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守住这5000亿吗?

硕士博士圈2018-07-06 17:24:11

最近,有点烦。

 

一方面,网约车政策方面越收越紧,愣是把滴滴从一家轻资产的互联网公司搞成了重资产的出租车公司,所以,只能一轮又一轮融资。



另一方面,一帮小兄弟跳了出来,纷纷表示不服。


先是高德地图表示要进军顺风车,上来就宣布对司机“分文不取”,“0抽成”。


然后就是“嘀嗒拼车”卷土重来,更名为“嘀嗒出行”,并重新上线了出租车业务。

即便已经“死定了”的易到也满血复活,在中信的加持下重回赛道,不但零佣金,还对车主实行阶梯返利,“最高可达月订单收入的15%。”


   产业经济学高级课程班(符合条件可申请博士学位) 


力度最大的当属美团。


王兴一口气成立了200多人的出行事业部,并火速拿下上海、南京两地的网约车许可。


而且,靠着“0抽成福利”、“打车送外卖券”,“1分钱体验”等极具震撼力的营销手法,2018年3月22日这一天,美团打车在上海就完成日订单量25万单,一下子就从滴滴手里抢去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正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啊!

 

想当初,2013年为了入股滴滴,专门于北京两会期间请程维吃饭。而且,马化腾还大气地答应了程维的所有条件,包括不干涉公司业务的独立发展和不谋求控制权,这才勉强入股了1500万美元。


想当初,程维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手法,带着地推人员连夜蹲守在北京四惠、大屯等出租车司机扎堆的地方,迅速占领了除首都机场T3航站楼以外的所有重要据点,一举干掉10个亿的微微拼车。

 

想当初,程维放弃长沙、武汉等二线城市,集中火力猛攻上海,“核心城市一个不能丢,必须把大黄蜂按住。”此后他采取阵地攻坚战,“大黄蜂打哪里,滴滴就打哪里”,硬是把大黄蜂挤垮,直到被快的收购。


想当初,程维筹集10个亿发起一场惊心动魄的补贴大战,“快的补贴10块,;滴滴补贴11,快的补贴12。”


这边补贴刚刚到位,那边服务器瞬间就出现宕机,一天的订单量相当于前一年的50倍,程维不得不连夜给马化腾打电话,请求驰援1000台服务器。

 

想当初,程维调集市场、业务、PR、HR和财务,成立“狼图腾”项目组,和Uber火拼。整整10个月,滴滴员工每天早上跑步进公司,“九点钟早会,迟到一次罚200百,迟到三次就是500百。”

 

那4年,程维办公室没有超过一个礼拜是平静的,不是竞争出状况,就是价格战出现问题,“来不及喘气,天天都是高潮。”

 

那4年,程维每天都坚持在一线战斗,“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的确,前面有交通部、市交委时不时约谈,后面有执法大队、派出所隔阵子就上街扣车,“以北京为例,首都机场、火车站、国贸、中关村都是专车司机口中的危险地带。”


那4年,程维是新经济的代名词,更是资本的宠儿。他的背后一字排开苹果、腾讯、阿里、百度四大巨头,更是吸引到中投、中金、中信、软银、鼎辉、交通银行、招商银行等30多家风投,滴滴的估值达到了罕见的5000亿估值。

 

短短4时间,出行赛道20多家公司就被打跑了,程维成了国内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CEO,口袋里有40亿美元现金,3亿用户,每天服务的订单超过1300万。

 

“国内主场比赛已结束,接下来要走出去全球打客场”、“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将会全面出击。”多么地书生意气,多么地挥斥方遒。

 

那个时候,程维在乌镇小桥流水旁,惬意地与张一鸣、王兴等新一代大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那个时候,程维在北大博雅塔下,紧紧握住戴威的手,一投就是几千万美元,“用共享单车来解决短途出行,解决出行的最后一公里是最优方案。”

 

不过,江湖险恶,有的只是纷争,有的只是利益啊。

 

人家王兴玩的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就在风轻云淡喝茶的同时,美团打车已经上线,搞的程维措手不及。

 

戴威更加厉害,一言不合就让程维派出的三员大将休假,谁劝都不好使。

 

当然,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程维突然发现自己花了4年时间构建的护城河一夜坍塌。几乎在一夜之间,程维的那句“让出行更美好”已经变成了一句口号,。

 

乘客在抱怨,抱怨又回到了以前打车难、打车贵的老路。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尤其是早晚高峰,即便加价20%、30%都打不到车,而且系统调配的车动不动就是5公里以外,真有急事,能把人气疯。

 

司机也在抱怨,抱怨赚钱难,抱怨抽成高。不少滴滴司机要么回流去开出租,要么勉强维持。一旦新的平台佣金更高,补贴更多,评价机制更科学,他们很快就会拂袖而去。

 

快车本来就是因竞争而生的阶段性产品,当初就是纯靠补贴砸出来的。没有了补贴,司机自然就没有干下去的动力,而采取动态调价,让消费者买单,随之而来的就是汹涌澎拜的差评。

 

顺风车曾是创业者最看好的业态,但也是问题最多的产品,体验不好、接单不便也就算了了,关键对司机把关审查不严,导致出现郑州空姐致死的恶性案件,最终被迫下线整改。

 

滴滴巴士更是尴尬,停站位置不合理,上路的车又常常空驶。

 

“城墙并没有那么厚,水并没有那么深,”这才是最可怕的。程维蓦然发现自己烧了20多亿,打了无数次战役赢来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值钱,对手竟然顷刻之间可以破解。

 

当然,程维也是有苦难言,在他的身后永远悬挂着两把剑,一把是政策剑,一把是资本剑,他必须两边兼顾。


监管机构考虑更多的是公共安全,尤其是网约车频频出事以后,更是日趋谨慎,很多原来想尝试的城市也退了回去。所以,即便要撬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庞大的私家车也只能是一种奢望,程维只能寄希望于无人驾驶。


的确,集千万恩宠于一身的无人驾驶是未来的方向,特斯拉、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砸入了上百亿的资金,而且隔三差五就传出无人驾驶进行实地路测的消息,让人浮想联翩。


程维也是喊出,“会使用户共享出行的成本再降低60%”、“谁掌握这项技术,就能彻底结束价格战”。为此,他也在无人驾驶上投入了巨资。

 

不过,远水救不了近火啊,无人驾驶真要上路,真要形成生产力,估计至少是5年以后的事情了。


尤其资本是逐利的啊。

 

那些投资人当然是怎么利益最大化怎么来,“能赚就赚,赚不到就合,合不了就撤,谁也会做最后的冤大头。”优酷与土豆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滴滴与快的合并、58与赶集合并的发展路径概莫如此。

 

所以,不要考验资本方的耐心。

 

而且,最近的时机也不是很好。本来呢,独角兽包括超级独角兽备受资本追捧,尤其是CDR概念让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游子一下子又找回了初恋感觉。

 

   产业经济学高级课程班(符合条件可申请博士学位) 


不过眼下,中美贸易战重压下的沪深股指从3500点一路滑落到2800点以下,400多只股票市值跌到2008年之前,哪个还敢爱独角兽呢?

 

受此拖累,香港股市也是一落千丈。大名鼎鼎的小米最先商定的是香港与国内同步上市,最后一刻被迫修改方案,估值更是一再下调。

 

所以,上市的想法恐怕要滞后很长一段时间。

 

眼下,程维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重温6年前的创业初心。毕竟,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精彩人物


黄铮王兴张晖王国彬卢志强周晔


黄越毛文超韩东、 经济学博士金融学博士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