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新西兰日记 • 罗托鲁瓦地热和陶波湖海鸥

镇西茶馆李镇西2017-07-22 11:51:56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阴晴雨相间

 

昨晚在大雨中上床,关灯前还看了看天气预报,结果令人沮丧:连续一周天天大雨。我只好安慰自己:现在国内多热呀,这里正是冬天,就算什么风景都没看到,至少可以避暑嘛!


后半夜没听到雨声了。早晨起来拉开窗帘,哇,湛蓝的天空!天空还有金色的云团——分明是朝霞嘛!我急匆匆出门来到大街上,空气被昨夜的雨水洗过,无比清新。小树、叶尖、草坪,房顶……色彩格外醒目。四周一片宁静,偶尔有一辆车驰过。抬头看天,白色的云、黄色的云、金色的云,如一团团彩色棉花,互相拉扯着,不,是互相追逐着,在蓝天嬉戏。我用手机拍了几张,发在微信圈里,写道:“静静的清晨,只有白云在狂欢。”


昨天傍晚去过的湖边,雨已经停了,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群海鸥还在湖边,好像昨晚它们根本没有离开过这里。见到我们到来,依然不惊不诧,悠闲地踱着碎步,或振翅而跃,身影渐渐融化在天空。




旁边不远处,是罗托路亚政府花园。宽阔的草坪、整齐的玫瑰园、以蓝天做背景的网状树枝、红色英式风格的市政厅建筑、倒映着市政厅大楼的人工湖……从每一个角度看过去,都是一张刚刚印制好的明信片。



天气其实并不稳定。在我们前往怀欧塔普地热公园的路上,又开始下雨了,有一段时间雨还特别大,车前的挡风玻璃完全被雨瀑遮住。我们艰难地前行。好在不一会雨便渐渐减小了。我从侧面蒙着雨水的玻璃窗看出去,由近及远,都是一幅幅刚刚完成的现代派油画,朦朦胧胧。


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硫磺味儿,这意味着地热公园到了。尽管我已经去过腾冲的火山地质公园“热海大滚锅”,但怀欧塔普地热公园还是让我震撼。腾冲的地热温泉也不错,但形态似乎不如这里多样化。“怀欧塔普”在毛利语里意味“圣水”,景区在火山活动频繁的陶波火山去边缘。怀欧塔普地热公园到处点缀着令人兴奋的泥浆池、间歇喷泉和硫磺池,而且色彩丰富。整个地热火山坑都在森林、小溪和山峦之间。作为景点的25个火山坑,听名字就令人遐想:彩虹火山坑、魔鬼的墨水瓶、画家的调色板、新娘面纱瀑布、煎锅平地、魔鬼的浴室……



行走在景区,真如同置身仙境。雨已经完全停了,太阳出来了,而且还送来了清晰绚丽的双彩虹;地热蒸腾,蓝天下的森林披上一层层白色的面纱;热雾往上,与蓝天的白云相接,所谓“天衣无缝”;太阳的逆光穿透参天巨树的枝叶缝,直射下来,水面泛着金光;碧绿的小池,小池中的怪石奇峰,怪石上的苔藓、奇峰上的小树和小树上的虬枝,宛若巨大的盆景……



告别地热公园,天又阴了下来,可我们开到陶波市陶波湖畔时,太阳出来了。据资料介绍,陶波湖是新西兰最大的湖泊,这里曾经是一个巨大的炽热的火山。最近喷发是公元181年,巨大的喷发能量足够改变从欧洲到中国的整个天空。陶波湖湖面很宽,面积610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新加坡的国土面积了。


我太喜欢飞行的鸟类了,无论是成都的白鹭,还是这里的海鸥,还有漂浮在湖面的野鸭(?)。冬日的阳光下,一群海鸥安详地蹲在湖边的沙滩草坪上,让我想到了杜甫“沙暖睡鸳鸯”的诗句。湖边,有两只海鸥在戏水,或者是一对情侣在调情?突然,从远方悠悠飞来一只海鸥,唤起了这一群同伴飞翔的欲望,于是,好几只海鸥掀起了翅膀,缓缓离地升腾在空中,然后向湖面飞去;它们先低低地掠过湖面,留下碎碎的水花,然后优雅地迎着太阳冲上蓝天,在水天之间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


那是无声的诗……





“自鸣得意”文章,欢迎批评!


01 写给每一位关注“镇西茶馆”的朋友

02 别老想着“请教”别人

03 追求教育的真境界

04 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

05 就“于欢案”答友人十问

06 新教育实验如何在一个学校起步?

07 新教育十问十答

08 新教育实验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消灭“新教育”这个概念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