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委屈,我就想回家

旅物2018-07-12 02:43:42


确定点应该说,一受委屈,我就想回国。

 

国内熟悉的语言和文字让我无论走到哪里都特别踏实。而这种随着距离的愈来愈远而逐渐清晰。比如在东南亚,时差也就一两个小时,踏实感便像蒙着一层薄纱,想想也就几个小时的飞行距离,甚至还没有某些国内航班所需要的时间长呢。所以那时候如我一般的“聋哑”人也能带着一只狗在东南亚骑着摩托车天南海北地跑。

 

记得从曼谷到苏梅岛的时候去车站买火车票。我比划着和售票人员说:“I have dog。”我怕说得不够清楚,双手张开又比划了一个表示长短的手势:“small dogyellow dog。”我恨不能再配上“汪汪”两声,以求能够理解我想表达的是——我还有一只小黄狗也要坐火车。庆幸,对方在连蒙带猜中明白了我的意思,手一指,让我去隔壁给双喜称重,然后回来再买行李票。还和我说因为带狗的关系,不能坐封闭的有空调的车厢只能坐在货厢里陪着双喜。我至今都忘了当时是怎么理解对方话里的内容的。

 

下火车带着双喜坐大巴去码头再换渡轮,到了对岸后马上就租了辆摩托车,连比划带猜一切都搞得妥妥的。


当时随身带了个纸箱,遇到不让狗同人一起的车或船,便拿来装双喜。

 

再远一点在俄罗斯,那种踏实感变得越模糊,只留有一丝摇曳的影子。但我知道正逢世界杯肯定落地后会碰到很多国内的球迷,一个人一路过去倒也没太担心。


在莫斯科全程沟通,体验一次战斗民族的手工针法。

 

跑到欧洲后,时差6小时。一下飞机便如踩在云端,完全不熟悉的语言文字和环境让我找不到丝毫踏实的感觉。

 

我足足等了两班飞行的行李都已取递完毕后,唯不见我自己的行李——被航空公司遗忘在华沙没同航班一起运往阿姆斯特丹。虽说各种折腾最终还是取回了行李,但等待行李的那两天特别无助委屈——我所有的东西都在箱子里,身上就一本护照和些许零钱。也非常感谢在荷兰的读者,他们又帮打电话又当翻译,尽力地帮助着我。

 

在受委屈的时候,我便想回国,想回到西藏。在那里我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找到我常去的晒太阳的地方,光看背影我便能认出那里的朋友们。

 

在住所楼下碰到一在西班牙留学的中国小哥,他一边惊呀我语言技能如此之烂还能跑那么多地方,一边好奇我打算如何进行未来的旅行。其实现在翻译软件如此智能,大多数时候解决旅行中的吃住行完全没有问题。但旅行对于我来说,不光是换一个陌生的地方吃饭睡觉,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尽可能地融入到当地的人群当中,和他们变成朋友,了解另一种成长环境下的人的生活状态,但我做不到。


我把阿姆斯特丹地铁自动售票机的页面全部拍下来,然后一个个语翻译,终于学会了买车票。哈哈哈。


我站在地铁口,一黑哥哥丧着脸过来跟前,从一大串话中我听懂了几个单词,大意是,没钱回家,找我要钱。他在手心里写了个12的数字,我以为是1.2欧,想想这忙还是可以帮的。结果对方的意思是12欧,我速速心算了下汇率,哇,100块人民币啊!我指着自己的嘴巴和耳朵,表示自己无法张嘴发出声音,更听不懂也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对方丢下一句类似骂人的话悻悻离开,我面露微笑心里MMP。


 

我走进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如网上的攻略所说,这里自由、开放、古城运河两旁到处充满的古迹,古迹中的巷子里弥漫着大麻的味道。年轻人们在街头,在船上,在酒吧咖啡馆门口,在任何街角坐落,手里卷着大麻拎着啤酒的人眼神迷离。站在橱柜里穿着暴露的姑娘们冲着路过的游客挑眉挤眼,希望能把自己兜售出去。我遇到了矮大紧老师节目中所说的casa rosso,也如他在节目里所说,掌握着红灯区70%业务的大佬真的在门口。手里拿着检票器把递上来的票“卡擦”打上孔,如果是小姐姐,便会顺手递上一枚“鸡儿”形状的棒棒糖。里面的表演也一如攻略所说——“真刀真枪”地上演着肉搏战。



我还去了凡高博物馆,体验了“迷幻蘑菇”。飞大了的店员摇摇晃晃地把蘑菇递给我,神秘兮兮地和我说,好好享受今晚。结果我早早回到酒店作好准备,吃完蘑菇等了两小时,只见浑身乏力,说不出的难受,也没体验到他人攻略中所说“起飞”。倒是整完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凌晨四点,海鸥们“哇哇”叫着飞落窗前才慢慢有了睡意。这些软性玩意在国内是违法违禁品,虽然在这儿合法,但不清楚状况的朋友建议还是别试了。



离开荷兰去了比利时,找到了几百年前兴建的大教堂,找到了还在撒尿的小孩,吃了布鲁塞尔著名的有几十种做法的青口,品尝了当地盛产的啤酒,和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席地而坐看了俄罗斯VS克罗地亚的球赛——全场就我一个人支持俄罗斯。



总之——我就像踏着前人的路重新走了一遍。所遇所闻所见都能提前预知,整个行程显得寡淡无味,离我心中的旅行相差甚远。我想要的旅行是以缓慢的方式尽可能远离人群,或干脆在那儿生活一段时间,去一些攻略中不曾提起的地方,路遇一些转瞬即逝的风景,就像小时候兜里拥有一块别的孩子都没见过的糖,激动而暗自骄傲。

 

这当然不是目的地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的原因——无论是沟通的能力还是钱包的厚度,都不足以在这个地方实现自己的旅行愿望。所以,每次产生这种落差的时候我就想回家。

 

我最终还是没回去,而是去了塞尔维亚,并打算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


@正在塞尔维亚的肥虫




对于我或和我同类人来说,欧洲(申根各国)最好的旅行方式是带上锅碗炉子租个车,然后开车在欧洲各国慢慢跑,如吉普赛人一样吃住都在野外,省钱又够劲。如果有下次,一定记得带上驾照的翻译公证件(支付宝可免费办理)。


一直生活在路上,今天是第893天,点击【阅读原文】逛我们在路上的店,别忘记给文章留言及点赞哦。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