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邹冰——爱恨交加的记忆(上)

镇西茶馆李镇西2017-11-03 11:26:05


(文章较长,估计文字错误不少,但基本上不会影响阅读。特此提前表示歉意!)               

      

 

邹冰是我十多年前教毕业的学生,当年,这是一个让我爱恨交加的孩子。

 

他显然是典型的“差生”——我不忌讳用“差生”这个词,因为他当时就是差!这么说吧,几乎所有差生的缺点他都具备了——违纪、打架、上课捣蛋,不做作业,成绩糟糕,不接受批评,还和老师顶撞,不止一位女教师被他气哭。他曾经邀约一伙男生手持钢钎到成都十九中打架,说是在那读书的表妹被欺负了,他要去帮忙,结果被扭送派出所,最后是我去派出所把他领回来的。二是曾经把不健康光盘拿到班上传播。

 

所以,那时候围绕他的批评甚至大发雷霆,还有停课教育呀,促膝谈心呀,守着他补作业呀,请家长来学校,还有家访等等,那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是我工作的常态。

 

哪天如果他没犯错误,我和科任老师竟然会不习惯:“咦?今天班上怎么这么安静呢?是邹冰没来上学吧?”

 

 

开学不久的一天晚上,我接到邹冰母亲的电话,她带着哭腔说:“邹冰到现在还没回家!”

 

原来,当天下班后,邹冰母亲照例到学校来接儿子。一走到教学楼前,就碰见英语易老师,易老师便把邹冰的课堂违纪和不交作业的情况告诉了她。气愤之中,她便冲到教室去找邹冰,没找到。于是,她又在校园里四处寻找。结果在停车棚找到了邹冰,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冲上去就给了邹冰一个耳光!并叫他就在原地等着,可等她把自己的自行车推出来时,邹冰已不知去向……

 

“他到现在还没回来。”电话里的邹冰母亲带着哭声说道,“唉!当时我的确没能控制住自己。其实,看到他俩在车棚前鬼鬼祟祟地商量着什么时,我对他们的出走就应该有所警惕,但我仍然太大意了……”

 

接下来,在蓉城寒风凛冽的茫茫夜色中,邹冰父母在四处寻找,我也在四处寻找——直到深夜,直到凌晨,仍然没有任何线索。

 

那一夜,我通宵未眠。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学校。令我惊喜的是,我一走到教室门口,便看到了乞丐一般肮脏憔悴的邹冰,和他一起出走的还有郭锐。原来他俩昨晚是在市中心天府广场的毛主席塑像下和乞丐一起度过的。

 

“嗬,去当了一夜‘毛主席的警卫员’?”为了缓解孩子的紧张,我轻松地给他俩开了个玩笑。

 

邹冰说:“我们完成了作业。”

 

嗯?这让我有点吃惊:“流浪在外,你怎么做的作业呢?”

 

邹冰说:“我趴在广场的草坪上,就着路灯做的。”

 

我竟然有了些感动,这说明孩子还是想学习的。接下来我和邹冰谈心,我引导他分析自己有哪些优点,点燃他向善向上的信心和勇气,鼓励他战胜自己,我还给他找了一个帮助人胡夏融,以随时督促提醒他。

 

后来邹冰在反思文字中,记录了这次谈话——

 

……我记得李老师先说:“我现在要问你们很多问题,你们必须说真话。”我们答应了,于是发问了:“你们想不想当优生?”我俩都点头。他又说:“为什么呢?”我说:“因为成绩好了作业做得快,又不会挨骂挨打。”李老师又说:“既然你们有这么大的上进心,那为什么不努力呢?”“就是管不住自己,对自己要求不严格。”李老师又问:“那你们现在觉得自己有哪些大问题?”我说:“就是学习不主动,非要家长监督。”“那你们现在觉得还需不需要帮助人写联系本?”李老师又问了,我俩都一直决定要。

 

摘录到这里我想起了,刚进校我就决定给邹冰找一个帮助人随时督促他,帮助人通过“联系本”(后来叫“谈心本”)记录每天的表现。我和他爸爸妈妈都通过这个本子随时“监控”并教育引导邹冰。可他根本不愿意,觉得那样随时被管束“不自由”。我就没勉强,而是继续寻找时机。现在,他终于同意了。

 

我最后的几句话是:“我不要求你们以后不再犯纪律错误,只是希望你们违纪的频率逐步减弱;但是,对于出走,我希望你们是最后一次。”

 

他们表示决不再出走,我却有意问:“如果以后你们又犯了错误怕回家挨打,怎么办呢?”

