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该轮到我们压抑女秘书了

VCphotos2018-05-13 18:02:45

女秘书&。摄影:簡家甫


这是 VCphotos 的第 432 次推送。


郭德纲老师曾经说相声教育我们,隔行不取利。他的本意是隔行如隔山,别丢人现眼。不过郭老师忘性大,去年拍了一部电影《祖宗十九代》,用自身经历证明自己的确不适合当导演。


这话放在摄影,却有不少反例。一个又一个摄影师用亲身经历告诉世人,跨界真不难,特别是跨界到摄影。


从保姆薇薇安梅耶,到抄表工刘涛,以及以前 VCphotos 推送过的特拉维夫的工程师,越南的和尚…想想也是,摁快门,有什么难的?有手指,有一只眼睛,就行。


问题关键正在于此,世界上抬手拍照的保姆、抄表工、工程师、和尚太多了,但能拍到上面这些水准的,也只有他们四人。除了手与眼,还得有身法步,与脑子。


摄影:张秀如


年初,VC君在FB看到台湾街拍摄影师张秀如的作品,那两周非常开心。看见好照片通常会这样,很开心。也禁不住感慨:终于,现在该轮到女秘书了…这当然是玩笑话。这玩笑的始作俑者,是台湾的苹果日报。


苹果素来习惯用裸体加尸体吸睛,碰上在工作之余上街摁快门的这位张秀如,采访者果断加了“压抑女秘书”的标签。张也觉得,这个“压抑女秘书”,的确很有画面感。张告诉我,她心里其实有点在意,也觉得蛮好笑,但自己日常并不是一个严肃的人,权当自嘲。


不过所谓“压抑”,倒真是每一个摄影师的常态:拍照时,他们时刻控制自己的声音、动作、步伐,不声不响或鬼鬼祟祟,事了抽身去,就当没来过…不压抑,鬼才信。


摄影:张秀如


张秀如自工作以来,一直做秘书性质的内容。她没有喜欢或不喜欢这份工,只是生计。她的照片大部分拍摄于台湾各地,开始有意识地上街拍照已有三年时间。


摄影:张秀如


三年来,她的街拍作品多发布在FB或INS,逐渐得到台湾和海外不少知名摄影师的肯定。我在FB参观她这几年拍摄的照片,会完全忘记她的工作身份。照片分两种,好的,和不那么好的。


张秀如的照片属于第一种。


摄影:张秀如


她有时会觉得人生而不平等,但最终发现这一切并不能代表什么,“摄影对我而言是个管道,透过摄影,我听到许多对我拍摄照片的评论与观感,甚至是对我个人的理解,这些都是有趣经验。”


摄影:张秀如


但她没有办法当专职摄影师,至少目前仍是如此,“有可能我意志不够坚定,也有可能不想被羁绊,也有可能怕失去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当专职摄影师呢?想想也对:在全球任何国家的职业回报排名上,摄影师一般都在和保安争高低。而秘书的排名,比摄影师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谢谢压抑的张同学,选择这样一个压抑并费劲的爱好——摄影,并乐意在网络分享,可以让我看到这些好照片。


废话不说,we see photos

















-END-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