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镇西:请饶了教育吧!

镇西茶馆李镇西2017-07-04 23:04:27


上个月,我应邀去一座城市讲学。结果到了之后,我感觉我是去“添乱”的。


一下飞机,来接我的教育局领导就不住给我道歉,说哪位领导本来要亲自来接我的,但“去省里开‘誓师会’了”;又说,晚上本来又是哪位领导要来陪我吃饭的,但“去学校亲自‘督战’去了”;还说:“没办法,各单位的一把手都被要求立了军令状的,特殊时期,照顾不周请理解。”


“誓师”“督战”“军令状”……这些火药味十分浓厚的词,让我有一种进入“战时状态”的幻觉。我深为自己给人家平添了许多“接待任务”而感到不安,但他说:“我们是真心请您的,而且盼了很久。只是这几天刚好遇到特殊情况。”


他说的“特殊情况”就是该市正在轰轰烈烈地“创建文明城市”活动。其实,所谓“轰轰烈烈”,也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几乎人人都怨气冲天,的确有“战争”硝烟味。进入市区,我看见大街上有这样的标语:“全市人民积极行动起来,打一场创建文明城市的人民战争!”紧张之中我又感到几分滑稽:这标语真够雷人的!用“战争”的手段能够实现“文明”吗?


我从该市一些市民的抱怨中,听到了这场“战争”的一些细节——


因为上面的检查验收组即将到来,省上开了“誓师会”之后,全市上下如临大敌,立刻组织各行各业一把手局长开会研究对策,做“最后的冲刺”,因此这个会的名称也很有喜感,叫“冲刺会”。我由此联想,在这之前应该有“吹风会”“起步会”“动员会”等等。而且这所有的会,“一把手都必须到场”。会上,领导都强调:“这是政治任务!”“要层层追责!”


还真是“追责”了。据说在前期的一次预查中,因为铁路局的门卫没放暗访的检查组成员进去,市里便认定这是“严重的问题”,因为“影响了全市的形象”,按理要追究铁路局领导的责任,但因为市里管不了铁路局,便找和铁路局相关而市里又能管得了的交通局说事儿。最后的结果是处分了交通局一位副局长——这位副局长可真够冤的!


自查阶段,检查人员到了某学校,硬说墙上贴的有关“中国梦”的宣传画不够鲜艳,还有校门口灯箱上那著名的“二十四个字”的字体不够大、不够醒目,“营造的氛围还不够浓厚”,不但扣了分,而且“责令”要将那宣传画撕了重贴,那灯箱也必须重做。于是,造成上万元的浪费不说,学校还得熬夜赶做,又得重新花费上万元。


因为检查是“突袭”,是“暗访”,所以整座城市都人心惶惶。绝处逢生,急中生智。老百姓采用了高科技的手机定位系统,先是设法搞到了检查人员的手机号,继而利用卫星定位捕捉到了他们的行踪,然后通过手机短信、微信群、QQ群将各种“情报”传递出去,让千家万户严阵以待。这简直是“消息树”与“鬼子进庄了”的现代版。


更为滑稽的是,各学校的老师被派到大街上巡逻,维持秩序,捡拾纸屑。这些老师都有课啊!对不起,“得服从全市创建文明城市的大局”,但课又必须上,没办法,老师们只好根据“大局”来调整课时,同事之间互相换课,错时上课。学校好好的教学秩序被“创建文明城市”活动搅得一点都不“文明”!


孩子们更是被动员起来了。街上多了成群结队的“小卫士”“小交警”“小环保员”。不但如此,孩子们还被要求背诵有关“创建文明城市”的各种条文以及一些反应“我市发展成果”的各种数据,以备突然被抽查到时能够“对答如流”。平时作业就够多的了,这会儿又平添如此沉重的负担,可怜而天真的孩子们也“蛮拼的”。


……


这一切,都源于市领导的“重要指示”:“不但要确保我市创建文明城市成功,而且分数排名必须全省第一!”“如果哪个环节出了纰漏,一定要追究相关部门一把手的责任!”


