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婊砸靠死把自己洗白了,打赌你会爱上搞笑版《恐怖游轮》!

电影调查局桃桃淘电影2018-02-13 23:55:29

提到内地院线的惊悚片,很多人第一反应该都是那些一言难尽的国产“惊悚片”。


这些电影打着“闹鬼”的擦边球,一次次地将故事变成了荣格式的心理分析,最终变成可怕片。


即使有引进的惊悚片,也大都是像《生化危机:终章》那样,看不见僵尸的僵尸片,不管质量如何,看着总是觉得不过瘾。


但最近,终于有一部让人看得很爽的惊悚片要上映了。


是的,我说的就是这部《忌日快乐》。



实际上,这部电影之前我的微信推荐过。不过,如今要在影院上映,总是想再分享一下给大家。影片以悬疑惊悚为主,内容中没有怪力乱神的成分,所以剧情最后也不会走向主角是精神分裂的结局。


它也并不卖弄血浆,北美分级是PG-13,和《哈利·波特之阿兹卡班的囚徒》一样人畜无害。



《忌日快乐》还有着大多数国内院线惊悚片所不具备的高评价,豆瓣评分7.1(和颁奖季热门的惊悚片《逃出绝命镇》差不多),要知道,大家对惊悚片的评价,一向是相当苛刻的。

其实,了解美国惊悚片的观众肯定会发现,美式的惊悚与亚洲的惊悚大相径庭。


美式惊悚片多是简单粗暴的谋杀、血浆B级制作。它们往往不会重视叙事的复杂性,《咒怨》式的玩转结构更是无从谈起。


《忌日快乐》则不一样,电影将女大学生小翠被害的故事放进循环的时间线中,一日之内一场谋杀,女主角通过不断地被杀害,不断地回到原点去寻找真相。



听起来有点像《恐怖游轮》或者《蝴蝶效应》?


错,这部电影是对《土拨鼠之日》赤裸裸的致敬。



《土拨鼠之日》是一部80年代的经典好莱坞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天气预报员被困在同一天,并想方设法逃出这个时间线的故事。


本片是导演哈罗德·雷米斯最著名的作品,也是片中主演比尔·莫瑞最棒的大银幕表演之一。



这部影片不仅传达出一种涤荡人心的正能量,还引领了后世无数的模仿者。本片导演克里斯托弗·兰登便是其中之一,“《土拨鼠之日》是时间循环电影中的爸爸,不仅机智幽默,还很走心。”


《忌日快乐》正是一部站在巨人肩上的电影。


它将经典影片中被淡化的死亡悲观放大;把比尔·莫瑞寻找跳出时间线的过程,换成小翠寻找凶手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式悬疑推理;把中年人的爱情故事改编成了拥有青春元素的小妞电影。



