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谋这次出手得夸一夸

Sir电影2018-06-14 11:56:10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出新作了。


还不是以前说过的那个太极武侠大片,《影》。


Sir也是昨天才听老朋友@钱德勒 说起。


昨晚提前看过后,他马上发来一长串微信,其中有两句勾起了Sir的好奇:


1、老谋子变了;


2、看完这部作品后,对他的《影》更期待了。


来,舞台交给他。



我是老朋友钱德勒出场的分割线


日本设计大师山本耀司曾说过一句流传甚广的“鸡汤”:


“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这才是自我。

 

即使被尊为“国师”的电影导演张艺谋,也并没放弃去探寻“他自己”的边界何在。


在昨晚,我有幸在国家大剧院看了他执导的观念演出《对话·寓言2047》第二季(名字有意思,比王家卫的《2046》多一年,有点皮)。



坦白说,有些震惊,捎带手也更期待他今年暑期将要面世的新片《影》


某种程度上《对话·寓言2047》可以说是,《长城》之后,重新深耕东方文化语境的张艺谋初露峥嵘的超长预告片。


如果你对他的审美认知还停留在整齐划一的团体操、浓墨重彩的中国色彩,那么强烈建议你去看看《对话·寓言2047》,然后回家再对比《影》的预告片,就会发现——


老谋子变了。


(顺便送上《影》的最新预告↓↓↓)


| 时长:01分21秒 |



因为我的兴趣领域主要在电影,对于真正的舞台艺术比如装置、人声、舞蹈、交互等等还是门外汉,但从一个影迷的视角去看《对话·寓言2047》,还是在有些片段嗨了——容我细说。

 

先简单说一下,《对话·寓言2047》是一个什么演出。


对话,是指东方传统文化与世界水准的高科技之间的融合,杂糅出矛盾统一的观感;


寓言,通过触达互联网时代的社会现象,去展示人的生存状态;


2047,则立足未来,舞美设计有不少赛博朋克的风格。参与创作的是“多国部队”——来自德国、美国、英国、匈牙利、土耳其等国的高水准科技团队,节目中贯穿了、仿生昆虫、飞行球、镜面装置、LED装置等技术,每一样单独拿出来都能挑大梁,让人惊艳。


《对话·寓言2047》第一季演出现场图


他们立足于未来、国际,是张艺谋拓展的部分。


而作为对话的另一端,则是下面的团队:


台湾布农族老中青艺人、优人神鼓、呼麦马头琴表演艺术家、福建木筒号子表演者、平均年龄在75岁以上的伐木老人、云南坡芽歌书表演者、西藏拉孜堆谐表演者,除此之外还有打兵乓球的少年、跳现代舞的年轻人、以及在综艺节目上一举成名的京剧裘派继承人裘继戎等等。



他们立足于传统、东方,是导演延续的部分。


二者缺一不可,相对于电影《长城》怪兽加秦史杂糅的尝试,这一次就不再那么生硬,各种元素放舒服了,可能也是因为把“讲故事”的硬性压力卸除的缘故。

 

从视觉上说,开头提山本耀司不是没有道理的。


可以说,山本耀司是性冷淡审美的“教父”,他认为黑色具有谦虚与傲慢两种特质、慵懒随性却又神秘,是最有态度的颜色。


张艺谋本人,别看色彩运用如火,其实也是“性冷淡”审美的拥趸。


开玩笑地说,看了前几年他的大片很容易被带节奏,觉得他是不是就喜欢大红大绿、金光闪闪。


其实也不是。之前我做记者时就知道,他算得上一个在“日常生活细节”中克制自律的人(先别急着用你知道的八卦来反驳)。


随身行头,基本黑色。某品牌的黑T买过好多件,就跟扎克伯格以及过世的乔布斯接近的范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在《对话·寓言2047》里,老谋子get到科技之美没有障碍,他给予了那种在冰与火之间暗涌浮动的机械美感展露的空间。



其实看电影《影》的预告片,你也会发现他开始践行自己的日常审美,有层次、质感的黑白灰色调被大幅度运用。



对照《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片,就像沸腾的铁水突然被冷却,但你又能感受到冷凝过程中蕴含的情绪。


预告片里角色的台词、动作,实际上借鉴了舞台风格。有舞蹈、也有话剧的味道,历史背景并不重要,可以断定《影》是一则人性寓言无疑。


我在这斗室之间,运筹帷幄



说句公道话,《长城》也是有可取之处的,张艺谋之前的强项是文化输出大户,他用影像渠道将东方文化符号化,push给世界,其中最成功的就是某种女性美。


《长城》他还尝试了文化引入,我觉得怪兽部分还算酷,有一些工业、未来感了。



这一次《对话·寓言2047》做得更好,有两个节目强烈推荐,在我看来是平衡到形式和思想性的佳作。


首先就是《神鼓·影》


一个留着类似古代发髻的男子,被困在充斥着巨大机械臂的空间,被异化、被改造,动作都是机械化的,他想逃离,屡战屡败,最终以人机毁灭而告终。


在巨大的白色幕布前表演,或站或躺,通过投影,精准、严丝合缝地与机械臂的影子呼应,表现人机间的纠缠、厮打、叛逃与共生、共亡。而优人神鼓则配合了大珠小珠落玉盘式的有节奏、紧张的鼓点,加之呼麦、马头琴的穿插,完成了寂静与骚动的交换。


