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丏:“下人”二题|读者

中华书局19122017-07-02 02:03:42

编者按:自去年12月3日官微“中华书局1912”发起征稿活动以来,很多小伙伴发来了自己的得意作品。我们依例在周五周六连续推送大家的优秀文章。今天我们推送的是辽宁读者丐丏(张新春)的作品,希望您喜欢并分享!另外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读者】栏目的优秀文章将适时结集由中华书局出版,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至少有两种解释:一种是作为名词,指地位卑贱之人,如仆人、门人、丫鬟、杂役等,是相对于主人、尊贵者而言的,带有明显的歧视性;一种是作为动宾词组,表示刻意屈居人下的意思,是以尊贵礼遇卑贱、处上而恭敬待下的一种不一定虚伪的谦虚姿态。无论是作为名词还是动宾词组,“下人”都已过时而不再有正常使用。


“下人”是一种德行


孔子答子张关于“士之达”之问时说:“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察言而观色,虑以下人。”(《论语·颜渊》)所谓“虑以下人”,就是经常以是否谦卑待人为虑,不时地反省自己在待人接物时有没有高高在上、是否做到了低调做人(有他解)。孔子认为这是一种优良品质。其实这有教人圆滑处世之嫌。扬雄《太玄经·玄莹》中有句:“内正而外驯,每以下人。”和孔子所说差不多——如此表里不一即可谓“达”、即可谓“君子”?“质直好义”与“察言观色”咋看都有点儿相悖,义而讲礼还好,直而圆融或正而温驯(还不是谦逊)则令人费解。


《左传》记宣公十二年春,楚庄王曾劝说已经攻下郑国都城、正斗志昂扬的将士们:“其君(郑襄公)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庸可几(冀)乎?”君王,足够尊贵了,而能“下人”,楚庄王认为这样的国君及其国家还有希望,应予以机会。


《庄子·徐无鬼》中记管仲向齐桓公赞誉隰朋时所言:“以贤临人,末有得人者也;以贤下人,未有不得人者也。”这是就得人而言。这里,“下人”的资本是“贤”。资历、年龄等也可作为“下人”的资本。《白虎通·考黜》:“古者人君下贤。”贤,也可以成为致“下”的资本,资历、年龄等亦然;能够“下贤”的君当也是贤君。《吕氏春秋·慎大览》中专有《下贤》篇,记尧、周公、齐桓公、子产、魏文侯五位君臣的下贤事。周公家喻户晓的“一沐三捉发、一饭三吐哺”(《史记·鲁周公世家》)地见布衣白屋之士的故事更是下人、下贤的经典。

唐甄《潜书·虚受》:“学问之道,贵能下人;能下人,孰不乐告之以善!”这是就做学问而言,就是不耻下问的意思。海下而能成其大。能下,不止是一种姿态,更是一种德行。


《韩诗外传·卷三·第一章》:“大德多下。”居上方可以论下,自己为“下人”时根本没资本也没空间“下人”。《慎子·民杂》:“多下之谓太上。”大德的前提是要有大位、高位、上位,于是乃可“多下”;反之,居上不“多下”,也就谈不上大德了,也就无以彰显其位之高之尊之贵(“太上”)了。《礼记·表记》:“君子……彰人之善,美人之功,以求下贤;是故君子虽自卑而民敬尊之。”有点儿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的风格。


下人之德也即,谦也是以“高就低”为前提的。《韩诗外传·卷三·第三十章》:“禄位尊盛者,守之以卑。”随后《第三十一章》又言:“……禄位尊盛,守之以卑者,贵;……夫此六者,皆谦德也。……夫天道亏盈而益谦,地道变盈而流谦,鬼神害盈而福谦,人道恶盈而好谦。”其《卷八·第三十一章》复有此论。这段“谦论”或“谦德思想”来自于《易经·谦》及相应的《传》。谦德,下人之德,君子之道,“大足以治天下,中足以安家国,近足以守其身”。有禄位者如果不懂谦卑之理、不具备谦德,恐怕不能永保禄位;有禄位而懂谦卑、有谦德者方可谓“贵”,否则依然去贱不远。“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而德不谦,以亡其身,桀纣是也,而况众庶乎!”贵一时不算贵,贵一世乃至几世才算贵。桀纣之例是为极端,想归于庶贱的机会都没有了。


《韩诗外传·卷七·第二十二章》中记孔子闲来没事儿曾与子贡讨论过“人下之道”,此虽非是就“高就低”而言,但孔子的土之喻还是颇有启发性的。既然想屈居人下,那就不该只是动嘴说说而已,而应实实在在地做下、做“小”,像土一样:“夫土者,掘之得甘泉焉,树之得五谷焉,草木植焉,鸟兽鱼鳖遂焉;生则立焉,死则入焉;多功不言,赏世不绝。故曰:能为人下者,其惟土乎!”此可谓“土德”。比如德艺双馨者的甘当绿叶、配角、人梯,下就要有个下样。


“乐以贵下人”


《孔子家语·始诛》中记,当孔子以司寇“摄行相事”时,面露喜色,其“果烈而刚直”(《孔子家语·七十二弟子解》)的弟子仲由(子路)问他:“由闻君子祸至不惧、福至不喜。今夫子得位而喜,何也?”所谓“得位”,其实尚不过是“摄行”,也即代理。也不怕老师下不来台,仲由竟当面对老师的不能宠辱不惊提出质疑。《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记子路“志伉直……(曾)陵暴孔子”,果然。


