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的性欲,让你的灵魂负重······

颓城2018-01-09 22:38:09



我将重生于此,涅槃于此。



我是一个高傲的人。

这个特质似乎以前只是隐隐约约的察觉,但是最近确认以及肯定,在我的性格基因中存在着一种不可磨灭的高傲的成分在,而且十分顽固的扎根在我和这个世界接触的点点滴滴的细节当中。

我感觉这种高傲,就像是一把剑指在了自己的喉咙,高贵的头颅不低下。

因为这是你保持活着的一种自我验证,只有在保持蔑视以及凌驾于世界的姿态时,你的良知才能从很多个不同的间隙得到释放以及验证。

我想这是每一个智者生活的困境,同时也是他们生活的目的。

智者是不会快乐的,因为他是自己生活的上帝,并且始终要成为自己生活的上帝。浪漫,但是恒久孤独。



我最近听到最暖心的话,“我希望你快乐。”

除了从我母亲口中听到过,这大概是之外从唯一的一位朋友中听到的对我的期盼。

但是显然我很明显的知道,可能对于我来说,那些发自内心的“快乐”瞬间,少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我也在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过多的渴求生活中那些快乐的成分,毕竟享受快乐就仿若是对于现世生活的一种屈从。

就算是最权威的宗教信仰,鼓吹受苦受难的或者是鼓吹享乐主义的,最为深刻的教义也绝不是快乐的终极。

我想,所有愿意经受和煎熬生活中的苦难者,大多都是对于快乐报以如同我一般的高傲和轻蔑。



这的确是一种高傲的姿态,毕竟从生活中的大众群体来看,“我希望自己快乐”是一种不容置疑的真理。

多少人都会在别人的身上找寻自己所未用拥有过的,以及寄托自己所有虚幻的“快乐期许”。

我曾经问过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既然我和你一致认为,经历苦难比享受快乐更加重要,你要如何学会经受生活中的各种苦难?

当时讨论到是他的感情生活,他喜欢上了一个似乎永远也不会爱自己的人。毋宁在我看来,此种悲剧性质的故事,就是现世大多数都市人都会经受的苦难之一。

他没有做确切的回答,他只是娓娓道来他的日常习惯,似乎能够解释他所有的淡定和闲云野鹤一般无欲无求的状态,他在坚持抄写佛经。


我是个没有信仰的人。

我尝尝和别人这样说,并且用很强硬的姿态,似乎没有信仰就是我的信仰。

但是我时常会对信仰这回事感觉到失望,我信奉着的理想生活,往往不是生活的真相。

我甚至有很多个时候开始感觉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邪恶的,从自己深层次的欲望开始,到和每个人之间的接触以及发生的故事,就像是把人当作一块巨大的海绵,放在现世这个海洋里吸收了万恶之后开始出现消化不良的状态。

可能性欲就是这万恶的源头。




也不知道是我第几次再看《女性瘾者》这部的电影。 

每次重新观看就像是对于情欲、性爱、孤独等这些灰暗词汇的重新认知与冲击。

电影刻画了一个新世纪最为寻常的一个都市女性,性欲的崛起和成型是一种通常状态,从第一次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到开始第一段情感,人生从更多的可能逐渐变成不可能。

而这种通常开始被的镜头放大,就像着重针对某一个人细致的毛孔,然后特写毛孔内部的污垢,开始出现一种恶心:和不同的人做爱,并且开始欲望的不断升级,不加控制。


孤独往往能够掀起欲望的波澜,从而不断升级

在性体验的过程中,往往这种孤独感就会变成一个窟窿:一种最恐怖的自我缺席,造成内心波澜壮阔般的涌动,就像是被人在平静的湖面用力击打了一拳。

但是有时候通过性的满足能够得到一种内心的平静。我在这里要讨论的就是这种平静。



Joe曾经玩过一个游戏,就是在她性体验刚开始成型的时候,她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打赌,随便上了一节车厢,并且开始PK谁能够和更多的人做爱,这个过程就像是在水流缓慢的河边进行垂钓。

拉导用很冷峻的剧本,以及一套各种物理和数学的理论去解析这个挑逗的过程,就像是在让女主角Joe跟随着自己的欲望犯下一种罪过,然后再随着故事的后续发展,给她相应的惩罚。


跟随自己的欲望随性而活,是必然会遭到自己原罪的惩罚的。”这种必然是一种世俗偏见以及约定俗成的传统。

Joe在剧本中讨论到的时候,她有说过对我感触颇深的一句话:

“对我而言,爱情只是欲望加嫉妒罢了,其他的都是屁话。每一百起以爱情的名义犯下的罪行当中,只有一起是以性的名义。”

这是在她组织的一个号称“反抗爱情”的社团从新年最坚定的那个女孩开始从欲望需求的内核开始崩塌而产生的。


我也在想,为什么性欲的膨胀是一种原罪,而往往爱情的贪婪就容易被人歌咏?

我一直在跟身边的任何人强调,自己是一个永恒的矛盾体,一种向左,必然会产生另一种向右的思想。在我身体内仅仅纠缠的性欲与情欲也同样是以此种矛盾的方式共生。


我常常会因为喜欢上一个人而感觉到耻辱,也会因为感觉到此种耻辱而越喜欢的无法自拔。

这真的是一种瘾症,让人痴迷的人性最深处的致命核心。

后来我了解到,似乎没有人能够摆脱爱与性的矛盾纠葛的。

我认识越来越多的人,就越来越觉得性作为一种本能,不再是一种禁忌,而是一种善意和纯粹。相反那些唯爱情论而掩藏在爱情名义下的深深的黑暗的欲望,更加像在无意识之下的一种虚伪和变态。




是的,我的确是在指控爱情。

《女性瘾者》中拉导预埋了好几条有关爱情的线索,从Joe的父母之间的变异的爱情,到Joe本身所经历的N种情感脉络,能够被真正称得上爱情的,只有一段。

这段爱情的交代也最为完整,从Joe与Jerome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开始就预埋下伏笔,然后到在同一家公司相遇,然后分开,几年后在公园中再次相遇,因为性关系的不和谐再度分开。

仿佛两个分子细胞的裂变与重组,再度裂变。

欲望的被满足然后再度产生和扩散,也能套用上相同的定律。


有时候我在想,最简单的欲望的实现,也几乎是不可能。更何况是一场真正的爱的产生和延续呢?

