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婆那么漂亮,为什么还要去找情人?答案雷爆了!

路过心灵的句子2017-12-01 21:39:01



准时交作业

深夜,十二点整 漆黑的房间里,男人驾轻就熟地将床上女人的身体打开,动作带着几分烦躁和不耐,粗暴地不留半点情面。 被那强烈的冲撞折腾得几乎散架的,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她清楚,这个男人是在把对她这个人的恨和厌,全部以这种原始又极端的方式发泄出来。 向晴很清楚,如果不是他们的结婚协议书上清楚地写明了,每月十五号是他交公粮的日子,这样的肌肤相亲,也只是一种奢望罢了。 只不过,向晴的隐忍并没有换得丝毫的温柔,瘦腰一挺,男人已经到达了极限,他索然地翻身,没有半点留恋地下了床,就好像方才那一番极致的缠绵,完全与他无关一般。 向晴看着他在昏暗的灯光里寻找衣物的模糊身影,眸子暗了暗,语气里带着几分试探,“找不到了么,要不,我打开灯吧。” 男人英挺的身形一顿,随即,才讽刺地开口,“别,强奸完我的肉体,还想强奸我的精神?” 向晴搭在被子上的手猛地收紧,结婚三年,柯翰从不肯在有光的地方和她做,做完就走,绝不肯有半点的拖泥带水,似乎,生怕多在她这里停留片刻,她就会脏了他的眼睛。 向晴深吸一口气,忍住眼底的酸涩,“今晚别走了,天气预报了台风,你这个时候开车出去,不安全。” 柯翰正在系着扣子,听到她这么说,回过头去,薄唇微勾笑得极为嘲讽,“在你身边,才是最大的不安全。” 一个把自己妹妹的男人抢走,逼得她远走高飞不敢回国的女人,有多恶毒? 面前这个始终一手操办这一切,却始终装得善解人意的女人,最有发言权。 似乎被她今日反常的话多激起了怒气,柯翰竟然第一次破例,对着那个被他折腾得不像样的女人冷言,“我怕我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儿,会觉得想吐。” 向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清楚,这不是柯翰的激将法,一字一句,绝对发自真心,他觉得她恶毒,虚伪,甚至恶心。 柯翰察觉到她的沉默,才好像得到了偌大满足似的笑了笑,转过身正要离开,那女人却轻轻地开了口,“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当年不是我把她逼走的,是她自己要离开的。” “你觉得我会信吗?”柯翰的语气嘲讽,他会相信那个柔弱,身体虚弱地连走路都困难的女孩儿,是自愿的离开这个她居住了十几年的城市吗? “向晴,你最好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我嫌脏。” 柯翰厌恶的皱眉,女人的眼睛,看了看餐厅位置那准备的格外丰盛的晚餐,笑得有些凄惨。 结婚三年的纪念日,她的丈夫唯一的感觉,是恶心,是嫌她肮脏。 为了逃开她这个恶毒的女人,他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在这种雷雨天里开车离开。 她还有继续自取其辱的必要吗? “你记得我们结婚多久了吗?”向晴的语气飘然,不定。 柯翰没有回答,他只觉得,这是这个女人又一次无聊的搭讪。 “是整整三年,1095天。”向晴慢慢地下了床,她赤裸的身体上,布满了柯翰粗暴留下的痕迹。 “所以?”柯翰不耐烦的皱眉,“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向晴摇了摇头,从床底摸出来一份文件,“这是给你的结婚周年礼物。” 啪的一声,灯被女人轻轻地按亮,她雪白的胴体就这么大咧咧的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上面还残存着柯翰方才粗暴留下的痕迹。 她手里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明晃晃的,很打眼。 “开着灯和我做一次,这个就归你。” 男人漆黑的眼底,闪过如狼般的凶狠。

