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谎言,网络直播:一个相亲节目里的东北

坏话不心动男嘉宾小王2018-02-15 02:41:39


开头的这首歌叫做《东北爷们》,来自2017我最喜欢的相亲《全城热恋》,这首歌是它的开场曲,歌词是“棒,要模有模要样有样”,虽然我总是听成“东北爷们就是浪”。

 

2017年有特别多综艺节目,老的新的,但只有这个节目可以成为我心目中的第一,因为它实在太mindfuck(字面意思,该词汇由大咕咕咕鸡创造)了,集mindfuck的大成,让我除了mindfuck实在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fuck到我去年二月从我以前同事王哥家看了一集就无法忘怀,时不时就要找出来追一追。

 

《全城热恋》在形式上没有任何亮点,和其他相亲节目形式非常相似,都是十几位女性站在台上,每人一个自己的席位,每期几位,每个男嘉宾会有两段VCR以及几段台上的自我讲述,选出自己的心动女嘉宾牵手成功两人一起下台啥的咱不必赘述,非常稀松平常,但是这个节目又在这种平常上做出了一种非常诡异的特点。


比如同样是相亲节目,他们的舞台是这样的:



不仅舞台充斥着90年代地方台装潢风格并且大肆使用“东北大花”这一地方元素,甚至这个节目还他妈是4:3的,我发誓这不是因为我使用了低请模式的缘故,我都开视频网站会员高清模式了它还是4:3,让人非常摸不清头脑,产生一种“迷失在人的洪流和时间的长河”中的错觉,不知今夕何夕。

 

与舞台风格相配,嘉宾的服装也呈现出一种在“时间门外”的质感:



节目Slogan是这样的:

 


甚至赞助商也是一家做玉米种子的企业:


除了视觉上非常oldschool,嘉宾也经常会说一些非常oldschool的话,比如一个男嘉宾上来就咔嚓灭一盏灯,姑娘问为啥啊?小伙说,你是短头发,女孩子应该是长头发。



 (忘了说头发短的是哪期了,找了个差不多意思的视频)


当然姑娘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她们也会反击甚至主动攻击小伙:


你来我往咔咔就是怼,使我经常忘了自己在看什么节目,有时候它是相亲节目,有时候它是语言类节目,有时候画风一转突然就变成了歌唱节目:



或者曲艺节目:



节目里的小伙特别喜欢用食材形容女孩子:



试问哪个女孩子不想被人形容成“你是一个大碴子一样的姑娘”或者“你是一个尖儿椒式的姑娘”?

 

大家的择偶标准千差万别,但基本上无论男女都会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必须干净整洁,不能埋埋汰汰的,也不能呜呜喳喳的:


女孩子多数喜欢胖胖的小伙:



精神小伙属于上场卖相很好但真到留灯的时候咔咔全灭的,反正我看这么多期,记忆中没有一个精神小伙牵手成功,精神小伙可能只能孤独的社会摇。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通过这些截图感受到那种强烈的可能是来自文化层面的冲击,反正我真的被冲击的非常强烈,而且完全不是被激起猎奇心理的那种冲击感,这种冲击感使我好奇,试图理解,甚至将自己代入,去想象这种生活氛围。

 

不过这种冲击感引发的关注度没持续多久,很快我就发现这个节目存在着大量的网红炒作的现象,每次只要看到男嘉宾的VCR跨差一个大航拍,我就知道,完,又一个炒作。

 

炒作有时候是针对男嘉宾的,有时候是双方互惠的,也有炒作女嘉宾的,这些聊聊、YY、快手的大小网红用类似他们自己拍快手段子的方式在摄像机面前表演自己的各种狗血故事。

 


我在快手搜了下,与这个节目有关的网红大概有100多个,其中最红的98w粉(上过节目但ID不带节目名称),ID里带节目名字的,最红的15w粉丝,少的也有7、8k,就连高仿号都有2k到4k不等,虽然这个数对比牌牌琦的3200w粉丝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网红,但对一个普通人的虚荣心或者微商出货而言足够了。