这个节目,能看,因为舞者的肢体表现力强大;能听,因为人声与乐器配合默契;还能想,因为机械臂是怪兽,是感性的泯灭者、独裁者,发髻男子是凡人,是叛逃分子,困兽犹斗。



都知道影响张艺谋最深的电影大师是日本的黑泽明。


他的《蜘蛛巢城》应该算在老谋子心中深深刻了一刀(《英雄》)。这一次在舞台上,也诞生了机械臂版的“巢城”。


当然,张艺谋身上体现出的黑泽明印迹不止此处,比如《影子武士》也与《英雄》有视觉上的熟悉感。


上:《蜘蛛巢城》;下:《英雄》

 

另外一个节目是《号子·染》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可以看成是张艺谋版的《手机》。


在悠长的木筒号子中穿插了来电铃声,年轻的舞者走进巨大的手机屏幕,在他表达的同时,屏幕上也开始出现各种数字,各种自拍的头像……还有两队舞者从手机两侧低头走出,手滑屏幕……这不就是“低头族”吗?


在节目结尾处,古稀之年的伐木人兜里的手机也响了,褴褛布衣的老头低头滑动屏幕,因为动作不够娴熟,姿态稍显笨拙滑稽,体现了导演的黑色幽默。



机械臂可以构建蛛脚森林,手机呢,也可以。


张艺谋曾开玩笑说,一堆人吃饭,不言不语都在低头看手机,乍一看是在吃手机,但实际上手机也在“蚕食”人们的时间、精力,咀嚼得支离破碎,又千篇一律。在手机的“森林”里,所谓的“个性”是伪命题,每一种个性背后都有庞大的数据在重复、孵化,犹如虫卵诞生。

 

以上两个节目自有其深刻的普世联想。还有几个节目我也简单点评一下,各有新意。


比如《戎舞·光》里,舞者裘继戎(造型颇似法海)手里也有一个可以反射强烈光柱的“镜面”,似在照妖;开场的《乒乓·球》很张艺谋——国师在数次重大盛典上都曾借少年儿童的大阵仗来传达信息——幕布拉开,排成纵队的球桌两端,小国球手奋力拼杀,突然舞台侧面飞出巨大的白色“兵乓球”,气势压人,孩子们动作放缓,背对观众,凝望悬空的桌面。兵乓球,国球,可理解为大国寓意,积极进取,时不我待,但如果单纯往类似E.T的少儿科幻联想亦无不可,手中的球居然变大了、会飞了……


 

总结一下,《对话·寓意2047》在科技感、未来感方面展示了张艺谋的新技能;拿手的谋式元素也有部分继承与发扬(儿童阵仗、人声号子、鼓点、非遗传承等)。


整场演出时间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紧凑的电影长度,扣住了关键词进行花式诠释,不求立意多深刻,但也做到了撩拨脑洞,引发大众级的思考。


这一次,不仅是艺术形式上的新建树与突破,还有国民普世话题的精准操作,个人觉得,张艺谋算对得起国师的称谓了。


最后调侃问一句:


一个性冷淡的张艺谋,你能接受吗?



以下是Sir想再啰嗦两句的分界线


顺着钱德勒的话,Sir想说不仅能接受,还有点期待。


其实,张艺谋一直在银幕以外,有着自己的野心。


奥运开幕式、《印象西湖》、冬奥会上的北京八分钟……


不管你对张艺谋的评价如何,他有一份精神却不过时:


记者:很多人到这个阶段,和这个年龄,应该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的时候。


张艺谋:那不行,你要那么爱惜羽毛,你别飞了,你天天在屋里刷就完了,天天跟鸽子似的天天搞自己羽毛就完了,其实不行了。我觉得你不仅要飞出去,你还要经暴风雨,你还可能折翼,你还可能被打湿,你可能很狼狈地回来。


别管国师不国师,人都是有限的。


用有限的人生,努力提高自己的上限,靠什么?


无非就是冒着各种风险,一次又一次“飞出去”。


就冲这样的张艺谋,Sir也忍不住想买票。


《对话·寓言 2047》是由上汽通用汽车别克品牌出品、张艺谋执导的全新观念演出。


别克也希望通过这样一场创新观念和顶级水准的文化演出,来诠释别克百余年来创新进取的品牌精神,在创新中实现文化的传播与传承。


可惜……第二季没有广州的场次。


好吧,我是看不着,但不代表你看不着。


这就送上场次、日期购票链接,给以下这些幸运城市的毒饭们:


《对话·寓言2047》第二季,将于6月12/13/14日在国家大剧院连演三场,7月开启全国巡演,目前已公布的场次为:


7月27/28日  天津大剧院

8月3/4日  陕西大剧院

8月10/11日  武汉琴台大剧院


但Sir查了一下,北京国家大剧院的首演现在已经几乎爆满……


没赶上的毒饭,可以选择到天津场一饱眼福。


戳文末“阅读原文”直达购票页面。


入座时不妨和隔壁的TA打个招呼,就说你是Sir派来的……空窗期这么久,提Sir是一个最体面的套瓷理由:)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