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投资人特质:善良、宽容、不妒忌

红与绿姚禹2017-12-06 20:07:36

-红与绿,让投资多姿多彩-



编者简介:

本文为红与绿.读享会投资专栏文章,作者姚禹,神农投资交易员红与绿群友之一。自3月份红与绿.读享会成立以来,发表了数十篇原创文章,均为群友们多年点滴积累的经验与感悟,深受投资者认同。我们坚信:唯有多阅读、勤思考,才能不断发掘机会,静心投资。此心可安住,红绿任逍遥。今天将群友姚禹这篇《善良、宽容、不妒忌》分享给大家,欢迎留言。



善良、宽容、不妒忌



基因是自私的,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身的不断复制从而能够延续它的存在。人类作为基因的生存机器也无时无刻不受基因的背后操纵。然而从基因生存的智慧中教给我们的却是善良、宽容、不妒忌。


基因从何而来?最初的基因可以追溯到“原始汤”中出现的能够复制自己的复制基因分子。自从它出现便开始不断的复制自身,然而在复制的过程中难免会出错。有的错误导致了复制的失败,有的错误却导致复制基因分子出现了新的品类。不同的品类都试图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下最大限度地复制自己,它们之间便形成了竞争。经过40亿年,有的基因在竞争中灭绝了,而留存下来的都是掌握了生存艺术的老司机。


在基因生存的艺术中一个非常高明的手段便是制造出了生存机器。生存机器最初是作为基因的贮藏器而存在的,但随着“原始汤”中食物的告罄便担当起了制造或寻找食物的角色。基因以类似于电脑编程的形式,通过预先编制的行为准则在背后操纵着生存机器。有的人可能会说人可以自己决定是否拿起面前的书并不受基因控制,但人却不能控制遇到强光会闭眼、被火烧到会躲避以及膝跳反射等诸多行为。可以说人类是基因编制的alphago,编程者不能左右alphago下一步会怎么走,但alphago也脱离不了程序安排的行为准则。生存机器也是一样,在基因的操纵下生存机器不断地以不同的策略进行博弈最终决定了基因的生存与灭绝。这些策略博弈中便体现出了基因高超的生存智慧。


凡是种群的大部分成员都采用某种策略,若这种策略的优势超过其它策略,便成为进化上的稳定策略。作者用这一观点解释了进犯行为,同时给出了非常精彩的鹰与鸽子的例子。这里的鹰与鸽子分别代表了同一种群中两种不同的博斗策略。当鹰遇到博斗时总是全力以赴、孤注一掷,除非身负重伤否则绝不退却;而鸽子却只是恫吓对方,从不伤害其他动物。如果鹰同鸽子博斗,鸽子就会逃跑,因此鸽子不会受伤。如果鹰同鹰进行博斗,它们一定会斗到其中一只受重伤或死亡才结束。如果是鸽子与鸽子相遇,那么谁也不会受伤,只是长时间的相互恫吓。进而作者通过对于不同的结果规定得分,来对两种不同的策略进行了讨论。这两种策略中任何单独一个都不能成为进化上的稳定策略。因为在鸽群中如果由于突变出现一只鹰,则那只鹰将在所有的博斗中获胜,获得更多的资源,鹰的基因将在这个种群中得以快速传播。而相应的如果鹰群中出现了一只鸽子,虽然它处处退让,但对比鹰群中激烈搏斗导致的收益减少,它避免了重伤或死亡,鸽子的基因也将获得在种群中散步开来的趋势。因此最后的种群中既有鹰也有鸽子。虽然基因是自私的,但它对于不同的基因却不总是赶尽杀绝,一切都要从进化的稳定策略出发来获取自己的最大利益。


对于自私的基因,动物种群中所体现出来的利他行为看似难以理解,但作者同样给出了完美的解释。动物中最明显的利他行为是母爱,因为孩子体内包含了母亲50%的基因。而亲缘关系也建立在了存在相同基因的可能性之上。通过某个共同祖先找到A与B的代距便可以计算出他们之间的亲缘关系。而动物的利他行为便是基因精确计算了自身收益之后的结果。例如一个准备自我牺牲的利他基因如果要取得成功,它至少要拯救两个以上的兄弟姐妹(子女或父母),或4个以上的异父异母兄弟姐或8个以上的第一代堂兄弟姐妹等等。仿佛每一项的利他行为都需要通过精算来决定,而大自然就是这个精算师。通过自然选择,这些精算的结果都成了为进化的稳定策略,像程序一样写在了基因里。


