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乐民|对我影响最大的十种书

资中筠陈乐民2018-03-23 06:07:36

我读书甚为驳杂,漫羡而无所归心,新书读得比较少,“新潮”书几乎没有读过。下列十种旧书可以说是对我的晚年思想和治学有较大影响的。

——


对我影响最大的十种书


文|陈乐民


我读书甚为驳杂,漫羡而无所归心,新书读得比较少,“新潮”书几乎没有读过。下列十种旧书可以说是对我的晚年思想和治学有较大影响的。有一些成了我的“案头书”。先说中国书五种:

一、《孟子》


我幼年的“启蒙”书。我体会,读了《孟子》,再读其他相关的书,有许多方便之处。孟夫子经常偷换概念,甚至强词夺理。但《孟子》是了解那时政治和社会的一个“通孔”。


二、《徐光启集》


徐光启是有明一代具有开放和开明眼光的“奇才”,是中西文化交流史上的第一人。我研究早期中国与西方的文化相遇时

的情况,此为必读之书。


三、《阿Q正传》


揭示我国“国民坏根性”,入木三分,同时是面镜子,时常照照,可以自警和警世,了解吾土吾民的品格,不可不读此书。同类作品有胡适的《差不多先生传》。惜乎吾国国民此类病依然很重,几乎无药根治。奈何!奈何!


四、冯友兰《中国哲学史》两种


20世纪30年代的旧作上、下册和晚年的《新编》七册。坊间同类哲学思想史的书不少,但个人管见,都绕不过冯友兰这两种。


五、《文集》


顾准作为当代伟大的思想家,在知识界已有广泛的共识。最近听说某境外华人信口臧否人物,妄说,顾准算什么,若把他的文章译成外文,会让人啼笑皆非。不知他在国外读过哪些高文典册,以致狂妄如此!至于浅陋如我,正是读了顾准,使我在十年前的耳顺之年大为开窍,顿生识之恨晚之感。


以上五种是中国书,以下讲外国的,也是五种:


一、伏尔泰的《哲学通信》


中国译本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的。我看过原文,中译文大体不差。此是伏尔泰旅英的25封通信,故又称《英国通信》。英国的自由风气早在欧陆之先,伏氏在英所见所闻,备受感慨和启示。全书涉及彼时英国的宗教、政府、议会、文化、培根、洛克、牛顿等等。这本书说明伏尔泰在英国已被“启蒙”了。英国对法国“启蒙运动”的影响,常被轻视,伏氏此书大有助于了解欧洲这段的社会思想史。


二、康德关于的论文集


我先读过两种英译选集:《论历史》和《政治文选》。后商务印书馆出了何兆武先生翻译的《历史理性批判文集》,选目大同小异。此书已成为高校世界史和国际关系史学科的必读书。但我要补充说,要深懂此书,一定要读一读康德的批判哲学。


三、黑格尔的《历史哲学》


我也是先看了英译本。我国有王造时中译本。欲了解西方文明史,此书不可不读。他是从东方文明开篇的,主题是讲欧西文明。黑格尔论述历史发展的雄辩力,是令人震撼的,虽然你不必同意他的所有观点。


四、《共产党宣言》


这本书的价值,用不着我多说。我在做研究工作时,是时常要翻阅的,尤其是它的前半部。我最早读它时是在二十几岁,现在七十多岁了,还常常要翻一翻。只是体会大不相同了。


五、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与大革命》


中译本均已辑入商务版的“汉译名著”丛书。另托克维尔退出政坛后写了不准备公开的《回忆录》,身后还是流传出来了。托克维尔在这些书中的观察时势和对时势的预测,时常使我震动,他对欧陆“旧制度”的批判,绝不在概念上停留哪怕是几秒钟,其锋利和准确性全在叙事当中。


我家的书架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书,杂乱无章,但是以上这十种书,翻来翻去,总会凑在一起,这大概也可以反映出它们的“使用率”吧。


2003年7月31日

本文选自陈乐民作品集《读书与沉思》


—END—


阅读更多……


资中筠唯一公众平台

每周一、四 更新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