不仅是故事结构,《忌日快乐》在精神主旨上也继承了《土拨鼠之日》的正能量。


小翠每一次的生命重启,都为她提供了一次审视自我的过程,经过无数次的循环,她也慢慢从自私冷漠的绿茶婊,变成了一个更好的自己。



同时,我们也能跟随小翠,在重复的时间线中,从不同角度了解电影里展现的越来越丰满的人性。


如果人生只有一次,可能小翠只会顾及到眼前的苟且,而不会去注视身边那些看似怪胎实则内心柔软的好人。


好在小翠在电影的时间线中是无敌的存在,她一次又一次发掘出各色光鲜背后的虚伪。



除了故事和结构,影片的另一大特色是幽默。片名《忌日快乐》就有种反差的黑色幽默。


而喜感正是导演克里斯托弗·兰登一直以来的目标。用他的话来说,他想制作的,是“有趣,可笑的惊悚片”。


兰登执导的上一部作品《童子军手册之僵尸启示录》也是一部惊悚喜剧。



他在片中展现出不少B级幽默感和直男恶趣味。


而到了PG-13分级的《忌日快乐》中,导演将这份恶趣味转化成了偏文艺的迷影情结。除了《土拨鼠之日》,还有不少低调的经典电影梗出现在影片里。


作为惊悚喜剧,《忌日快乐》绕不开韦斯·克雷文的《惊声尖叫》。兰登对这一经典系列也是如数家珍,“《惊声尖叫》对我影响很深,它是将惊悚与喜剧元素结合得最好的电影”。



《忌日快乐》中的凶手带着面具,拿着尖刀,这一形象显然脱胎于《惊声尖叫》中的鬼脸人。



虽然导演是《惊声尖叫》的粉丝,但他心中最崇拜的惊悚片大师却是约翰·卡朋特。


卡朋特的《月光光心慌慌》,是兰登每年必看的电影。他曾经还给予卡朋特老爷子高度赞美,“大家都应该跪在卡朋特的祭坛前!”


话说老爷子还健在呢!



所以在这部《忌日快乐》里,导演也埋下了一些与卡朋特相关的迷影彩蛋,我在这里就先不剧透了,细心的观众应该很容易就能从中发现。


本质上,《忌日快乐》并没有跳出其所借鉴的类型片的套路:


它像《惊声尖叫》一样,不到最后一刻你不会猜到凶手是谁;套用B级片路数,青年男女只要啪啪啪就会送命;凶手拿着《惊魂记》片场同款的水果刀在各大公共场合明晃晃地杀人……



种种似曾相识的情节在影片里数不胜数。


但这并不妨碍这是一部有趣的电影。就像昆汀·塔伦蒂诺的作品,再俗套的经典类型片的桥段,只要能将它恰到好处地融入情节,那就意味着影片是成功的。


所以对于有一定惊悚片观影量的朋友来说,看到《忌日快乐》中那些迷影梗,应该也会觉得这些彩蛋有点小可爱吧。


电影可爱的地方,不只在于迷影情愫,女主角的扮演者杰西卡·罗德也很可爱。



《忌日快乐》之前,罗德出演的都是一些小角色,最出名的,当属《爱乐之城》中的女主角……石头姐身旁穿着绿裙子的室友。



虽然她名气不大,出演的电影数量也不多,但她在这部电影里的表演,想必会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不仅因为她很符合惊悚片女主角的神经质气质,



更在于她的角色本色非常讨喜。


电影中,小翠被塑造成一个先抑后扬的人物,从公主病晚期的小碧池成功找到人生目标,完成反转,实现自我拯救,而且全程保持智商在线。这些,都是她得以圈粉的原因。



其实早在2007年,《忌日快乐》就被好莱坞看中,获得了立项的机会。影片起先定名为《半死》(Half to Death),本打算请正当红的梅根·福克斯主演,迈克尔·贝做监制。


但后来电影因为剧本问题,项目一度搁浅。迈克尔·贝继续去鼓捣炸药,梅根·福克斯倒是出演了一部同类型的《詹妮弗的肉体》,可惜票房口碑双双扑街。


这一项目一搁置就是十年,直到好莱坞以低成本惊悚恐怖片起家的Blumhouse公司发掘,影片才得以《忌日快乐》之名重出江湖,杰西卡·罗德才能得到出演女主角的机会。



想都没想到,这部起初并不被人看好的电影,在北美上映后一举获得了成功。


《忌日快乐》去年10月份和《银翼杀手2049》同期上映,却很幸运地没有沦为炮灰,影片以480万美元的成本,赢得了超过1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当属去年最大惊悚片黑马之一。


不可否认的是,这部轻量级的小制作,集合了不少聪明的灵感。它不失惊悚,又自带幽默属性。更重要的是,影片源于生活的故事对年轻人来说充满着共鸣。


《忌日快乐》的出现,可以说为同类型的可怕片指出了一个方向:


惊悚片也大可不必被尺度所局限,毕竟,聪明的电影永远有人爱。


▲点击图片,阅读往期精彩

版权归电影调查局(ID:shipin993)所有 转载需授权

阅读原文

TAGS:惊悚电影惊悚喜剧卡朋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