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波:精神分析师,是一个表面上施虐受虐的、足够好的“容器”

大学糖苏晓波2017-08-12 03:19:04





一、


所谓精神分析的本质,就是作为一个容器,接受并加工患者的无法忍受或接纳、并投射给分析师的心理内容。


然后患者再将被分析师容器转化加工过的内容内化的过程。


在精神分析过程中,这种过程不断重复,使患者的内心世界发生改变。




二、



“受虐态度,是一种企图得到所恨的爱客体的慈爱的邀请。”

“受虐的痛苦,在潜意识中,象征着曾经给予他痛苦最初的爱客体。”

“受虐,爱的客体的施虐,是一种与自体力必多融合在一起的爱客体力必多的施虐。”





三、


人们只愿意看到愿意看到的,人们能够看到的只是喜欢看到的。



四、


,从患者与医生接触的一瞬间就已经开始。


换句话说,每一个人与别人见面的一瞬间,就要判定面前这个人与自己过去经历过的哪个人相似,然后,就把那个相似的人际关系模式拿来使用、用于移情。




五、


治疗关系的本质,是一个能量效率低的容器系统,与一个能量高的容器系统的相互作用。


分析师,是一个“表面上施虐受虐的足够好的‘容器’”。




六、


“在包括心理治疗关系在内的所有的人与人的关系的背后,都存在着虚无的、令人失望的、使人幻想破灭的、若有实无、若满实空的一个侧面、一种特性、一种趋势、一种倾向、或一种力量。”



七、


我们甚至可以说,早已是一个,是一个过去的病人,是一个已经康复的病人,是一个对病有抵抗力和战斗经验的病人,是一个似乎是病人的医生。


总而言之,只有一个患过病并已经康复了的分析师、一个早已经成为病人的健康的老病人,才能对类似的病人的投射加以认同和共情,这样的认同和共情才有创造性和建设性价值。


在对病人的共情中,我都可以找到自己创伤和愈合创伤的感觉和影子。


——我的体验与病人的体验相伴而行,我从自己康复的过程中获得的经验和信心,也在有效地帮助和鼓励着与我同行的病人。




八、


一个遍体鳞伤的外科医生,要给另外一个患者做手术,他会先给谁做呢?

他会把注意力转向谁呢?

他会无私地忍痛割爱吗?


也许我们在理智上会选择后者,但潜意识永远是自私的,本能会毫不犹豫地首先将利比多分配给治疗师自己。


这种情景我们可以想象出来,那就是:“只能容得下一个患者的手术床上,又挤进去一个外科医生,他也躺在那里嗷嗷待哺。”


此时,患者的悲哀也就可想而知了。





九、


在人际、心理治疗的关系中——

 

所有存在的,都是暂时的,最终都会失去;

所有希望的,当得到的时候,都完全不一样,甚至令人失望;

任何关系,都包含着虚幻的幻象;

得到是暂时的,空性是永恒的;

关系的真实与虚幻,是交替呈现和发展的。




十、


所谓共情,就是当我们成为了“病人”、享有与病人一样的痛苦、也享有与病人一样的消除痛苦的动力的状态。


因而,成为“病人”之后,真正的、发自治疗师内心的共情才会发生。

此时此刻,治疗师如同自己生病了似的产生了治疗自己的动力,并利用这个动力,治疗投射到自己身上的这个“病人”。


只有治疗师成为“病人”之后,治疗师产生的共情才是可信的,才会像病人一样,急于消除病人的痛苦,因为那就像自己的痛苦,从而产生发自内心的治疗动力。

因而,共情的动力学基础,就在于我们成为了“病人”。




十一、


只要患者和精神分析共处一定的时间,患者就会把自己在童年其间形成的关系模式,移情到精神分析师身上,这个患者的情结和问题,也就活生生地展现在精神分析师和患者之间。


如果把心理诊所,比做是心理手术室的话,那么,就可以把移情,比做是在手术台上暴露病灶的过程。





苏晓波·全国案例巡讲·第一场

地点:上海

时间:9月9号-10号(仅剩6个名额)

治疗主题:困难情境

授课设置:2个案例+2个督导




了解“案例巡讲”详情,戳这里哦。
阅读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