关于进化的稳定策略的讨论对于投资是有借鉴意义的。因为“进化的稳定策略作为基因得以生存下来”的思维模式已经深深刻在了我们的脑子里,成为了投资决策的一部分。同时进化的稳定策略帮助基因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生存下来,其中所包含的智慧也有利于我们在市场中能够一直生存下去。这其中最有借鉴意义的一种策略便是生物应对囚徒困境的策略。在囚徒困境中有两种选择合作或背叛。它描绘的是两个嫌犯在狱中被分别审问的情形。如果两个嫌犯合作则他们将可以获得轻判,如果其中一人背叛则背叛者可以出狱而选择合作者将被重判,如果两人都背叛则他们都将获得一般的刑期。在单次博弈当中纳什均衡已经解释了背叛是最佳的策略。但在重复博弈中,运用进化的稳定策略却可以带来一些有益的启示。作者讲述了一个重复博弈的策略竞赛的例子。在竞赛中获胜的是一个叫“针锋相对”的策略,这个策略将在首轮中选择合作,之后的每一轮都将照抄对手上一轮的策略,作者将其获胜的原因总结为它的善良、宽容、不妒忌。因为它的首轮是合作的,并且在之后的策略中不会主动地背叛,这种善意为持续的合作创造了条件。此外它也是宽容的,即使对手之前出现了背叛,但只要对手选择了合作,便会再度合作,这种宽容也让它走上合作的良性循环。最后它并不妒忌,由于没有主动的背叛,它不能从对手那里获取优势(顶多只是打平),也不会因此改变自身的策略。


善良、宽容、不妒忌在股市的投资中也是非常适用的。股市的环境与囚徒困境非常类似。每一个持股者都是合作的一方,他们的稳定持股可以让股价上扬。但当其中有人开始选择卖出(背叛)时,股价便开始承压甚至下跌,卖出者可以获得超越其他投资者的收益。在这里“善良”便是趋势跟随策略,在趋势结束前不会轻易的卖出。因此,可以说在股市中的很多损失都是“不善良”造成。由于想要获得超过大众的收益或认为自己已经具备超越市场智慧的能力,常常会让人在上涨趋势中卖出。这种“不善良的背叛”的做法就是股票交易中的猜顶,常常都会以踏空结束。因此股市中的善良便是趋势跟随,在趋势反转前不猜顶、不轻易卖出。而宽容就是冗余,是缓冲容错的空间,在股市中就是风险担当。在判断趋势反转时,不同的人风险担当不一样,宽容的程度不一样就造成了不一样的结果。如果毫不宽容,每一次回调便认为是行情反转,便会在追逐行情的路上疲于奔命;而如果太过宽容,在显著的调整之后才认定是行情反转,之前接受的调整便会吞噬一部分的利润。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交易中需要宽容,需要风险担当,这也是盈亏同源的道理。最后是不妒忌,妒忌是负面的情绪,是交易的大敌。常常听到这样的例子,有人因为妒忌别人赚了钱而进行激进的操作,这种故事常见的结尾往往是预期之外的亏损。妒忌可以成为驱使人前进的动力,但不能成为采取行动的理由。因为妒忌而采取的行动往往都是欠缺理智的,难以带来乐观的结果。基因并不妒忌,它只会为自己的生存去做选择,而不会在意别人的生存状态。这种几十亿年来积累的生存智慧无论对于投资、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有借鉴意义的。



关注红与绿,让投资多姿多彩。

  红与绿原创投资经典文章  

交易的一些核心要素

刻钱荒之舟,求牛市之剑

晴天响雷,大海扬波——谈《战狼2》、国运与投资

投资最重要的事:简单、专注、坚持和勤奋

成不识:我的投资体系与市场观点

铜爵资本赵志俊:谈今年的赚钱思路

未来1-2年会是比较温和的牛市

忽如一夜春风来,价值投资遍地开——关于白马股创历史新高后的讨论与思考

怎样选择成长股?

严晓捷:中国为什么出不了巴菲特?——谈巴菲特一生的三个节点

投资交易随笔

乌合之众的典型演绎

反脆弱:从不确定性中获益

巴菲特是什么投资套路?在A股他的套路好用吗?

“活的更久”比“伟大的交易”更重要

不求投资时时顺利,只愿路上常常警醒

善良、宽容、不妒忌

人性的弱点——读《投资心理学》

投资者决策与企业经营决策的“和而不同”

利用非理性泡沫,获得超额收益机会

阶级割裂下的思考:人生长恨水长东

任何细微的“扰动”都可能打破市场的平衡——读《金融心理学》

等待,交易过程中最重要的步骤

读《股票作手回忆录》有感

投资与人生

陶武彬:股东价值最大化理念下的资本配置

文尽远:局外人读书(作者并没有说的那些事儿)

李炜:思维习惯是人类最强悍的复利武器

严晓捷:为何A股不爱回购?

放下执着,独立思考

少断言、多质疑,少重复、多归零

《渐行渐远的红利》读书笔记

今天会很难,明天会更难,但是后天很美好——读《阿里传》有感

有同学发信息询问如何加入红与绿讨论群组,在这说明一下:


红与绿欢迎在投资方面有兴趣、有专长的投资圈朋友加入,欢迎您分享您的投资经验和故事!如需加入,请发送您的真实姓名、个人简介、擅长领域、微信号码给红与绿公众号,或直接加小编微信(扫描右下方二维码)申请入群,后续会陆续邀请加入分组讨论群,感谢您的支持与关注。


更多文章,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阅读原文

TAGS:投资基因巴菲特生存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