业成本持续增长的抵消,以及企业创新能力短期内难以提高等影响外,也面临着一些新挑战。各个成本领域的降成本政策空间进一步缩小。要素市场化改革和国企改革整体处于胶着状态,制度成本居高不下。防风险带来成本压力,企业融资成本上升。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超级高铁落地贵州,时速1000公里,比飞机还快?


编辑:杨佳欣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