不肯原谅她

向晴仰着头,看着那个足足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男人,说来可笑,他们结婚那么久,她竟然很少有机会这样仔细的端详他。 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记住他…… 然后,彻底离开他,过好自己的人生吧。 向晴已经累的无法再继续这样的生活,她不是机器人,她的心被人伤透了,也会疼也会痛的。 柯翰看着她,似乎在考证她所说是否真实,他看惯了这个女人低眉顺眼的模样,竟然没有发现,她其实很美,无论是外表还是身材,她绝对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什么。 至少,不至于让人倒胃口。 如果,她不是那么心肠狠毒的女人,他或许,并不会这么讨厌她。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那张无助地脸,柯翰的那一点点动摇,瞬间灰飞烟灭。 “你就这么饥渴?”柯翰在向晴裸露着的身体上巡视着,像是,看着什么搔首弄姿的妓女。 “这说明什么?你不行,太短,无论是时间还是长度。”向晴心底一冷,眸子却死死地盯住他,果然,她的挑衅激起了柯翰的怒火。 一把,柯翰直接推着她倒在了床上,一只手扼住她的咽喉,没有任何前戏便将她整个人完全贯穿。 “这样,你很爽?”柯翰咬着牙开口,质疑他的能力,他恨不能一把掐断她的喉咙。 “快一点!你行不行!” “再用力一点,你不是只有这样吧!” 柯翰,柯翰…… 这一次,向晴没有再忍,暧昧诱惑的呻吟着,手在男人那宽厚的背上胡乱的抓着,就像是每一对相爱的情侣一般,疯狂,投入。 既然,这是最后一次,她又何须忍耐,何必忍耐? 夜还很长,却不减此时的疯狂。 一夜无眠。 向晴独自醒来,身边的男人还睡着,他睡着的时候,像是脆弱的男孩儿,没有半分与她相处时剑拔弩张的模样。 “柯翰,当年的事,不是我做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问心无愧。”向晴的手,轻轻地在柯翰脸上划过。 “再见了,你自由了。”起身,留恋的最后看了一眼柯翰,向晴才缓缓地打开门,这一次,她没有回头。 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消失,却不屑地勾起了唇角,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还真是和她这个虚伪至极的女人很配。 目光,扫过床头,那一份离婚协议书静静地放在那里,柯翰带着讽刺的笑容打开,却在看到那上面大大的“向晴”两个字时,目光猛地一滞。 “去他的。”狠狠地,他将那份他曾经无比期望的东西摔在了地上,想起那个女人那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柯翰的心,竟然第一次因为这个他厌恶的女人而有了其他的情绪。

昏倒在马路上

向晴离开别墅,看着那一片狂风骤雨惨然一笑,回过头,看着那她曾经住了三年的地方,当年她满怀期待和憧憬的来,如今这样冷冷清清的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他和她,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的平行线。 她再怎么努力,也拗不过命运,她和柯翰,从始至终,都是不可能的。 “少奶奶,这天气不能出去,你还是……”别墅的管家,看到向晴那虚弱摇晃的身体,忍不住出声相劝。 这可是十年一次的强台风,外面现在是不可能还有车的,孤身一人出去,一定会出事! “我,说到做到。”向晴回头,看着那满脸担忧的老人,终究还是坚决地走了出去。 “少奶奶……”管家看着她消失在雨幕中的身影,却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于是,他急忙找到了还在卧室里满脸不快的柯翰,“少爷。” “什么事?”柯翰冷冷地看他一眼。 “少奶奶她……出去了,这种台风天,我怕她会出事,您还是去看看……” 柯翰戾气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须臾,却笑了起来,“又是什么,苦肉计?” “少爷,我看这次少奶奶不像是在开玩笑,还是……” “滚出去,难道我的事情你也要多嘴?”柯翰却猛地把床头的烟灰缸砸了过来,心里猛地涌起一种不安的感觉,不过,那个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的女人,可能放弃吗? 他不信,或者说,他并不愿意相信。 向晴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身上的衣服在这样的倾盆大雨里早已经湿透,冷得她直发抖,可是,身上的冷那里及得上心里的寒。 柯翰的不闻不问,让她已经认识到,他们,真的已经结束了。 眼前的路越来越模糊,时不时地,视线里变得一片漆黑,向晴却欣慰的笑了笑,这样,或许也好吧。 就在她在冷冷的雨中艰难的走着的时候,一道车灯划破了黑暗。 是柯翰的车。 心里掠过一丝狂喜,向晴发现自己心理防线,竟然就这么因为他的一个动作而溃不成军。 原来,他还是在乎她的,他还是不忍心看着她去死的。 向晴笑了笑,心里轻松了好多,晕了过去。 柯翰没有下车,他也说不清他为什么要出来,可能,是为了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说谎,也可能,是怕她死在这儿。 雨里的女人,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 “真的昏倒了?该死!”柯翰猛地在方向盘狠狠地打了一拳,竟然不顾那狂风暴雨跳下了车,把那个几乎没有温度的女人抱了回来。 这个女人,认真的吗? 柯翰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方向盘猛地转向,向着别墅疾驰而去。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

阅读点击左下方“”继续阅读!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