这一来,可苦了全市所有人。劳民伤财,弄虚作假,瞒上欺下,浮夸吹牛,互相欺骗,心照不宣……明明极为反感,却要做得很愿意很积极的样子;明明心里恨死了检查组,却不得不对这检查组点头哈腰:“真诚欢迎!非常希望你们来促进我们的工作!”其实,检查组的人何尝不知道这里面作假的成分,但居然一个二个都装作不知道,一本正经,一丝不苟,一副“从严要求”的样子。


教育局一位领导对我说:“学校的老师太难了!尤其是班主任,因为千根针万条线,最后都落到了班主任身上啊!我们也很痛苦,上面给我们压任务,我们不得不向学校布置……”这位领导的痛苦源于其未泯的良知。是的,学校的老师们最令人同情,尤其是班主任,他们本来就压力够大的,现在一下子又多了很多事,而且有些纯粹就是玩形式、走过场的事,还得说服良知孩子们去做。我想,这也是现在一些老师不愿做班主任的原因之一吧!


我很想问问该市的领导:您智商那么高,难道就看不出这所谓的“创建文明城市”是何等的荒唐吗?您为什么要玩这种貌似庄严实则荒诞的游戏呢?“创建文明城市”对您就那么重要吗?如果这样来“创建文明城市”,就算夺得了“全省第一”,但这座城市已经很不文明了!您为什么要各行各业的人为“创建文明城市”做许多行业以外的事呢?每个行业的每个人坚守自己的岗位,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教师坚守课堂,医生坚守病房,交警坚守大街,营业员坚守柜台……不就是对创建文明城市最大、最好的贡献吗?


我不相信,一个城市参与创建文明城市,和老师上街拣纸屑有多大关系!少了几个老师上街拣纸屑,这“文明城市”就“创”不成了吗?一个以严重干扰学校教育秩序为代价所换来的“文明城市”,还会有半点文明的气息吗?一个让下面的人弄虚作假得来的“文明城市”,真的会让市民们有哪怕一丝幸福感吗?


我常常听到一些教育局局长、中小学校长和普通教师感叹:“我们真心热爱教育,可我们常常不得不做许多教育以外的事,因为谁都可以管住我们!有时候忙了一天却都不是在忙教育,而是在应付非教育的事。真正用于教育的时间太少了!”一个局长曾给我抱怨:“市里把招商任务分摊到各局的头上,我们教育局去年就被摊派了一千万元的招商任务!如果完不成,我这局长的工资就会被扣。结果去年,我这个教育局局长大部分时间都在为完成招商任务而抓狂!”一个校长曾给我抱怨:“上周,公安局一个处长来我校,要求我们建设禁毒示范校,整个学校环境都得围绕禁毒宣传来打造;上个月,环保局领导来我校,要求我在全校搞一次节水征文大赛;上半年,交通局领导来我校,要我们学校搞一次‘做文明出行好市民’的主题活动……这些事我当然不想做,但不敢不做,因为年终考核卡着学校。我经常就被这些事折腾得无法思考学校的管理和教育!”一位老师对我抱怨:“上周一的早读,我本来是布置学生诵读文言文单元的古诗文,结果学校突然安排我让学生学宪法,还说有电视台来摄像;今天中午突然接到通知,说下午要组织学生进行消防演习,也有电视台来的。我的两节语文课呀,又泡汤了!”


写到这里,我不知说什么好了,但我还是想苍白无力地呼唤:请把教育还给教育!请把学校还给学校!请放过师生吧!请饶了教育吧!创建文明城市,我举双手赞成。因为我知道全国文明城市称号是反映中国大陆城市整体文明水平的最高荣誉称号。全国文明城市是中国大陆所有城市品牌中含金量最高、创建难度最大的一个,是反映城市整体文明水平的综合性荣誉称号,是目前国内城市综合类评比中的最高荣誉,也是最具价值的城市品牌。——谁不希望生活在这样一个文明城市里呢?但创建的过程应该是真实自然,水到渠成,至少不作假,不扰民,特别是别折腾教育。


否则,这样的“文明城市”不要也罢!

 

                      2016年12月9日




“自鸣得意”文章,欢迎批评!


01 写给每一位关注“镇西茶馆”的朋友

02 别老想着“请教”别人

03 追求教育的真境界

04 我鄙视这样的名校

05 就“于欢案”答友人十问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