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沉稳老成的余则成,到幼稚搞怪的颜王,他都经历了什么?

新晚报影视2017-11-15 03:15:07

随着《极限挑战》的复播,“男人帮”重新进入大众视线。


软萌的“小绵羊”,抠门的“大松鼠”,高情商的“青岛贵妇”,搞怪的“小猪”,老谋深算的“神算子”。


还有全靠抢的“颜王”孙红雷



在最新一期鸡条中,颜王几句话就弄哭了阿拉蕾。



看着身后的他一脸懵逼,又无语又可笑。



在往期的节目中,颜王的属性就是:霸道


还有搭讪的必备问题:我帅吗?



没有脑子,全靠武力,稳坐“极限大傻”之位。



抢过张艺兴的金条,抢过王迅的眼镜。


随地可以结盟,随时也可以解盟。



黄磊带着他做任务,更像是“带娃记”,和神算子在一起,他的任务就剩下了吃。


也不止一次的刷新黄渤对他的认知:真想不通《潜伏》怎么找你演余则成?



在孙红雷塑造的经典角色中,余则成绝对算是一个。




在《潜伏》热播后,“余则成”三个字更是成为一切间谍的代称。


在剧中,余则成是个有血性、意志坚定、不屈不挠的人物。



孙红雷自己也说:余则成是他演过的角色中,最硬的硬汉。


他是从内到外都非常强大的英雄。



说到“硬汉”,孙红雷不止塑造了“余则成”一个。


2003年的《征服》,他饰演的大反派刘华强,同样印象深刻。



对仇家他凶狠霸道,有仇必报,对弟兄他重情重义,极有原则,对深爱自己的李梅,他也有铁汉柔情。



在与宋老虎的交锋中,那句“不气盛能叫年轻人吗?”一度被人津津乐道。




重情义的黑社会,他演过,不服管教的正义刑警他也演过。


在《我非英雄》中,他饰演的刑警队长,工作上不知变通,思维固执,爱情又不懂风情。


但在敌人眼里,他是一杆装满火药的枪。



不得不说,孙红雷有股与生俱来的“痞气”,蛮横霸道,不服管教。


他演技精湛,演活了这一类“硬汉”角色。



他的“痞气”在戏里有,在戏外也有。


在鸡条中,他以蛮力著称,说不过就抢,抢完就跑。


幼稚的“孙三岁”给观众来带了很多欢笑。



在和黄磊一起回忆过去时,谈到父辈他哽咽了。


爱闹爱笑的“颜王”有一个相对心酸的童年,和一位影响他一生的母亲。


母亲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为了补贴家用曾业余捡废品。


在公共场合说不出一句囫囵话的母亲,却生出了爱唱爱跳的他。



孙红雷从小性格外向,在小伙伴中很是个“人物”。


直到小学四年级时他才知道家里推迟两小时吃饭是因为妈妈下班后要去捡废品。


之后他变得孤僻、沉默。


有时放学回家,看到妈妈向邻居借钱,却被没好气的拒绝后,他鼻子一阵发酸。



一个周末,13岁的他主动牵起母亲的手要陪他去捡废品。


母亲瘦小干枯却坚韧从容,她告诉孙红雷:别人看不起我们不要紧,自己要看得起自己。


孙红雷至此之后慢慢又变回开朗阳光的孩子,初二迷上霹雳舞,母亲也是借录音机支持他。




后来在全省比赛中得了一等奖,他开始专职跳舞,还攒钱给买了套三居室,五口人这才从二十平的房子搬出来。


为考中戏,他只吃菜叶子和水果,玩命跑步减肥,一个月竟减下40斤。



毕业后当上演员,戏路越来越宽,04年把父母接到北京养老。


但母亲只享了四年福,就离开了。


经历了丧母之痛的他,近些年塑造的人物性格开始发生微妙转变。


不再是一味的剑拔弩张、冷硬入骨,而是多了很多新的东西。



《梅兰芳》中邱如白“阅尽天下爱恨”的孤单与收敛,《潜伏》中余则成“泰山压顶而不改色”的执著与沉静。



2010年的金鹰节,孙红雷连夺“最佳表演艺术奖”、“最佳人气奖”、“观众喜爱的男演员奖”三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


在万众瞩目下举起奖杯时,孙红雷含泪说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话:“感谢我那天堂的母亲。”



2011年之后孙红雷继续转变,尝试了《男人帮》《二炮手》《好先生》等轻喜剧。


不羁随性的作家顾小白,机智幽默的土匪贼九,花样作死的流氓厨师陆远。



我想母亲对孙红雷的影响一直存在——



来源:电影每日推荐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