 

邹冰说:“我宁可挨打也不出走了!在外面又冷又饿又怕,比挨打还难受。”

 

郭锐说:“我找李老师,请李老师给我爸爸妈妈打电话,他们都听李老师的。”

 

“好,今后如果家长再打你们,你们就给我打电话。”我斩钉截铁地说,“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们的110!”

 

后来邹冰果然没再出走了。但依然错误不断。所谓“战胜自我”的方案也没坚持多久——这其实才是后进生的常态。那时候,老师们批评犯了错误的同学,常常这样说:“再这样,你差不多就赶上邹冰了!”或者说:“今天连邹冰都没迟到,你怎么迟到了呢?”“你这次的分数竟然和邹冰差不多了,要有危机感啊!”有一次,蔡峰同学作文里面写到我班同学参加升旗仪式如何如何庄严肃穆,也有这么一句:“就连最调皮、最不服管的邹冰等人,也那么认真,也在用行动证明——我是一名爱国者。”

 

可见,邹冰在老师同学中的印象了。

 

 

但是,别以为老师和同学都歧视邹冰,不不不,恰恰相反,我和各科老师,还有同学们对邹冰等人(注意,在我班上,可不止一个邹冰啊,只是邹冰最最“邹冰”)倾注了十二万分的热情,提供了真诚的帮助,表现出了许多智慧。

 

通常情况下,我帮助邹冰的“常规武器”是谈心,犯了错误自然要找他谈心,这就不举例了。没犯错误,我会和他聊天,什么都聊。现在想来,虽然我对邹冰曾经怒不可遏,拍着桌子斥责他,但我俩的情感从来都很好。

 

我有时候似乎是不经意地在教育邹冰,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受到触动。比如,有一次开班会课,主题是“要爱你的妈妈”,有一个环节是让同学们说说自己名字的来历。邹冰举手发言说:“我出生那天,正下大雪,天很冷,所以爸爸就给我取名邹冰。”我问:“那天结冰了吗?”他点头说:“结冰了。”我说:“所以你就叫邹冰!”同学们都笑了起来。我说:“爸爸给你取这个名字,大概是希望你记住妈妈生你时的艰难,对吧?所以,你现在可不能对你的爸爸妈妈‘冷冰冰’的啊!”他点头坐下了。我这样半开玩笑地和他说,是因为他经常气他的爸爸妈妈,我要他从自己名字中学会懂事,学会体谅爸爸妈妈。

 

我还有一个“常规武器”,就是和他们玩,包括周末去公园玩,当然这是有条件的,就是有了明显的进步。我经常在周末让同学们评选“进步最大的同学”,比如这个星期上课纪律有进步,作业也按时交,至少缺得不多,也很少打架,好,如果被评为“进步最大的同学”,我就带他们去公园玩,踢足球,打扑克,摔跤,等等。邹冰多次荣耀上榜。



记得有一次我和学生在青城山的溪水中打闹。邹冰等十来个男生围成一个圈,把我团团包围,我不幸地成了“圆心”。邹冰一声令下,他们一起攻击,用手拼命朝我拨水。我眼前一片水花,什么都看不见,真是四面楚歌,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更别说还手之势了。而邹冰早已全身湿透,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溪中游来游去,使本来不宽也不深的溪中,多了一条可爱的大“鲸鱼”!

 

 

除了谈心和玩,还有就是表扬和鼓励。我从来认为,对后进生来说,榜样的力量是有限的,但表扬的力量的确无穷。那时候,我让同学们找邹冰等人的优点,只要找出一个,我就不吝表扬。那时候我要求同学们写随笔——类似于谈心本。于是,我常常在这本子上鼓励表扬邹冰。我就一个目的,唤起邹冰向上的欲望,让他相信:我是一个好人!

