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中国教育何时站到WISE的中央发出自己的声音?

镇西茶馆李镇西2017-11-17 02:05:50

 

上午,加纳总统出席“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ISE)并发表演讲。因为昨天那个获奖者就是加纳的一位青年。在讲话中,加纳总统反复强调一定要注重贫困地区的教育,让更多的孩子,更多的学龄儿童不因战争和贫困的原因而失去受教育的机会。加纳总统演讲完毕,主持人请上了几位嘉宾(其中一位是欧盟委员)讨论难民儿童的教育。由于战争造成了大量的难民,因此对难民儿童的教育成了全世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从我参加的这次峰回来看,世界教育关注的更多的是贫困地区的教育,用中国的话来说叫“平民教育”,而不是精英教育。因此,无论是欧美发达国家的高端教育,还是中国许多名校高大尚的教育改革,并不在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的重点关注中。他们更注重的是贫困地区或者说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教育,一句话,更关注教育公平。即使谈“教育创新”,也主要是谈通过手段的创新、技术的创新、机制的创新等等,来保证每一个儿童受教育权利的落实。


我由此想到中国,中国现在更多的还是关注精英教育。这就是为什么国内的一些特别有影响的名校的教育成果,没有在这儿受到关注,还是我刚才说过的原因,这里关注的是“国际平民教育”——当然,他们没有用这个词。


我又想,如果说长期以来以西方教育为主流的国际教育界对中国有所忽视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教育创新峰会,并不存在以欧美为中心的话语权。但是中国的教育,在这里明显被边缘化了。整个峰会基本上没有什么声音,两千多代表中,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却仅有二十多个人受邀。而且来这里基本上都是开会,或者干脆说,就是来“打酱油”的。这是为什么?


这里顺便说一下,网上有些朋友祝贺我参加这次峰会,还说我“代表中国”,“走向世界”“很光荣”云云。我感谢朋友们对我的真诚祝贺,我也为能够受邀参加这次盛会而高兴。但我得实话实说,出席这次会议的人,并非大家所想象的有多么了不起。当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但条件并不如有些老师想的那么高不可攀。我看这次来的中国代表,真正在学校直接搞教育的并不多,就我和另外两个校长,还有一位云南的老师,除此之外,大多是教育公益机构、教育研究机构、教育媒体、教育公司的人,他们当然有资格也应该参加这样的会,但我觉得还应该增加中国教师的代表。


下午的闭幕式,由2017年WISE教育奖的获得者、加纳阿杜思大学的创始人帕特里克•奥瓦发表演讲。他的演讲非常朴实,但相当感人。他谈了自己为什么要办这么一所大学的原因和经过。他说,他读高中时曾经想当太空人,后来去美国读大学,其间国内发生政变留,他便留在了美国,并进入微软公司工作。他经常思考两个问题:“加纳为何贫困?我能为改变这一切做些什么?”他说,他原来希望通过微软来改变世界,改变非洲,通过软件来改变,后来觉得自己不应该仅仅是在工程方面做一些事,而应该为非洲切切实实做点事情。做什么呢?他发现年轻人只有读了大学才能参与社会管理,并改变这个社会,改变国家。于是他决定辞去微软的工作,告别美国,回到贫困的祖国。他利用一间简陋的平房开始创办大学。其间的艰辛非我们能够想象。2002年学校正式开学,只有30名学生,而现在已经有900名学生。他计划2018年,学生人数达到1000人。他的学生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一半是女生。虽然艰难,但他很自豪。他的大学所毕业的学生都参加了工作,成了国家的人才。他说:“教育是创造希望的事业!我们正在改变非洲大陆。我们一定要把美好的未来带给下一代!”


他的演讲不断激起掌声。我再次想到中国的教育。我们中国虽然比加纳富强,但依然需要像帕特里克•奥瓦这样既拥有理想主义情怀和社会责任感,又具有脚踏实地苦干的人。其实中国也不缺少这种人。中国教育曾经有两个项目入围WISE教育奖,但最后均未成功。一个是“新教育实验”,一个是“一公斤盒子”,后者是一个教育公益项目。


尽管中国教育是为中国老百姓的,不是说非要靠“国际大奖”来证明自己,但是这么一个具有影响的国际教育平台,中国的缺失总归是我们民族的遗憾。我期盼着,在不久的将来,中国教育能够站在WISE“教育诺贝尔奖”的领奖台上,让世界瞩目,为华夏争光。


                        2017年11月17日晚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