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我不是药神》催泪,但我竟哭不出来

刑事法律圈2018-07-07 07:27:14

了解智豪律师:cqzhihaolaw.com


最近一部号称可以改变中国命运的影片点映票房过亿,评分全线破9,先不说博得了多少观众的眼泪,仅用数据说话,也足以证明《我不是药神》口碑爆棚,真的火得一塌糊涂。


在此不再过多评论电影本身,毕竟各路“自来水”的影评、观感早已刷爆朋友圈。就因为有一票老司机在前面带路,怂恿我带上一沓纸巾前去观影,但看完后我竟哭不出来,不是电影不够煽情,也不是演技不够老辣,更不是题材不够现实残酷,而是影片启发我思考的后调足以掩盖了情绪渲染的前调,所以在感慨之余想要谈谈电影告诉我的是什么?


影片最刺痛中国人神经的点是药,药的背后是医药制度,制度的背后是更为深刻的社会现实。观影后听到最多的质问是:为什么我们得病了不能通过合法途径选择更便宜的仿制药;医药代表们看着穷人们买不起药治不了病而死就没有一点点同情心吗;我们国家不能研发,为什么还要设置那么高的医药专利壁垒;当英雄站出来为病友走私药品时,为什么会招致法律无情的惩罚?好多人说自己想不通,这个世道太令人寒心,法不容情、政府不作为、好人得不到好报、个人英雄主义崇拜等等论调不绝于耳。

作为一个法律人,对影片故事原型并不陌生,现实中的与影片中的程勇区别在于,陆勇本身就是一位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高药价的现实压力下,走上了海外代购仿制药之路,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众多病友为他们的英雄请愿求情,之后,沅江市检察院向法院请求撤回起诉,法院当天即做出了准许裁定。其中,检察官在不起诉释法说理书中写过这么一句话令人感动:“如果认定陆勇的行为构成犯罪,将背离刑事司法应有的价值观”。是的,不管是法律职业共同体,还是大众朴素价值观,陆勇案向我们作出了一个最满意的答案,在法与情之间找到了黄金分割点,让百姓感受到了法律不仅仅只是一本冰冷的白皮书,它是有温度的。


这个故事投射进电影中,也许众望所归的大好结局不具备足够的戏剧张力,抑或影片需要更强烈的矛盾冲突来推动剧情,烘托出时代背景下的残酷现状。总之,影片改编的情节确实足以让程勇构成犯罪,但判决时也考量了他后期走私药品良善动机等主观因素,且根据程勇出狱时间推算,法律对其量刑上有从轻,执行上有减刑。用我职业眼光看,这样的处罚结果于理有据,情理兼施,无可厚非。

相比程勇的走私罪和贩卖假药罪,更挑战大众神经的制度是,这曾是个离中国民众很遥远的概念,因此我国也曾是个知识产权侵权成灾的国家,各类盗版、山寨产品充斥眼球,国人还因此免费享受着各类智力成果而沾沾自喜。专利作为知识产权里科技含量最高的一个门类,承载着科学技术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使命,在医药领域自然也为医疗进步作出巨大贡献,片中的专利药就是这样一个现代社会制度体系下的产物,它之所以贵,不在于药品本身的生产成本,而在于药品蕴含的智力成果。更通俗地讲就是,新药研发成本和风险都非常高,通常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耗时若干年,最后仍有以失败告终的风险,而且药品专利作为发明专利,一般保护期是20年,刨掉研发时间,一款新药在市场上真正垄断的时间不过区区几年。


药品研发面临的高成本、高风险难题,医药公司想要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收回之前十余年投入的成本,药价想要降下来几乎违背了市场规律,然而国家要鼓励医药公司迎难而上,就必须对其制度保护。如要满足大众消费水平来打压专利药定价,或者像印度政府那样强硬打出“”的杀手锏,势必会出现两个结果:一是无视医药公司的研发成果,让他们在竞争中难以维系,这无异于剥夺了他们的生存权,那么,跟病患面临生死又有何本质区别;二是研发人员伏案辛苦研究数年,成果一经上市就被各种山寨货仿制品取代,如果相关部门对其智力成果不保护,对其专利创新不鼓励,试问谁还愿意去做这样的苦差事,最后医药领域人才流失,受害的仍是那些需要吃药续命的患者。这种两难的价值取舍,注定是个长期纠缠的命题,无法得到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患者购买未经许可的仿制药没有错,因为他们想要活下去;医药行业设置专利壁垒导致药品高价也没有错,因为他们也要生存,那到底错在哪儿?怪来怪去最后只能怪政府,印度政府多强硬啊,为何中国政府没有那么强大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谈判能力?可是你有问过自己真的愿意生活在那样一个乌烟瘴气的国度吗?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就如同社会成员中的个体,你在家可以任意张扬跋扈,反正有奶奶疼姥姥爱,可是当你走出家门,谁有义务来宠你,迁就你?如果不懂社会规则、不讲规矩,最后就会招致他人的厌恶和抵制。同理,国家不遵守国际规则,不平衡各方利益,谁还来跟你玩儿?


在众多质疑声中,我却暗自为国家这些年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做出的成绩感到欣慰,入世以后我国确实在努力兑现承诺,致力于做一个有信誉负责任的大国。如果专利药想达到平民价,有关部门任重道远仍需有所作为,那就是鼓励本土医药行业的自主创新,在医保制度上降低专利药准入门槛,税收制度上取消进口专利药关税等等。可喜的是,2018年5月1日起我国取消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28项药品进口关税,在这个政策出台之际,《我不是药神》顺势提档,运用电影宣传造势,为医改新举措隐形打call。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哭不出来的原因,影片最后看似悲凉,慢慢体会却能从中感受到社会进步的暗流涌动。一部好电影需要有好的观众,我想成为这好观众之一,抛开现实的层层迷雾去窥见未来希望的微光,正如程勇最后说的那句话:“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能早一点到吧!”


智豪律师,只做刑案

智豪律师代理了重庆不雅视频赵红霞案、刘汉刘维等特大涉黑系列案、文强系列案、云南李昌奎死刑复核案、厦大教授艳照门案、四川交警开房丢枪案、不作为锦旗案等5000余件各类刑事案件。

刑事法律圈创始人张智勇律师微信个人号“zhihaolvshi”,与张智勇律师交流、咨询、投稿。

本文由小李飞刀原创。


刑事法律圈/zhxsbhw

超三百万人阅读文章

“开门,我是警察,

这时他做了22件事”

首发公众号


推荐阅读:

  • “开门,我是警察”,这时他做了22件事

  • 26岁,执业一年,为啥能收到60万律师费……

  • 当警察告诉家属不用请律师时

  • “胖”被正式列为工伤

  • 【重磅】律师复制起诉意见书给家属看被判刑6个月

  • 刑辩干货|“一表十七条”掌握排除刑讯逼供、疲劳审讯等非法证据

  • 所有有工行、建行、农行卡的,十万火急!

    更多详情请点击:m.cqzhihaolaw.com/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