 

比如,有一次我读向启的随笔,向启写了这么一件让他感动的小事——

 

窗外,阳光灿烂……

   

教室里却出奇安静。现在是星期四下午3点10分,我们正在进行着语文考试。

 

这个星期我坐在门边,这真是一个“有利”的地形,我可以清楚地了解每位同学开门的动作。第一个上厕所的人已经出现,是邹冰。他可是我班的头号壮士!光是看那一米七几的个子和结实的肌肉,没准你会以为他是黑社会的打手,至于开关门那更不用说了,肯定是一声响亮的“砰”,随之而来的必定是奋笔疾书的学生的抗议和李老师的“不象话”。

 

可是,我发现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邹冰用我察觉不到的脚步声走到门口,再用那只在校运会上创造了铅球冠军的右手轻轻的扭开了门锁,开了一条缝,闪出门去,又慢慢地拉上门,整个动作几乎没有一点声音!连正在思考阅读题的我都没什么感觉,更别说后面的同学了。真是好样的!我心里这样想。

 

然而我还是不免有些担心,为邹冰回来时担心。从理论上讲,从外面开门难度更大,万一弄出点声音,岂不打搅同学们?正这样想,忽然看见门锁很轻的响了一声,随即什么声音都没有了。过了约一秒钟,我发现门锁开始缓慢转动,那是一种什么速度啊!简直比蜗牛还慢。最后,门打开了,却只有最近的几个人知道。我抬起头,看到的是邹冰天真的笑脸。顿时,我心里涌出一种极度的欣慰感:我们的同学这样可爱!不错,邹冰在很多方面还很差,但正因为如此,他这种为同学着想的品质才更显得难能可贵!不仅仅是邹冰,所有的同学在所有的小事上都默默地感动着我,感动着其他人。我相信只有我们三班的同学才做得到!

 

猛然想起李老师常说的一句话:“生活在感动中是一种幸福。”

 

窗外,阳光灿烂……

 

这篇文章让我相当感动,我在班上全文朗读,一边读一边评论,既表扬向启善于发现身边的美,更表扬邹冰不经意表现出的善良。听了我的朗读,全班同学都被感动了。

 

 

有一天,尹萍也在随笔中写了邹冰对她的帮助。尹萍说一天早上,她骑车到了学校车库却发现自己忘记带自行车锁了,当时又快要上课了。正在她着急的时候,邹冰来了,他的自行车上有一把软锁,因此邹冰便将尹萍的自行车和自己的自行车锁到一块。尹萍的困难便解决了。在我看来,这似乎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善良的尹萍却被感动了,她写进了随笔,结尾写道“真多亏了‘大救星’邹冰,要不是他,我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虽然谢谢的话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是在这里我还是要对你说:谢谢你,邹冰!”这篇朴素的文字又成了我在班上大张旗鼓表扬邹冰的素材。于是,尹萍一个人的感动,便被我放大为全班同学的感动。

 

所以说,面对邹冰,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有许多“同盟者”,他们是邹冰的同学。我们一起营造了一个温馨而充满正气的班风,一个不断鼓励后进生的舆论氛围。还有,那时候我班有“一对一”的帮扶机制,就是一个优秀学生帮助一位“后进生”。我记得向启、胡夏融等同学都曾做过邹冰的帮助人。

 

 

同学们对邹冰真的很好。班长胡夏融的一则随笔这样写道——

 

窗外很冷,教室里却飘扬着轻柔的歌声。邹冰和我坐在一起,周围的同学都静静地听着,听我们唱歌。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悠悠的歌声在萦绕,我们的心都很宁静。“我觉得邹冰好纯洁啊!”李翱突然对我说。我看看邹冰,他摇头晃脑的,完全沉醉于自己的歌声之中。我很少看见邹冰如此专注、投入的样子;也很少感到邹冰的心如此平淡如水——没有了粗俗的语言,失去了无聊的疯狂。我感到,我们的心仿佛飞到了一个圣洁的地方,那里只有蓝天、白云、树木、花草,只有清澈的小溪缓缓流淌,空中的鸟儿自由飞翔……

 

这几天下午,邹冰总是叫我和他一起唱歌。他的声音甚至是十分柔和、细腻的。每当这时,我总对他说:“你有一颗纯洁的心。”他的脸红了,他有时会摇摇头,有时干脆调皮地向我一笑。但不管怎样,我喜欢和他一起唱歌,此刻,便仿佛感受到他内心深处那颗晶莹的童心,于是我的心也似乎被洗涤了一番。

 