孔子回应仲由说:“然,有是言也。不曰‘乐以贵下人’乎?”这回答似有点儿自我解嘲。人多愿做官升官,孔圣人亦莫能外。估计孔相之“乐”一定很不自然、很诡秘。


对于“由闻”,孔子以“丘闻(不曰)”——“乐以贵下人”对之。杨朝明《孔子家语通解》对这五个字的译解是“身处高位(者)以谦虚对待下人为乐”。王国轩、王秀梅译注《孔子家语》中译这五个字为“显贵了而仍以谦恭待人为乐事”。杨译“谦虚对待下人”似乎面窄了点儿,位高权势者的“谦虚”对象应该不止“下人”——“以贵下人”不是“以贵下下人”。总体上看,二译如前述诸例都是从“下人”的第二种释义出发的。


有个叫的曾“以其贵下人”。《史记·汲郑列传》中记:“(郑)庄为大吏,诫门下:‘客至,无贵贱无留门者。’执宾主之礼,以其贵下人。”这“以其贵下人”也就是自身虽尊贵却能低姿态对待来者、甘拜人下的意思——来者应该多贵不过他。这种刻意做出来的低姿态实际上恰恰是一种有背景有自信的“高姿态”——可不让而让、可争而不争,民间即如此俗称之。郑庄所下之人不知是否包括其“门下”之类内部人。“以其贵下人”也即“以贵下人”,其“贵”,名词,表明身份。如前述《韩诗外传》卷三、卷八中关于谦德之论,可谓“以禄位卑人者贵”,对比之则可谓“以贵下人”者“贵”——更尊贵,或可贵、可嘉、可赞的意思。


如孔圣、郑庄者,或确会因为从此有了以更尊贵的身份谦居人下(如果愿意的话)的机会而乐吧!足够贵的“大官”或都容易产生这样的心理,于是便有了“大官好见,小官难搪”的民谚。“官升脾气长”、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唯我独尊、颐指气使、武断专横之类都是不成熟的表现,都是官还不够大。


我想,“乐以贵下人”之“贵”或乃“馈”也,是动词,同时“下人”取第一种释义,那么这五个字的意思或该是:(为官)之乐在于从此可以或有能力、有机会对“下人”(包括他人)施与、馈给了。——“乐于助人”是也。


《尸子·明堂》:“夫高显尊贵,利天下之径也。”费正清《美国与中国》:“有了当官的地位,就有权给人排难解纷并从中取利。”俗谓“无权力不能赦罪”、“公门之内好修行”。也因此,权力、有权者总是成为别有用心之人“寻租”、“猎取”的目标。


刘熙《释名·释言语》:“贵,归也。”王念孙《广雅疏证·释诂》:“归,亦馈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馈之言归也,故馈多假归为之。”《论语》之《阳货》中有“归孔子豚”、《微子》中有“齐人归女乐”,二“归”均注为“馈”(朱熹《论语集注》)。贵、馈,一归于“归”并由之而通。


贵即馈,于通假上或确可解。女与汝、知与智、争与诤、弟与悌、孙与逊、取与娶等常见的且不说,《孔子家语》中就有许多类似的通假用法,如解即懈(《辩政》“不解于时”)、亲即新(《子路初见》“敢问亲交”)、齐即济(《五帝德》“敏给克齐”)、闲即娴(《论礼》“戎事闲”)、粥即鬻(《刑政》“不粥于市”)等等,不胜枚举(依据前述杨之通解、二王之译注本)


无论何解,那时的“以贵下人”都是应予肯定的,对于当事人也都是可“乐”的。


切不要“以贵骄人”或“以贵(馈)上人”——“君子周急不继富”(《论语·雍也》),也即君子搞雪中送炭,不玩锦上添花;君子不可“货取”(《孟子·公孙丑下》),更不“取货”,也即来者有拒。


在“革命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今天,人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无所谓“下”,亦无所谓谁下谁。



【读者】栏目的优秀文章将结集出版

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征稿启事 

致小伙伴们

中华书局

小伙伴:

你好!


感谢你对中华书局官方微信公众号“中华书局1912”的关注与支持。过去的600多天里,你我每天在微信的后台交流、在留言里对话,小编思慕你的才华已久。给我们写下那些最能绽放你生命光彩的文字吧!只要是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个人原创且没有发布过的,我们都非常欢迎(字数3000以内,书评、读后感,或随笔最佳)。

我们将会每周五、周六在微信上推送你的大作。稿酬以书代(定价200元左右/篇)。


投稿邮箱:3035462229@qq.com。来稿请在邮件标题中写上文章的题目和作者署名,内文若有精美图提供更好。图、文请以附件形式发送。


小伙伴们,还等什么?!


友情提醒:大作发来后,若两个月内中华书局官方微信没有推送,请自行处理。文章一旦被我们采用,请将所选图书和详细收件地址、电话等信息发送到投稿邮箱。(书局官网首页右下方有电子书目可供下载)


*各位尊敬的读者:选书寄书工作正在陆续进行,让您久等了!







(统筹:启正;编辑:面包)


阅读原文

TAGS: