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这套限制级永远拍下去

Sir电影毒Sir2018-04-06 08:07:45

2018至今为止,很多人告诉Sir:


上半年他们最喜欢的华语片,依然是来自中国台湾的《大佛


是的,没在内地上映,当然更没宣传,只有金马、金像的最佳提名。


很多人还是听了Sir一句安利,自己找的资源。


相信看过的人,都会感受到一种熟悉、却又久违的感动——


幽默中,透着愤怒;太平盛世的外表下,讽刺却跃跃欲出。


它的主角们,底层得不能再底层。


随便拣饭吃,随便睡地板,随便找个地洗澡……随便,不是选择太多,而是没得选。


而另一些“配角们”,却是现实台湾里真正的“主角”。


草菅人命、鱼肉底层……编织着一派繁荣、佛光普照的谎言。


片名里的“普拉斯”其实就是“plus”,跟手机那个plus意思一样。


它可能在暗示:社会在发展升级,但阶层之间的关系,仍然是老一套: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


当然从电影层面,它也确实有着一个未plus的“原版”——


一部20分钟的短片。


看过《大佛普拉斯》的人,相信一定会忍不住点开。


而如果你还没看,那么今晚,不要错过它:


《大佛》



短片的情节,也很相似。


两个底层人,平时吃不饱也没事干,只能靠偷看老板的行车记录仪,窥望有钱人的世界。


有一天,他们发现行车记录仪记下了老板杀人、藏尸于佛像内的全过程。



看过长片的同学可能会纳闷,这不一样的情节吗?


是。所以说《大佛普拉斯》是《大佛》的plus版。


但当Sir看完两部之后稍作对比,反而更佩服导演黄信尧的叙事


他就像个老厨师。


长片,他让你直接深入底层的苦涩,全面戳破有钱人的骗局。最妙的是,他有足够的篇幅细细探寻小人物的内心,显出了温火熬煮的悲悯。


而在短片,他却把辛辣作为主味,矛盾一层层紧密挤压,最终推向高潮。


比如,结尾。


《大佛普拉斯》中,小人物充满了现实主义的纠结。


他们知道自己不敢报案,但又被良心调戏。


他们求神拜佛,压抑愧疚,他们担忧性命,惶惶不可终日。


曾经剩饭剩菜都可以随便找到小快乐的“无底线”生活,踩到了更卑微、更黑暗的底线。


但是肚财一直站在门外不敢进去



而在短片《大佛》里,导演让小人物的行动更加荒诞。


迷茫的他们,决定祭拜“大佛”。


在大佛面前,两个小人物鞠躬、烧香、念念有词……


这祭拜词非常淳朴。可这淳朴,偏偏句句又是辛辣的讽刺。


估计大佛听了,会臊得无法安坐:


菜脯:不好意思啦 我们两个都是穷苦人 也没什么能力(方言)

肚财:要讲国语啦 台语她哪里听得懂哦

菜脯:对喔 她好像是上海的 (换国语)不好意思啦 我们两个都是甘苦人 也没有什么能力 但是你要保佑我们两个中大奖 我要是出运了 我就可以搬去美国 也可以送你回去大陆



这哪里是拜佛?分明是在拜政府、拜奸商、拜法院……


拜台湾“甘苦人”认不全也搞不清的,那些官老爷、大老板。


不止。


他们还拜死尸。


明明这死尸,只是有钱人游戏的牺牲者,可他们却良心不安。


也不奇怪啊。


常年的底层境遇,已经让他们习惯了逆来顺受,不是我造成的,我也得受。


有钱人、官老爷们造的罪孽,从来不都是穷人在受?


于是。


他们穿上了法事服,各种念咒、摇铃,居然想有样学样地超度亡魂……


他们的悲剧,就在于他们始终看不懂一个老骗局。


在片中,导演让“大佛”成了这个骗局最光鲜的幌子。


别因为骗局,就以为大佛无用。


大佛恰恰最有用,它真的可以“超度”。


“超度”这个功能,已经被有知识、有金钱、有权力的们,玩出了plus效果。


老板,是大佛管理员,用大佛来藏尸、敛财。


议员,是大佛管理员,用大佛来玩政治、造政绩。


高僧,是大佛管理员,用大佛来认识“施主”、结各界“善缘”……


在有钱人眼里,人人都会使用大佛来“超度”自己。


你不会?那是你傻。



短短20分钟,导演就营造出了一种极端的现实嘲讽,让观众对何为圣洁,何为污秽的定义,产生深深的怀疑。


没话说,服。


如果你错过了长片,可以点:我要认真安利一部华语限制级


别怕苦。


这一长一短两部片,苦中作乐,其实黑色幽默得不得了。


再说了,苦?


那不就是生活的味道。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想看的,胖鸟电影网有


编辑助理:汉斯寂寞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