每当读到这样的文字,我都会给邹冰看,让他知道,其实同学们都很爱他,他其实也真的很可爱。

 

 

邹冰的成绩不好,但他又渴望取得好成绩,他的办法就是在考试时“搞小动作”。他的同桌张杨记得有一次数学测验,张杨刚交了卷要离开座位,突然被邹冰叫住了:“张杨,告诉你一件事,但有一个要求,不准告诉李老师。”

 

“可以!”张杨点了点头。

 

“记住!你千万别告诉李老师,不然,我就完了!其实,我刚才考试,偷看了你的试卷。”邹冰说道。

 

可张杨并不相信:“别开玩笑了。”她的确不相信邹冰会作弊。

 

“真的,不骗你,有几道题我真的做不起,所以……”邹冰十分认真地说着,从他的语气中显示出几分不好意思。

 

张杨一听这话,气极了,不顾一切地向邹冰大骂道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太过份了!你不懂的可以问老师嘛,你太……太,太无耻了!”

 

邹冰见张杨动了肝火,急忙认错:“我……我,我实在是做不起题呀!在考试的时候,不懂又不能问老师。不过,我保证下次不再这样了!一定!我说话算数的。”

 

看着同桌认真而天真的样子,张杨忍不住“噗”一声笑了。她不知道她应该为同桌的作弊感到生气,还是为他的诚实感到高兴。

 

于是,以后每次考试之前,张杨总会提醒一下邹冰;“记住你所说的话。”每次考试完毕后,邹冰也会说上一句:“这次我没看你的试卷了。”

 

这就是可气又可爱的邹冰。

 

和同学们相处,邹冰也随时会给同学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与笑声。他擅长做各种鬼脸。你看他,舌头顶着下嘴皮,上嘴皮向内一收,眼睛看着自己的鼻梁骨,双手握成拳头在他高高挺起的胸膛上用力地敲打着。这,就是他的拿手好戏,也是他的代表作——扮大猩猩。他是一位表演天才,大家都这么说。的确,他不时地会做出动物的样子,譬如大猩猩、猴子、小猪……这些都是他的拿手好戏。

 

 

因为邹冰太感谢他的同学们了。同学们对他那么好,邹冰总想有所报答,他希望自己能够为同学们做点什么好事。总之他太渴望为班级“建功立业”了,可他好像无法控制自己经常违纪,成绩也老提不上去。但他也有一个班上大多数同学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健壮的体格,他魁梧的身躯。每当学校开运动会,就是邹冰扬眉吐气的时候。他出色的体育天赋,使校运动会成了他展现才华报答班级的大好机会。

 

一次运动会后,张杨在班级日报绘声绘色地描写邹冰的赛场风采——

 

“五号,邹冰!”裁判员大声地叫道。

 

“到!”邹冰的气势也一点不差。他揉了揉手腕,做好助跑的姿势,两眼死死的盯着跳高杆。

 

“预备,开始!”口令一下,只见他缓缓地迈了几步,突然加速,当助跑到最快的速度时,右脚向上一提,随之左脚也腾空而跃,全身尽力地蜷成一团,向前一冲,随之而来的便是“噗!”地一声扑在沙坑里。

 

稍过片刻,他从沙坑中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转头向跳高杆看了看,微微一笑,离开了沙坑。

 

“哈哈!太好了!他跳过了!”三班的“啦啦队”在一旁又叫又跳的,因为又一枚金牌落在了初一.三班的积分栏里。

 

邹冰的体育强项显然不仅仅是跳远,还有短跑、投掷等等,他都尽全力为班上夺金牌。每当这时,同学们都为邹冰欢呼,他俨然是我班的“民族英雄”!

 

但初二的运动会我班团体总分只得了亚军,邹冰给我写了一封短信,表达自责——

 

李老师:

 

您好!

