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黄静,直率而浪漫

镇西茶馆李镇西2017-09-16 16:09:25

       (我给抓拍的课堂瞬间。)


黄静,一个很有阳刚气质的男子汉,却因为很女性化的名字常给人以误会。


有一次,他在超市结账刷信用卡的时候,收银员看到签名,马上用一种异样的眼光将这个叫“黄静”的人打量了好久,问:“这张信用卡真的是你的?”听了这阴阳怪气的询问,黄静不高兴了:“对,就是我!”收银员还是继续怀疑:“真的是你的?有没有身份证明?”黄静一下火气:“把你们主管喊来!”面对主管,黄静义正言辞:“我现在就可以把身份证拿出来,不过,如果证明我就是黄静,你和收银员都必须给我道歉,否则,我绝对追究这件事。”结果,那个收银员和主管都不得不齐齐向他道歉。最后,黄静还一本正经地教育起那两个人,比如应该怎样讲求服务质量和方法,比如作为主管应该怎样培训下属,等等。讲了好久好久,仿佛将那两人当成了自己的,而他,正扮演着一位兢兢业业的班主任角色。


看,黄静就是这样,教师的认真深入骨髓,教育的本能无处不显,真的是把生活都已经职业化了——教育生活化,生活教育化。学校之外对普通人尚且如此富有“使命感”,在班上对自己的学生,那更是极端负责。


但读者不要以为黄静对学生也很苛求。当然,他对学生是很严格,但严格的同时却充满爱心,这份爱表现为一种尊重与宽容。


有一次,黄静听一位同事说他班的参与了一起勒索事件。这个小刘,是个很让老师头疼的学生,脾气不好,经常犯错误。黄静连忙找来小刘询问他是否参加了这起勒索事件,小刘很肯定地说:“没有。”凭着对小刘的了解,黄静基本相信了他的话。于是他带着小刘一起来到初一年级找那个被“勒索”的学生和他的班主任调查核实,我们还调查了相关的几个学生。经过了解,我对这件事基本上有数了:小刘没有勒索他人,而是向当事的学生借钱,只是由于说话的语气过重,让人觉得像在勒索。


但在调查的时候,由于小刘认为那个学生是在故意冤枉他,便抬起腿踢向了那个学生,还号陶大哭起来。黄静赶紧下意识地拉住了小刘,但更让他意外的是,那个班主任动手要打小刘。黄静不得不一边按住小刘,一边推开那个班主任,然后气愤地对当事班主任说:“他踢你班的学生是他不对,但你也不应该打他啊!况且我还在这儿,你要保护你的学生,我也要保护我的学生!”


那位班主任也很生气:“跟你这样的老师和学生没有什么好谈的。走,我们进去!”便拉着他的学生往教室里走。“不谈就不谈!”黄静也不甘示弱,带着小刘扭头就走。为了学生,居然不惜和同事翻脸,也只有黄静这样的小伙子做得出。


回到办公室,黄静调整了一下自己,问小刘:“你说我刚才冷不冷静?”小刘不假思索地回答:“您的确有点不冷静。”他又接着他:“我的不冷静导致了什么后果呢?”小刘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但黄静已经知道了他在想些什么。


黄静趁热打铁:“我不冷静的结果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不冷静的结果你知道不知道呢?本来是你有理的,可就因为你的一时不冷静,当着老师的面踢别人,现在你已经没有理了!”


黄静故意提高了嗓门,“我为了你的事,和我的同事吵架了,把他得罪了,你可是第一个享有这种‘待遇’的学生!其他学生我还没有这样做过!”小刘听了老师的话,把头埋得更低了,眼睛里似乎有些泪水。半晌,他说了一句话:“,我错了!”


黄静的语气缓和下来,和他讲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最后,小刘向黄老师鞠了一躬,走出了办公室。


也许是黄老师感动了小刘,那以后小刘的变化非常明显。不但改正了许多缺点,而且经常主动到办公室来帮黄老师做诸如收拾桌子、拿课本、端水之类的事情。但黄静一想到同事关系就闷闷不乐,后来他通过学校的网上论坛向该同事表示了歉意,并且在办公室和这位同事进行了一次交流,总算重归于好。。


黄静经常对人说:“我这人很直率的啊!”他有时的确好冲动。但这次为学生而和同事冲动,却让我很感动。他是因爱学生而冲动的,而且这次冲动让学生感觉到了他的爱。更让我赞叹的是,不经意的一次冲动,却成了黄老师的一次教育良机,而这次有效的教育恰恰成了调皮的学生小刘的转化契机。而转化的根本原因,就是黄老师所说过的一句话:“让学生知道你在乎他。”


如此“在乎”学生的黄静,对妻子那就更不用说了。其妻王晓萍,是刚分到我校才三年的老师。晓萍老师一来,黄静就对她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并很快便将其“拿下了”。明明已经是恋人了,可黄静还嫌不够浪漫——对了,我忘记介绍了,黄静是教英语的,所以有时候还挺“西化”。在爱情上,他可一点都不想“静”,相反,他想弄点动静出来轰动轰动。于是在一次教工大会之前,他找到我:“李校长,配合一下,今天开会,我要当着全校老师向王晓萍求婚!请你先给我保密,尤其不要让王晓萍知道。”于是,在全校老师的见证下,黄静手捧鲜艳的玫瑰,单腿下跪,向王晓萍求婚:“嫁给我吧,我将永远爱你!”全校老师掌声雷动,王晓萍老师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大街上挽着妻子王晓萍的黄静,有点“大义凛然”的味道。)


在学校,只有黄静叫我“大师兄”,因为我们同出一个师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的高中班主任张老师,二十年后又教了黄静。因此,每次看到黄静我都别有一番亲切,我更为有这么一位性格直率、爱心无限并富有浪漫情怀的小师兄而自豪。

 

                        2011年6月11日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