每一段感情关系都似乎是一个“自我”基于另一个“自我”的不断分裂,自己在自己的基础上开始异化,那么到后来,谁也不再是曾经的那个样子了。

爱情更是如此。

我经常和身边的人说,一年前见你真的是让我惊艳,但认识你越久,却越来越发现你也和他们一样无聊。

这种关系的演变就像是在时间推进的过程中,本来相处融洽的两个人异化出的完全不同的分身,近乎不能够共存,更谈不上和解。



Joe是一种完全属于慢热型的人,这也是我最近一直在好奇的一种感情状态,当你开始激情燃烧,你喜欢的那个人却木讷许久。但是当Jerome开始消失,用一种顽固但是绝不回头的姿态从Joe的生命中撤走之后,她才开始发现自己的感觉苏醒,之后情欲的空似乎再也不能被填满。


Joe每次在个Jerome做爱的时候总是喜欢重复一句话:”Fill all my holes!“

但是时间让彼此共生的情侣之间出现了一个窟窿,甚至陷入一种不是很真实的欲望膨胀,Joe开始与外面的其他人做爱。

”爱“的真挚性就随着Jerome赤手锤在镜子上,完全碎裂了。

Joe为什么最终要选择走向自我?

我只能这样解释:人的自恋性是一种欲望的外化形式,没有人不是自私的。也就是说,我们爱的永远是自己。

我相信,当真正开始爱上的时候,人是会开始放弃内心中那些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但是最终还是会放弃如此去做,还是会一意孤行。

我这几天写了一句话:大多数人习惯按照计划和预判行事,但往往这不能够冲击他人。能够对生命形成冲击力的是一种病入膏肓的随性与脱轨。

Joe与Jerome的相遇也正和大多数情侣一样浪漫,由于随性和脱序而产生的,3+5的理论不是一串无聊的物理数字,而更像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一种相互制衡的链接点,生命相互交际的一个定格时刻。 





Joe在一场SM的疼痛中嘶吼,在嘶吼中达到了高潮。

我看到这里时整个情感被导演打趣似的掉在了半空中。

我在想Joe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能够抛却了近乎所有的普遍法则,以及推翻世界强加给她的生活模式,到最后建立起了自己的掌控权。

这期间她运用内心中的各种力量进行反抗,从对于爱情的反抗到对于性本身诱惑力的反抗。

电影中有一段将她所经历的一切解释为赎罪。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像Joe这种执拗和坚韧的女性,最终是为了找到自己的内在主体,并且建构起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再坚强的外在也会被她从性的角度切入,然后摧枯拉朽一般找到了人性最基本的弱点。

所以才有了后来她将自己曾经反抗的过程中做经历的事,反馈在了她的工作当中,运用SM的方法去让别人还债,或者是一种人性阴暗面的彻底发觉——恋童者的宽宥与体谅。

Joe这个角色的伟大成功之处就在于,她判断世界的方式不是像另一个主人翁Seligman这样掉书袋,并且借用传统以及他人的观点来进行补充,从而显示出智慧,这是一种超前意识伪装下的道貌岸然。而Joe认知和衡量世界的标准来自于她自己的判断和绝对内在的真实感悟,而且她勇敢的通过自身的尝试和感受,去衡量万事万物。

我觉得这才是拉导想要通过Joe来反馈的真理的核心。


秉承电影开端,Joe一直跟着自己的父亲,讲述这白桦树的故事,Joe最终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那棵树,也最终没有杀掉Jerome。

经历了一切之后,Joe开始试着和在这个世界共处,对于经历过的一切开始全盘接受,然后努力积极的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并且在Seligman身上,她看到了一种人性的智慧与希望。


但是拉导似乎一如既往的残忍,最后他用Seligman变异性的性欲,扮演出一种张牙舞爪的丑陋的姿态,并且让Joe开枪杀死了他。

希望是一种幻觉。

我想,这种残酷和冷,反而能够更加让人坦然的接受“不可能”,

开始用更加冷静的姿态去缝合已经无法痊愈的伤口。




往期回顾:

 

随笔:

男人四十 HERO 太清教徒

 生活进阶记 / 厦门 / 另一个选择 / 北海道 / 沉溺于生

 噩耗 / 上帝拯救女王 / 山语 艺术与垃圾 / 老街 

 夜间繁华 / 废墟之城 /  / 南京 / 上海双年展


影像:

横滨玛莉 / ANNA WINTOUR 

百年酒馆 / 不羁的天空 / 幸福 / 迷失东京 / 海边的曼彻斯特

王冠 / 东京物语 狗镇 / 童年往事 比海更深 

 幻世浮生 / 金色池塘 / 恐怖分子  偷心  奥丽芙·基特里奇

恋恋风尘  /  穹顶之下  /  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法之徒  /  天窗 

滚石 一一 /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 45周年 / 牺牲 

 鲍勃·迪伦 库布里克 迷墙 巴黎最后的探戈 / 阿飞正传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留言。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

更多内容,进入“颓城”页面,点击“查看历史消息”,进行选择阅读。

联络邮箱:784121890@QQ.COM

个人微信:SEAN456789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