 

这次运动会我们班没取得好成绩,最后得了96分,与第一名二班相差两分,屈居第二。但这主要是我的失误,我该报的(项目)没报,没能多拿几个第一,另外,最划不来的是20X15接力,一共有三次掉棒,我自己也掉了一次,我很后悔,后悔那天中午没练,如果练了可能不会掉三次吧。我们还有一次机会,我现在开始下决心初三时我一定要报仇,取得最后一次运动会的胜利。

 

                        邹冰

 

                                 12月15日

 

邹冰的自责难能可贵,但这不妨碍他在同学们心中的英雄形象,周晓竺同学在班级日报上介绍我班足球队阵容时还特意提到“9号 邹冰”——

 

本班的体育健将,运动会的功臣。作为队长,相信他能带领全队打好每一场球。当了体育委员,希望你继续努力。

 

看看,邹冰的第一块招牌便是“本班的体育健将”,第二块招牌则是“运动会功臣”。所以成立足球队,他众望所归地成了“队长”。

 

 

可“体育委员”是怎么回事呢?难道邹冰这样的差生居然也能进入“班级管理层”?没错,邹冰的确曾被同学们选为班干部,职务是体育委员。

 

话还得慢慢谈起。刚才说了,一年一度的学校田径会是邹冰最荣耀的时候,但这一年才一次,邹冰体验尊严和幸福的机会太少了。于是,我便开始动脑筋……

 

这里,我不得不再次摘录邹冰同桌张杨用第三人称写的一则随笔——

 

“今天没有按要求完成作业的同学,把作业重做一遍,再写份检查,明天早自习前交给邹冰吧!”李老师把任务交给了邹冰。“啊!”邹冰激动得都快从椅子上跳来了。大家都莫名其妙地把他给盯着:他怎么会那么激动?连他的同桌也不知道原因。

 

第二天一大早,他第一个来到了教室,要知道他从前一直是“迟到族”中的一员。可他今天怎么会那么早就到校呢?只见他坐在了自己的方位上,拿出笔和纸,在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昨天未完成作业的同学名单,并且还画了一张表格,第一格是“作业”,第二格是“检查”,第三格是“准时交”。哦!看来他是在为李老师交给他的任务做准备。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来到了教室,没按要求完成作业的同学也陆陆续续地把作业和检查交到邹冰的方位上。邹冰一面念念有词:“请不要急,不要乱放,请把作业放在左边,检查放在右边,女士优先!”一面认认真真地开始检查完成情况:“冷欢,过来!过来!你怎么少做了一道小题,快把它补上。”就这样,邹冰忙过来,又忙过去,终于忙完了一个早自习。瞧,邹冰正在做最后的清理工作,那一脸的认真,嘿!可真是少见。

 

张杨在一边问他:“你怎么在接受李老师给你的任务时那么激动,工作怎么会这样地认真?是不是吃了什么兴奋剂之类的东西?”邹冰一下子停住了手中的活,十分认真地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在班上是倒数的差生,幼儿园、学前班、小学……一直是这样,没有老师的信任,没有同学的全力支持,只有老师的冷眼和同学的不理睬,除了我的几个哥儿们听我的话,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权力。可是现在不同了,上初中后,我对自己有了信心,我相信我能学好。李老师给我的任务,我一定要好好地完成!你晓不晓得?这个任务对我来说是多么地重要!”说完便去开始工作。

 

张杨在一旁听着,出神地听着,她的心在颤动,她被邹冰的真诚和坦然感动了。此时,在她眼前的是一个纯真、向上的男孩。她为能成为他的同桌而感到快乐。因为她坚信,在这世界没有比真诚、坦然、纯洁、向上更重更有份量的东西了。

 

作为班主任,看到邹冰这么认真地为同学们服务,我决定给他创造一个机会。一天上课,邹冰刚好请了病假,我便给同学们说了我的想法:“邹冰很想改正缺点,但他需要一个约束,同时他又希望为同学们服务,他需要一个机会。我请同学们在班委换届时能够投邹冰一票。”我这么公开为邹冰拉选票,就是想给他一个展示的平台。

           

(未完,待续)

                                                        


曾经引起强烈反响的文章,欢迎回访


01 直言不讳答网友:我不接受任何道德绑架

02  真的“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03  关于“李镇西研究会”更名为“爱心与教育研究会”的一封信

04  “学霸”“学渣”之类词语的流行是教育的耻辱

05 谁用用无形的“道德”绳索捆住了教师的心灵与手脚

06 任何以抢夺生源而取得的“高考辉煌”都是耍流氓

07 关于教师队伍建设,我提三条建议

08 教师节不是“优秀教师”节,也不是“教育教师”节

09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潜藏着一个卓越的自己!”

10 用青春创作教育的诗意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