 

发现“相亲网红”这个产业链之后,我对这个节目基本上就开始退烧了,直到前些日子我和几个完全不知道这个节目存在的东北朋友说起这个节目又扒拉出来看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大哥的故事给抓住,然后我意识到这个节目或许在光怪陆离,在炒作之外,还有那些被作为陪衬的真实,而在这些真实里,又可以看到那些碎片化的个人史,这些个人史里,我们可以看见我们的时代其他人的生活状态,甚至照见我们自己的时代。

 

那个用故事抓住我的大哥是这样的:



大哥出场非常狂野,一进门先送了一堆榴莲,然后说这些榴莲市价大约4000块钱,爱情宣言也非常好笑



在VCR里大哥不停的说自己多能挣,而且用白板写自己大学时代赚钱的数字:



不过大哥也有非常谦虚的一面,比如很谦虚的说自己的英菲尼迪是“代步小车”。

 

然后第二段VCR大哥开始讲自己的过去,父母下岗:



不知道为什么,167元这个数字一下把我抓住了,前半部分那个不停的说着钱又有些外露的人物形象突然有了落脚点,开始清晰起来,可以揣测人物的故事脉络,甚至让我有些百感交集(虽然大哥非常大可能只是来给自己的果品行做广告的),我的朋友头像即遗照说:“计数精准是在固定收入的困难家庭中生长的人的技能”,或许就是这个有零有整的数字完整了这个人物,强化了真实感,甚至可以窥见某些历史。

 

当我跳跃式的回看之前的节目的时候,这些在节目里并没有被重点高亮甚至被剪辑的零零碎碎的人物开始一个个的成为我的新关注点。


  • 我看到有人来相亲但完全不提择偶的事情,只是在不停的诉说自己。



他讲述自己的人生,讲到酗酒的父亲,甚至坐在地上大哭,也许他心里的苦太多,太难受了。



  • 在镇上帮助家里打理食杂店,每天搬货送货的男孩子说自己喜欢叔本华。



李毛毛说“你们东北,除了土流氓到处都是。”只不过这些文艺青年比起别处更难被理解,所以可以继续纯粹的去做文艺青年,因为文艺青年如果被理解了,不苦闷了,就很难继续文艺了。

 

  • 女孩选择了一个农村小伙,然后不停追问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城里生活,她因为被嫌家庭贫困而分手,想活在城里,不想被人看不起,感觉特别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这样看这个节目一点“热恋”的氛围没有,反而像一个巨大的伤心俱乐部,每个人都带着曾经的伤心或者经历伤心,述说自己的苦闷。在网络主播们的虚假炒作之外,有真实的冲着某个女孩来的男孩子带着自己的爱在舞台上被女主播拒回台下,有人被拒绝后笑口大开对着镜头说妈你让我来,我来了,我想法有点超前还是让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过我自己生活吧。

 

它像是一个东北众生相,在盛大的网络主播的狂欢之外,那些普通的,独特的,苦闷的和文艺的青年们用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着,在这片曾经苦难并且饱受非议的土地,他们生活并且渴望生活,讲述并且渴望讲述,在这些讲述里,酗酒的父亲和勤劳的母亲、下岗、考公、国企、买房、文学以及不变的伤心和苦闷交替出现,告诉你一个个人史层面上的东北,这是因为“抢买单”被热议的东北,是再早一点被万人唱衰的东北,也是更早一点全世界都在“大金链子小手表”学东北话的东北。

 

节目还在更新,最近的某期标题又是豪车,从60万到90万到现在的千万,不知道这次要炒作的是谁。贴吧里,有一个自称是某期被女主播拒绝的人给每一个扒皮女主播炒作的帖子回复,“没能牵手成功真是我的万幸”,“大概是这样吧”。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